《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7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23 00:43:00
  ———————更新线———————
  忽然身后一声轻响,我以为还是敌人,不及多想,回手就是一记太虚掌打过去,却见粉影一闪,有个清脆的声音嗔怪道:“是我啊!”
  我定睛一看,见是那女孩子,不禁略感惊诧,心中想到:“她能躲过我如此之快的出手,着实厉害!”嘴上却问道:“你不是不进来吗?”

  她道:“你看看这些人!”
  我道:“怎么了?”
  她道:“我跟你说了很招人厌的!”
  这答非所问,我愣了片刻,觉得很难跟她沟通,便摇摇头,抬眼瞧见屋子里倒着一个人,歪坐着一个人,倒在地上的正是班火正,歪坐着的乃是顾水娘。
  除此之外,屋中并无其他的人。
  我急忙往屋子里奔去,近得靠前了,只见班火正的胸口插着一柄短刀,一双眼睛瞪得极大,嘴角淌着血,显然已经死了,而且死不瞑目!
  我心中又是惊讶,又是伤感,班火正虽然是坏人,可是自从投降之后,也帮了我们许多忙,并没有半途反水,却没想到他居然这样惨死在这里!
  又见顾水娘头发散乱,低着脑袋一动不动,只胸口略有起伏,我道她还活着,连忙去晃她,喊道:“顾水娘!”
  她喉中“嘤”的一声,悠悠醒转,抬起头来,睁开眼睛,满是惊恐,看见是我,脸上猛的绽放出惊喜的神情来,道:“你……”
  日期:2017-02-23 00:45:00
  她声音极弱,我只听见了一个“你”字,后面便只见她嘴唇在动,但是她说的是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
  我急道:“你说什么?你们是怎么了?求不得呢?”

  顾水娘像是要努力说话,可是她一用力,便咳嗽了一声,嘴里冒出血沫子来。
  我见顾水娘的伤势这样严重,连忙说道:“你不要再说话了,我先看看你伤在哪里。”
  她的手指头却轻轻动了一下,示意我近前些。
  我不由得往前凑近,偏过脑袋,用起“千闻”的功力来,去仔细倾听她说什么,饶是如此,也只听得见顾水娘轻如蚊哼的声音:“你去死吧……”
  我心头一凛,忽觉腰上一紧,竟已经被顾水娘双臂环抱住,接着耳边便是一声“嗤”的劲响!
  我用力急震,只来得及把顾水娘的双臂振开,却已经来不及躲避那暗器!
  忽然后颈一紧,一股大力提着我往后挪开了半尺,我瞧见一道毫芒从眼前飞过,铮的一声,钉入旁侧的墙内。
  那顾水娘从地上一跃而起,喝道:“孙淑英,你干什么!?”
  日期:2017-02-23 00:48:00
  我的腿都已经有些软了,那拉我一把的人,正是身穿粉色衣服的女孩子。
  原来她的名字叫做孙淑英。
  我也不及拜谢她的救命之恩,只感激的朝她点了点头,而后又朝顾水怒目而视,道:“原来,原来你——”
  “原来什么?”顾水娘冷笑道:“原来我一直都在骗你们?原来我并没有投降?还是原来我的本事都还在?哼!我早就对你们说过,我和班火正不一样,是你们自己不长记性!”

  我看着班火正的惨状,愤然问道:“班火正是怎么死的?”
  顾水娘道:“自然是被我杀的。”
  我叱道:“他对你一片痴心,而且他也并没有废掉你的本事,一力回护于你,你怎么能恩将仇报,下得去手?!”
  顾水娘道:“他色心作祟,于我不过是心怀觊觎,有什么恩情?他这样没有骨气的叛徒,仙宫中人人得而诛之,连男人都不算,我又怎么可能瞧得上他?”
  日期:2017-02-23 00:51:00
  “这就叫做求不得啊。”一道尖锐刺耳的嗓音传了过来,门口处走进了一个佝偻的身影,我回头与他打了个照面,只见他头发稀疏,根根清楚,几乎可数,一颗硕大的脑袋往前探着,脖颈勾的极长,双眼暴突,遍布血丝,一颗塌鼻子,两个鼻孔外翻,浓密的鼻毛隐约可见,双耳招风,双唇漏风,牙齿黑黄,两条胳膊几乎能探到地上,两条腿却又弯的几乎圈成一个圆。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我见过许多丑陋的人,但回想起来,却没有一个能及得上眼前这人。
  即便是万夙笙,和他一比,也显得英俊许多。

  那叫做孙淑英的女孩子一瞧见他,便侧身站到了我的身后,低声说道:“他就是求不得!”
  我已经见过孙淑英多次出手了,她的本事极高,以应变之快,出手之准,身法之妙,招式之奇,根本不在我之下,却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求不得十分忌惮。
  那求不得瞧见孙淑英,却咧开了嘴,伸出一条灰白色的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道:“淑英,你又来看我了?”
  孙淑英大声道:“你少多想,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是跟着他来的!”
  日期:2017-02-23 00:52:00
  “求不得,这个丫头是叛徒!”顾水娘指着孙淑英,道:“我刚才已经骗的陈弘道近前,我的口里箭也能从陈弘道的耳朵里穿过去,把他当场射死,是孙淑英把他拉开了!”
  求不得摇摇头,道:“我不信。”
  顾水娘气道:“连我的话,你也不信了!?”
  求不得看看顾水娘,又看看孙淑英,道:“要是淑英不在,我就信你的话,她在这里,我当然是信她的话。”
  顾水娘气道:“你之前也不是这个态度,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

  求不得道:“以前你不顺从我,我求你不得,那才有意思,你现在顺从我了,那还有什么意思?”说罢,求不得又转向孙淑英,谄笑道:“淑英,你饿不饿?我刚做好了饭,端上来给你吃吧?”
  孙淑英道:“我才不吃!你在饭菜里下毒,以为我不知道?”
  求不得笑道:“我在饭菜里下毒,也总毒不到你,你还怕什么?”
  “我也不饿!”孙淑英忽然对我说道:“咱们快走吧!”

  日期:2017-02-23 00:56:00
  顾水娘冷笑道:“孙淑英,你是看上陈弘道了吗?”
  孙淑英道:“我的事情,你管得着吗?”
  顾水娘道:“我管不着你,宫主能!”
  孙淑英道:“你要告诉吕布洛?”
  顾水娘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是“嘿嘿”笑了两声,道:“宫主总是惯着你,随便你胡闹,也不知道他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还会不会像从前一样宽待你。”

  这几人的关系,我实在捉摸不定,但是想到顾水娘的所作所为,我怒气难遏,当即喝道:“顾水娘,你做的好事!”
  我正要朝顾水娘扑去,但是一提气,小腹猛然一阵剧痛,胸中也闷得如压着一块巨石,当下竟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心中惊骇至极!
  这是怎么回事?
  那求不得“桀桀”大笑,道:“陈弘道,你是不是嗅到我饭菜的香气了?嗅到吃不到,可就糟糕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