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9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刚才说对方“大公无私”,也不乏另有所指,意即给对方套上一个“套”,为后面肯定会涉及的话题铺路。但从对方的回复中,他也听出了敲打的意思,对方要自己“识大体”,要知道好孬,不要枉费对方的一番心意。虽然对方也意有所指,但却句句都在工作上,楚天齐也不便随意曲解,只得点头称“是”:“谢谢组织培养,谢谢书记关心。”
  刚才楚天齐故意提了“学习机会”一事,意即试探首都三个月学习是否和对方有关,但对方却巧妙的避而不谈。不过,楚天齐认定这事肯定是李卫民所为,否则更解释不通。
  李卫民看了对方一会儿,然后招了招手。楚天齐明白意思,向前走了几步,离办公桌只有一尺左右时,才停了下来。
  “楚天齐同志,依照你的能力和工作履历,也根据工作需要,组织决定委任你一个新职务。”说到这里,李卫民停了一下,观察对方的反应。然后又说,“决定任命你为政府党组成员、公丨安丨局局长、政法委副书记,级别是副处。”
  什么?楚天齐大脑有些短路。处级岗位可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没想到这说来就来了。在坐班车来市里的路上,楚天齐也想到了这个事情,但却没敢往副处上想。他认为充其量也就是个正科一把手,毕竟自己才从政四年,好多人可是一辈子也没有迈过副处那道坎,这样的安排恐怕也难以服众。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当楚天齐看到李卫民的脸时,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交换,让自己用“爱情”交换,让自己“吃人嘴短”。他一下子心情复杂起来,颇觉不是滋味,但他还是试探的问:“在玉赤县吗?”
  李卫民摇摇头:“不,许源县。”
  “许源县?”楚天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旋即他想到了一个地方,忙问,“定野市许源县?”
  “是。”李卫民点点头,“异地交流是组织推行的一种干部使用制度,在推行过程中尽管有一些弊端显现出来,但它的积极意义还是很明显。以前我省一直以正处级以上职位交流为主,今年也试行着到副处级。这次副处级交流,全市一共有五个名额,均是到沃原市以外任职,但都在河西省范围。以你的身手和履历,相信应该能够胜任这个职务的。”
  明白了,明白了。怪不得给自己高升了半格,怪不得三个月学习涉及到好多部队和从警训练内容,原来是早有预谋啊。看来培训的事,也是李卫民所为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那还用说,既给自己升职,又把自己踢出沃原市,目的就是一个,把自己和宁俊琦分开。看来为了阻止女儿和自己交往,他李卫民真是煞费苦心,这钩可甩的够长的。顿时,他对李卫民的好感荡然无存,他认为李卫民太有心计了,不由得眼中释放出敌意。

  注意到对方神情变化,李卫民没有说什么,就那样平静的看着对方。
  楚天齐忽然问道:“李书记,这么安排是您的意思吧?”
  “哦,为什么这么说?”李卫民轻松反问。
  “因为宁俊琦是你女儿。”楚天齐此时头脑发热,脱口而出,“你不想让她和我在一起,所以你把我踢到异乡,美其名曰‘异地交流’。”
  “放肆,注意你的身份。”李卫民沉声道,“坐在你面前的,是沃原市委书记。”
  楚天齐心头一凛:是呀,要注意身份。
  李卫民接着说:“楚天齐同志,异地交流是党组织制定的干部使用政策,你竟然横加曲解,肆意歪曲,这与你党员的身份相符吗?组织把这么光荣的任务交给你,你应该感谢党组织的信任和栽培才对,而你却说出这样的话,你觉得这是一名党员干部应做的吗?还有,我堂堂市委书记抽*出宝贵时间与你谈心,你竟然扯出不相干的话题,你这样做合适吗?”
  连续三个问句,把楚天齐问了个哑口无言,刚才他还气鼓鼓的,这一下子就泄*了气。是呀,对方一顶顶大帽子扣过来,他只得暂时低了头:“书记,对不起,刚才我太冲动了,我向您道歉。”
  李卫民“哼”了一声,面色缓和了一些。然后语重心长的说:“机会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你可不能辜负组织的培养。就是现在这个异地交流任职的指标,也是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要不是你有省委党校培训的经历,要不是你在党校获得了‘优秀学员’,这个指标也轮不到你。就是现在,好多人还对你表示怀疑,怀疑你的履历难以胜任这个专业性很强的工作。
  但我相信你,相信你的天赋,相信你的身手,相信你的学习能力。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见得做好一件事,而有的人学习几十天就能上手,就能很快进入角色,你就属于善于学习的人。当然,要想干好这项工作,仅靠短短的培训还远远不够,必须要不断学习。尤其从事公丨安丨工作,危险性很大,一定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一定要有敏锐的洞察力。”
  “谢谢书记信任,谢谢书记教诲。”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试探着说,“书记,我有一事不明,可以请教吗?”

  李卫民点点头:“可以,只要是工作上的事,什么都可以问。”
  对方给的条件很宽泛,但也提出了限制,那就是“只能谈公事,私事免谈”。楚天齐回了“明白”二字,然后说道:“书记,我以前没有干过一天丨警丨察工作,对这个工作很陌生,而且还是到陌生的定野市许源县,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一项都不占。如果让我在沃原市范围从事这项工作,最起码还能多一些助力,也有利于工作的开展。您看是不是……”
  虽然楚天齐的话说了半截,但李卫民完全听的明白,他盯着楚天齐看了一会儿,才又说道:“公事就是公事,不要掺杂私人想法。这件事已经敲定,没有任何商量余地。你刚才说的理由看似合理,其实也不尽然。你刚到玉赤县青牛峪的时候,可曾有你说的天时、地利、人和?充其量也就是你的家乡而已。你不是照样做了好多事情,还干出了好多成绩?当然,赵中直、郑义平等也给了你一些支持,不过那也基于你是一个干实事的人,否则他们不会支持你。同样,你到许源县工作,只要你做实事,肯定也会遇到和他们类似的领导,同样也会得到他们的支持。

  其实你到定野市工作,也并不是两眼一摸黑。据我所知,定野市公丨安丨局的周子凯和你就有交情,而且那里还有你的党校同学、大学小师妹等。你是沃原市交流出去的干部,沃原市委就好比你的娘家,而且你早晚还会回到沃原市。所以你有实在处理不了的事情,也可以向娘家求援,娘家也会给你适当的帮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