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00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知道余世文明白了山水风水的位置所在,便继续道:“我听说,那地方刚批了生态林的补贴,第二年,就有一百亩地被定下来搞房地产开发了,现在都开发到三百来亩了……”
  余世文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燃翼以前那些个主官们,到底都在干些什么啊,胆子也太肥了吧?
  不过,以前的县领导整出来的糊糊事儿,现在他们还得接着。
  想了想,余世文还是问了一个相当不解的问题:“这种事情,全省应该也不止我们这一家吧,林业厅怎么就盯上我们了?”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说县里运气差这种话了,这话说出去没人信的——大家都不是傻子。

  犹豫了一下,张文定还是没有明确地说这其中牵涉到了一个副省的位置,只是稍稍点了一句:“谁知道呢?林业厅这么欺负我们县里,也不知道市里会是什么态度。”
  市里是什么态度,你这个县里的一哥要去问市里啊,跟我这个副手说有什么用?余世文心中嘀咕了一句,然后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了,张文定这话的语气不对啊,难道说,这事儿还有别的说法?
  这个事情,跟望柏市里有牵涉,余世文是明白的。
  毕竟,张文定先前说得很清楚了,这个事情,根子就不在县里,而是市里想问上面要钱,让县里虚报了数据上去。

  说起来,真要讲道理的话,这事儿还要让市里去和林业厅解决,这根本就不关燃翼县的事儿嘛。
  但呢,道理归道理,现实归现实。
  市里毕竟是上级,当初市里做出那种事情来,就是要让县里来背锅的,这种时候,自然不可能来担这个责任。
  当然了,市里要为县里出头,这也是应该的。
  可是,如果真的这么简单容易的话,张文定刚才说话的味道就不会那么怪了。

  余世文能够在三十七岁当上副县长,当然也是心思活络之人,瞬间就顺着这个话问道:“市里不准管这事儿吗?”
  张文定又扭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我也是刚接到电话,还没来得及向市领导汇报呢。”
  听到这个话,余世文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尼玛,嘴太贱了,真是没事找事,问他这个干什么呢?现在好了,他张文定觉得不方便向市领导汇报,这不是逼着自己汇报吗?
  说实话,余世文真的是一万个不想向市领导汇报这事儿——汇报就是自找苦吃啊!
  难怪这个张文定,要老子做他的车,看着挺年轻的,怎么做事这么老奸巨滑?看来,县里关于他的种种传闻,还真的有一定的可信度啊!
  心中腹诽着,余世文嘴上试探着说道:“那我和市林业局沟通一下,还是向李市长汇报一下?”
  李市长,叫李全福,是望柏市政府换届之后,分管农林水工作的副市长。
  按说吧,这种事情,向李全福汇报,也应该是张文定打电话汇报,而余世文直接向李全福汇报的话,有点越级了。
  但是呢,就跟县里各局一样,各局局长向分管副县长汇报那是正常程序,但如果有重大事情,直接找张文定汇报,也说得过去。
  所以,现在这个情况吧,张文定可以向李全福汇报,余世文也可以向李全福汇报。当然了,张文定还可以直接向曹子华,甚至向佟冷海汇报,而余世文就没这个殊荣了。
  对于余世文这个试探,张文定觉得好笑,但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既然余世文要汇报,那就由余世文汇报呗,反正只要有消息送到市里就行了。至于他本人向市领导汇报,那他是不愿意做的。
  如果他不知道那其中的因果,他肯定是自己向上面汇报——毕竟这算是市里当初留下的手尾,就算要县里背锅,但市里也要给县里撑腰才行啊。
  可是,这事儿涉及到了一个副省的位置,涉及到了市委一号佟冷海,那张文定肯定要装傻了,没那个心情去操心那么大的事。
  “先给李市长汇报吧。”张文定说了一句,稍稍停顿,又加了一句,“市林业局那里嘛,还是让县林业局向他们汇报吧,他们系统之内,有些专业的事情讲起来才听得懂。林业厅来人了,也要市林业局的领导过来,才合适嘛。”
  这个话的意思很明显,要向市政府寻求助力,也要把市林业局拉过来一起扛这个压力——这是你们林业系统的事儿!

  说虽林业局不是垂管单位,但是在业务上,垂管力度还是有一些的,而且,真要出什么业务上甚至是专业上的问题,那上一级部门的责任,也并不比地方政府要小。
  所以,拉上市林业局,很有必要。
  这种时候,自然是助力越多越好了。
  对于张文定这个决定,余世文是支持的,他原来就存了拉市林业局下水的意思,要不然刚才也不至于会那么问了。
  点了点头,余世文定就给李全福打了个电话:“李市长,刚才省林业厅突然派人到了燃翼,要检查退耕还林工作……”
  简单汇报了一下,李全福听完之后,并没有给什么定论,只是说了句套话:“一定要认真做好接待工作,县里林业方面的工作,要争取林业厅的大力支持……”
  这个电话挂断,余世文就对张文定苦笑了一下,然后拨通了县林业局丁奉的电话。
  电话响到无人接听,丁奉也没接电话,余世文脸上不太好看,看了张文定一眼,道:“丁奉没接电话。”
  这个话,不算是给丁奉上眼药,但却也透出一股对丁奉的怨气。
  毕竟,他身为分管领导,在分管的工作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可他还要等到一把手通知了才知道,这让他对丁奉很是不满。
  尼玛,你丁奉要奉承领导,先向张文定汇报我没意见,可你向张文定汇报之后,再顺手给我打个电话总可以吧?

  可到现在,你不仅仅没给我打电话,甚至我打你电话,你居然还不接!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分管领导?
  两分钟后,丁奉的电话打到了余世文手机上。
  余世文有心挂断吧,可这会儿还和张文定坐在一辆车上呢,也就只能强压着心中的怒气,接通了电话,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声音:“嗯。”
  “余县长您好,刚才在向省林业厅的领导汇报工作,手机静音了,没看到您打电话了。”丁奉的声音传过来,态度很端正。
  “林业厅的领导?”听到丁奉这个话,余世文定心里的火气更盛,用一种疑惑的语气问了一句。你特么的先前不知道向我汇报,现在直接拿林业厅说事儿,这是要干嘛呢?
  丁奉听到这个话,才反应过来,自己把余世文给得罪了,正想解释一下的时候,余世文却不等他说话,又问了一句:“市林业局的领导来了吗?”
  丁奉很无奈地说道:“还没……”

  “你怎么干工作的?”余世文冷哼一声,打断丁奉的话,“太无组织无纪律了!”
  丁奉只觉得无比冤枉,林业厅的人到了门口才打电话,等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只来得及给张文定打个电话而已,别说市林业局了,就算是他余世文这个分管领导,都没时间通知啊!
  日期:2017-02-23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