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9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陆左的情绪却还算是不错,对我笑了笑,说路上还算顺利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才说道:“那帮人这是在引蛇出洞,在这外面,有黑手双城直属部门的许多高手,还有军方基因改造的超级战士,就等着将我们请君入瓮,然后将我们一网打尽呢……”
  陆左点头,说倘若不是你有这般神奇的本事,我也不想你兵行险招。
  我说我已经听萧大哥讲过了你的计划,不过还是有一些不是很明白,具体怎么做,你跟我讲一讲。
  陆左说其实我让你过来,是想请你帮我解开这限制,然后李代桃僵。

  李代桃僵?
  我说你的意思,是……
  陆左很坦然,说我想让你在这两天的时间里,装扮成我,而我则前往时空乱流,找到大凉山的节点,找寻出真正的凶手来。
  啊?
  听到这话儿,我大为震惊,有些犹豫地问道:“左哥,你真的能够回到过去?”
  陆左摇头,说不知道,我需要尝试一下才行。
  我看着他的眼睛,然后点了点头,说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帮你顶两日,希望你能够找寻到事情的真相……
  帮人顶缸这事儿,不是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是绝对不能干的。
  要万一陆左不回来了呢?
  又或者搞砸了呢?
  不过这些问题对于我来说都不算什么,因为陆左是我最亲近,也是愿意去相信的人,他说的一切我都无条件地选择相信,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伸手过去,想帮着他解开手脚的锁铐。
  这些锁铐之上,自带雷意,指间触及的时候,有些发麻。
  好在我身怀大雷泽强身术,对于雷电之意已有抗性,倒也能够抓得住。
  接着是解开锁链。
  这个事儿有点麻烦,毕竟我们都没有钥匙,不过这倒是难不倒陆左,他叫我从乾坤囊中找出一截铁丝来,然后自己动手,在里面三下两下,却是将锁链给直接打开了来。
  手完了就是脚,几分钟之后,他终于神清气爽地下了地来。

  活动了一下手脚,陆左对我说道:“稍等。”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一翻,却有一股幽幽的火光腾然而起,在他的胸前不断漂浮,就像一个小孩儿一般,调皮地不断跳动着。
  我有些诧异,说它活了?
  陆左没有说话,我这个时候方才发现他居然入定了,整个人的精神意志都在一瞬间提升,紧接着他居然轻飘飘地凭空而立。

  陆左的双脚离地,足有半米高的时候,他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
  我与他的双眼对视,发现他的眼珠子从漆黑的颜色,变得宛如星空一般璀璨起来,就好像有着无尽的漩涡,将我的心神给吸引了进去。
  而在这个时候,陆左突然开口说道:“我看到了……”
  啊?
  我说什么?
  陆左的双眼一转,却是恢复了清明,随后落到了地上来,对我说道:“阿言,时机稍纵即逝,我得去查探个究竟,不过走之前,我得把你装扮一下,你且闭眼。”

  我点头,说请吧。
  陆左一身囚服,所有的东西都给没收了,然而双手搓了搓,掌心之中却是爬出了几条蚕宝宝一样的细虫来。
  他对我说道:“这是易容蛊,能够让你变成我的样子,并且短暂维持,这几日你不要开口就行了——对了,你体内的聚血蛊管好一点儿,别馋了,将这几条小虫子给吞了,要是那样,你就会恢复原形了……”
  易容蛊?
  我有些诧异,这是什么旁门左道啊,《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也没有讲到这东西啊?
  不过想起陆左之前弄出来的减肥蛊,我也就释然了。
  苗疆蛊王,自然有着压箱底的本事,而这些都不过是些小手段而已。
  我任由那蛊虫在我脸上爬来爬去,感觉痒痒的,奇痒难止,忍不住去挠,却给他喝止住了,说你别乱动,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他在我脸上揉搓着,如同我做木雕活儿一般,我不敢动弹,任由他施展。
  而这时陆左又继续交代道:“他们会搜你的身,所以你身上的东西不能留下来,我帮你带走。”

  我没有怀疑,说好。
  陆左又说道:“我尽量赶回来,但如果回不来了,老萧会拼死把你救出去的,安全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却担心起了他来,说你回到过去,会不会有危险?
  陆左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道:“我能够找寻到过去的路,但是时空乱流这东西,太复杂了,我从来没有踏足过,所以暂时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能说尽量,打不了包票……”

  我叹了一口气,说那你自己注意一点,要记住,这儿还有我们,还有朵朵,还有小妖姑娘……
  陆左郑重其事地点头,说好,我一定安全回来。
  半分钟之后,他的双手离开了我的脸,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了。
  然后他跟我互换衣服,我将乾坤囊递给了陆左,然后躺会了床上来,陆左帮着我将那锁铐给弄回去,让我如同刚才进来时他的样子。
  弄完这一切,他看了我一眼,说道:“保重。”
  我点头,说保重。
  陆左没有再多说,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紧紧握住了那一团火焰。
  而下一秒,那火焰一瞬间窜起,将他整个人都给笼罩了去,紧接着陆左化作了一个火人,吓得我想要出声询问的时候,没有任何征兆,陆左凭空消失了去。
  就如同遁入虚空之中的我一般。

  我刚才还满心焦急,然而瞧见骤然消失了的陆左,突然间一种恍然若失的情绪就浮上了心头来。
  陆左走了。
  他真的走了,没有留下一点儿存在的痕迹,就好像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就好像我一直都躺在这床上。
  被关押在这天牢里面的,本来就是我陆言而已。
  我睁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头顶——这儿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牢房,也不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事实上它是把地下掏空之后在岩石之上凿出来的那种感觉。
  我莫名之间,感觉到一阵孤寂,一直到肚子里传来了一阵咕咕声。
  紧接着一股柔软而温暖的意识传递到了我这儿来。
  是聚血蛊小红。
  我的心莫名就是一阵放松,知道不管如何,小红它也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有它在,那种让我几乎窒息的恐惧感终于渐渐消退了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声响。
  那沉重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有人探头进来,然后打开了电灯。
  我睁开眼睛望了过去,瞧见白天见到的王清华出现在了门口那儿,他打量着我,与我对视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笑了,说没睡呢?
  我记着陆左的话,冷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王清华问道:“刚才房间里的所有感应系统都失灵了,是不是你干的?”
  我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而是翻过了身子去,朝着墙壁。
  王清华在门口幽幽说道:“你别耍什么花样,安心等待着后天的庭审,好自为之……”
  日期:2016-08-23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