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9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罢,他将门给重新关上,然后我听到外面传来极为轻微的声音:“可能跟他无关,他根本没有能力弄这个,你们还是赶紧自己检查一下……”
  后面的话儿我听不到了,大概是这铁门实在是太厚。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笑。
  王清华这个人心机和城府都够深,但就是有一个缺点,那便是太自信了。

  他总是以己度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别人也做不到。
  他太信任自己的这一套布置了,觉得这些符文锁铐能够封锁住一切,但他却并不知晓,当年陆左修为尽损的时候,却也能够在茶荏巴错领导群雄……
  他已经走到了天人感应的境界,甚至可以用意志来操控炁场,以及风火水土了。
  我笑了笑,心情莫名就变得轻松起来。
  我这一路秘密潜入,频繁地用那大虚空术,说不疲惫那是假话,先前辗转反侧,那是心思焦虑,然而此刻却莫名放松下来,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之中去。
  而这一次,我没有再做梦,一觉睡到了天亮。

  次日清晨的时候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铁床之上,骨头都给弄得挺直,双手双脚也有些发麻,不过却并不意外。
  我发现我有一个天赋,叫做牢底坐穿。
  不知不觉,我特么已经几进宫了,好像我天生就得给人囚禁一般,兜兜转转,居然又陷入到了牢房里面来。
  尽管似乎每一次坐牢都会有一些进步或者变故,但我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尽管我很习惯。
  早晨的时候,有人送了早晨过来,那人我并不陌生,就是昨夜在房间里讨论我的那位马喆,他端着稀粥咸菜,和两个馒头,递到了我床头柜那儿来,然后冲着我笑了笑,说陆先生,请用早餐。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起床来洗漱。
  洗手间是开放式的,有个洗脸盆,旁边有毛巾,还有牙刷。

  尽管跟陆左不分彼此,但我摸了一下那牙刷,明显是用过的,于是也没有再用,简单洗漱一番之后,我拖着沉重的锁铐,回到了床前,慢条斯理地端起碗来。
  我一口稀粥,一口馒头,倒也自在。
  马喆就在我对面,找一板凳坐着,好像在监督我吃饭,我也不管他,两人相安无事。
  在我吃完了第一个馒头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说陆先生,昨天睡得还可以?
  我斜眼看了一下他,发现他并没有看出我不是陆左,知道这易容蛊还算良心,没有曝光。

  不过我不敢说话,因为一开口,我就暴露了。
  这帮家伙个个都是精英,我可不敢心存侥幸。
  见我没有说话,马喆突然低声说道:“陆先生,我可以帮助你,如果你需要的话……”
  我看着他,含糊地哼了一声:“嗯?”
  马喆瞧见我感兴趣,顿时就来了劲儿,开口说道:“是这样的,我可以帮助你,但也不是没有条件——只要你能够传给我你敦寨苗蛊的修行法门,让我能够成为如你一般的高手,那么我将会尽全力帮你洗脱嫌疑,怎么样?”
  我瞧见了马喆黑框眼镜之后,那双眼之中熊熊燃烧的贪欲,有一种要将他自己都给焚烧了去的架势。
  这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而且还很有执行力。
  为了出位,他可以冒着得罪杂毛小道的危险,硬生生顶住了朵朵,不让她进来与陆左相见,表现出了小人物的铮铮傲骨。
  然而当我以为他果真只是小人物的时候,却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
  西北马家。
  民国时期,西北五马那可是军阀家族,后来没落,仿佛不见了踪影,却悄然之间又崛起了来;而他的父亲马烈日,虽然我没有听说过,但是现如今却是西北之地的顶尖好手,甚至有自信列入天下十大之内。
  这样的人物,此时此刻,却又对我百般讨好,甚至开出了帮我,或者是他认为的陆左逃离牢狱之灾的条件了。
  他为的,就是陆左的传承。
  众所周知,陆左是当今天下、特别是年轻一代中的顶尖高手,他窜起来的速度让无数人都为之震惊。
  短短的六七年间,陆左已经从一个普通人成长为天下都为之侧目的顶尖高手,江湖上的一座丰碑,这事儿让无数从小就勤学苦练的修行者情何以堪,而若是能够得到他的传承……

  我也可以。
  马喆大概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就如同当初项羽见秦王的时候,说出那句“彼可取而代也”的话语一样。
  只可惜,他到底还是算错了一件事情。
  在他面前的这位,并不是陆左。
  虽然我蹿红的速度也十分快速,甚至被某些人评价,说比陆左更甚,但我的成功是不能复制的。
  除非马喆的肚子里,也有一条聚血蛊。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面对着仿佛想要坦诚相待的马喆,我在思索着到底要不要将计就计,利用这个家伙套出一些内幕来。
  然而几经考虑,我还是放弃了与毒蛇同行的想法。

  这样的人心肠太歹毒,我不确定跟他什么时候会突然蹿出来咬我一口,对于这样不可控的事情,我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
  所以在喝完了稀粥、啃完了馒头之后,我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走向了卫生间。
  我打开了马桶盖子,坐在上面,却没有脱裤子。
  我看着他,不说话。
  马喆瞧出了我的意思来,干笑着收拾了盘子,然后对我说道:“你考虑考虑,在庭审之前,我们都有合作的可能。”

  说罢,他敲了敲铁门,然后那沉重的门禁缓缓打开,这家伙离开了房间。
  噗……
  我放了一个屁出来。
  接下来的一天很平静,并没有什么波折,正常的吃吃睡睡,而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被告知有探视。

  我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不过还是给带着离开了囚室,拖着长长的镣铐,一路穿行而过,最终来到了上一次我与陆左会面的房间里来。
  不过这一回,却是我戴着镣铐,坐在了被看管的这一边。
  来探望我的不是别人,正是杂毛小道。
  两人对视,他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他抓着话筒来,开口说道:“小毒物,你怎么样了?”
  我的目光却落在了角落处,那儿站着一个人。
  不是王清华,而是白合。
  她也来了。
  我叹了一口气,用手轻轻地拍了拍话筒,然后起身。
  我尽量表现得如陆左一般,但是杂毛小道却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陆左。

  他此番过来,其实也是在确定这件事儿。
  双方很有默契,杂毛小道立刻开口说道:“小毒物,你别失望,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你不在场证据的,我们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他说得很动情,眼眶都红了起来。
  而我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带着我过来的狱警打开了门,旁边一个工作人员皱眉说道:“还没有到时间啊……”
  我没有说话,摇了摇头,然后往门外走去。
  旁边那人瞧见,也不阻拦,而是在背后小声嘀咕道:“真的是临时抱佛脚,现在想要修行闭口禅,有个屁用儿?明天庭审,到时候判了你的罪名,看你还有什么嚣张的……”
  日期:2016-08-2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