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1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三刀,没有理由。单纯为了爽。”
  吴天南死了,眼睛睁得老大,死不瞑目。
  陆羽也好似耗光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了地上。
  他几乎没有任何力气了。

  他再次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个人无论再怎么坏,再怎么可怕,再怎么看起来不可战胜,只要你不怕他,能做到比他更坏,那他就会变得不可怕,甚至反过来怕你,
  譬如吴天南死前,就很怕他。
  如一条狗一般瘫软在地,摇尾乞怜,苟延残喘,甚至还尿了裤子。
  现在显然还未到结束的时候,雪狼还在,通过安全屋内的监控画面,陆羽可以看到,他带着一个小队,正在赶过来。
  看起来,他是放弃追击叶青岚,而是全力过来对付他了。
  清空行军包,陆羽看着装着三千万美金和有关李景略的一些个资料和文件放进去,掂量一下,发现以他现在的体力来看,三千万美金实在是太重,毫不犹豫把美金全部出来,很装逼文艺范儿地给自己用美金点上一支烟,然后将这三千万美金付之一炬。
  他喜欢钱不错,可从来不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儿。
  一般情况下,命和钱,他是两样都要。
  如果情况不允许,那就先要命。
  要命当然也不能便宜雪狼这狗东西。
  就是这么贱,拔一毛以利天下的事儿从来不干,怎么滴吧。

  将身上的伤口重新包扎,他毅然决然地走出安全屋。
  估算一下时间,大概还有两三分钟,雪狼就会带着人赶过来,凭他心在的状态,铁定是没有再战之力了,到底能不能跑掉?
  天知道。
  跑,还有机会,不跑,一定嗝屁。

  结果是没跑掉,刚走出北三区没多远,雪狼就带着人跑了过来,二话不说就要来要他的命,陆羽眼珠一转,大叫道:“雪狼,你他妈阴了吴天南不就是为了钱么,你的钱还在安全屋,不过被我点了,你现在多带几个人赶过去,说不定还能抢救出几百万。”
  “操-你-妈!”
  雪狼完全怒了,连忙挥了挥手,带着几个人往安全屋赶,去抢救他的钞票,有对两个喽啰挥了挥手,说道:“这家伙绝对没有一丁点战斗力了,你们两个,杀了他!”
  两个小喽啰点了点头,冷冷笑着,拔出武器就往陆羽逼近。
  陆羽苦笑。
  妈拉个巴子,机关算计,结果居然要交代在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啰手里?

  这他妈也太寂寞了吧。
  他拒绝这样的死法。
  一点都不拉轰不美型。
  颤抖的左手握着百子切,还在酝酿着最后的力量,临死也得拉一个垫背不是?
  “来呀。”
  他倒是率先挑衅起来。
  两个小喽啰惊疑不定,是真不确定这个人杀神到底还有没有一战之力。

  也就是这么一迟疑的当口--
  引擎剧烈的轰鸣声响起,逼仄的走廊,一辆悍马H3这样的庞然大物竟是无比风*地开了进来,半边车身都悬空了。
  这辆车撅着******,坚定不移地耸-动-抽-插,直接将两个小喽啰撞飞,然后副驾驶的车门被打开,探出一个脑袋:“小陆,你他娘还不上车!”
  绝处逢生。
  陆羽用最后的力气窜到了车上,剧烈喘着粗气。
  何良信嘿嘿一笑,挂了倒挡,又无比风*的耸动着、抽搐着,退出了走廊,接着一个犀利的甩尾飘逸,绝尘而去。
  透过后视镜,陆羽可以看到雪狼等人灰头土脸地从安全屋跑了出来,破口大骂不止,显然他想要的美金是被陆羽烧得干干净净一分没剩下了。
  他拿过一把冲锋枪,对着悍马H3就疯狂地扣动扳机,却是被何良信几个风*的甩尾偏移全数躲了过去,车神之名,觉非浪得虚名。
  很快就跑远了。

  陆羽终于舒了口气,这才惨哼起来。
  妈拉个巴子,浑身骨头散架一般,太鸡-巴疼了。
  天已经朦朦亮了,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早上六点整了。
  “何叔,跟你约定的两个小时早就过了,你怎么来了?”陆羽凝声问道。
  何良信递了根烟给他,然后才说道:“小陆,三年前我看着你二师兄死了,三年后怎么能够看着你也死?三年前我救不了凤年,现在救你还会没问题的。话说你小子还真可以呀,真把吴天南给宰了,关云长单刀赴会也没你这么生猛,我算是明白了,你们天机门出来的,个顶个都是变态,变态中的变态。”

  陆羽用车载取火器哆嗦着把香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却是剧烈咳嗽起来,咳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吐出几大口血唾沫,连忙扔掉香烟,却是咧嘴一笑,笑得极为开心。
  如何能不开心?
  他赢了。
  他还活着,而吴天南死了。
  不仅如此,还取回了李景略想要的东西。

  富贵险中求,他冒了这么大的险,等着他的,自然是天大一场富贵。
  就是不知道叶青岚那娘们儿怎么样了,不过雪狼带着大部队来绞杀他了,那这娘们儿相比还是极为安全的吧。
  这样都能被抓住的话,那只能说她智商不够用,活着也是浪费国家的粮食。
  虽然并肩战斗过,但陆羽跟这娘们儿可没有什么革命小伙伴之间的战斗友谊,这娘们儿没跑掉死了都跟他屁相干。
  白脸曹操嘛,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这个天下人,指的就是除了亲人之外的所有人。
  “小陆,你伤的不轻,要不要送你去医院?”何良信问道。
  “不用,何叔,你直接带我去见李景略,我先睡一会儿。”
  “真的没问题?”

  “放心吧,我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清楚,伤筋动骨那是肯定的,但死肯定死不了。”
  他说着,也不再多言,闭上眼睛,身体很自然地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有点像猫科动物睡觉时的呼吸一样。
  这是“玄龟九窍”的秘法,有点类似于国术中的“虎豹雷音”,但更高端和好用一些,对于调理身体暗疾和恢复体力有奇效。
  身上的伤很重。
  但这种伤势,他在大山里面的时候,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甚至比这严重几分的伤势,都咬着牙熬了过来。
  他从来就不是一朵娇花,而是一株野草。
  给点水露和阳光,就能顶开巨石,顽强成长的野草。
  不可能说才从大山里走出半年,就变得娇贵。

  六个小时后。
  李景略看着这个样子极为狼狈、脸色蜡黄嘴唇皲裂的年轻人,心里震撼莫名。
  这是经历了怎样惨烈的杀伐,才搞成了这般模样?
  不过这个年轻人狼狈归狼狈,双眼却是极为有神,丝毫不见萎靡的样子。
  “李叔,你要的东西,全都在里面。”陆羽指了指桌上的那个行军包,“拿到了后就直接给您送过来的,这些个文件袋火漆都还是完好的,我可以保证,没有任何人看过,包括我。”
  李景略看也不看行军包一眼,淡声道:“我信得过你。吴天南呢?”
  “被我宰了。”陆羽淡声道。
  “好小子,我没信错你。”李景略极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李叔,那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陆羽笑了笑,撑着起身,拱了拱手。
  没有任何仗着大功劳就要赏钱的姿态。
  李景略更加满意了。
  是个悍将,不是骄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