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2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长,需要打开对话窗口吗?”陪同武警小声的问了一声。
  “先别急,让我在外面好好的瞧瞧这个家伙。”张正中好象不急于让里面的人知道他的到来,说完,张正中站近了一点,想瞧清楚里面的情景。
  特殊监号不大,透过明亮的特制玻璃,里面的情景一目了然,监号内设施简陋,连床都没有一张,地下铺着地毡,一床薄被,一个枕头,在监号的一角,还有个马桶,马桶旁隔了块木板,不高,人坐在马桶上可以看见头,此刻马桶上正坐着一个人,胡子拉茬有点不修边幅,瞧模样应该很年轻,坐在马桶上的他还摇头晃脑吹着口哨,似乎享受着出恭的快乐。
  抽水的声音响起,解决完问题的年轻人站起身来,顺手将裤子提起,穿着拖鞋稀稀拉拉走了出来,年轻人穿着囚服,囚服好象大上一号,穿在年轻人身上显得颇为宽大,瞧上去有点滑稽。
  年轻人身子一歪,躺在了地毡上,双手枕着头,脚一搭翘了个二郎腿,一晃一晃的。
  “爽。”年轻人嘴里嘟哝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解决完问题爽,还是就这么躺着爽,瞧神情,倒是颇为惬意,逍遥。

  这臭小子瞧上去挺享受的,不见瘦,难不成里面的日子很滋润?张正中瞧着一脸惬意的年轻人又好气又好笑,他难道不知道今天就是行刑的日子?居然还逍遥得起来。
  “现在几点了?”张正中向身边的陪同武警问了一声。
  “报告首长,9点半。”
  “这家伙的行刑时间是什么时候?”张正中接着问道。
  “准10点,行刑前,还有半个小时的用餐时间。”武警回完话,忍不住瞧了眼监号内的年轻人,都快枪毙了,年轻人还那么悠然自得,心里微有佩服之意。
  这时,拐角处传来了脚步声,不出意外,来人应该是到这座特殊监号,两名穿着白大褂的人走了过来,两人手里还端着托盘,走近监号,一名守卫武警站起身来拦住了白大褂,将托盘的盖子揭开检查,盖子一开,一丝饭菜的香气扑鼻,有鱼有肉,颇为丰盛,看来,这两名白大褂是送这最后的行刑餐。
  “首长,这餐食还送吗?”陪同武警小声的问了一句。
  张正中想了想说道:“送,快要枪毙的人了,怎么着也得让他吃饱喝足了。”
  武警有点奇怪的瞧了张正中一眼,嘴唇动了动,似乎有什么疑问,但他还是没有问出口,招了招手,示意两名白大褂可以将餐食送进去,白大褂走近监号,在靠钢墙下的位置拉开一个抽屉,将托盘连同餐食放了进去,抽屉合好,摁了下一旁的按扭,监号内响起了嘟嘟声,提醒监号内的年轻人餐食送到。
  听见声音,正逍遥着的年轻人一个骨碌爬起身子,拉开抽屉,端出托盘,揭开盖子,香,年轻人面带陶醉的嗅了嗅诱人香气,笑逐言开:“哈,又是一顿好的。”
  话未说完,手上已经有了动作,将一只去了骨的鸡腿肉扔进了嘴里大嚼起来,喉咙里还发出含糊的声音,似乎想表达鸡腿肉的美味,只是嘴里塞得太满,没人听得清楚。这臭小子跟饿鬼投胎似的,胃口也太好了点吧?张正中瞧着年轻人风卷残云般的难看吃相,有点好笑的向身边的武警问道:“你们这里的伙食很差吗?这家伙好的吃相怎么这么难看?”
  陪同武警微微愣了愣说道:“报告首长,这层平时的伙食虽然不是很好,但也差不了哪去,因为这层的重犯日子都过不长,上级特别交代要搞好饮食,这层的餐食标准要比上面两层好得多,可能今天的餐食比往常丰盛他才在这样。”
  “那他刚才怎么说又是一顿好的?难道这种标准的餐食经常送?”张正中想起年轻人自言自语话,有些不理解。
  “那倒不是,他关押这两年,有好几次说要执行枪决,这行刑饭他前后也吃了好几次,只是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执行罢了。”陪同武警说完,心里有了丝感叹,这名重犯不知道是命大还是什么,鬼门关走好几回了,就是不进去。
  几次都没执行成枪决?张正中还是第一次听说,略一细想,他眼睛露出若有所思的笑意,这小子前几次没有执行成枪决,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范部长在暗中活动,不然不会拖到现在,除了部长,也没谁有这能耐将这小子的命留到此时,范部长嘴硬心软,看来他老人家还是舍不得这小子就这么一枪给嘣了。

  半个小时说不长不长,这时,走廊拐角处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带队的是一名身着西装的男子,身后跟着6名全副武装的行刑蒙面武警,钢盔、防弹衣,作战靴,97式微冲子丨弹丨上膛,瞧装备,已经武装到牙齿,其中5名手里还提着2米来长的金属杆,专门锁拿极度重犯的玩意儿,不用猜,行刑的时间到了。
  走近监号的西装男子面无表情的瞧了眼张正中,见张正中没什么表示,手一招,8名行刑蒙面武警呼啦站好位置,其中两名打开通话窗口,喝令监号内的年轻人面朝内贴着钢墙站好。
  年轻人拖拖拉拉的站起身子,很听话,规规矩矩的面壁站立,瞧他那模样,似乎已经认命。
  瞳孔扫描,监号的特殊玻璃门滑开,两名持枪蒙面武警率先进去,很小心,97式微冲锁定着年轻人的头部,只要年轻人稍有异动,格杀勿论,面对超级精锐,不得不万分小心,监号内的气氛在这一瞬间凝重起来。
  这时,5名手持金属杆的武警跟了进去,“啪啪”几声连响,年轻人的手、足、颈,已被金属杆前端的钢套牢牢钳住,套颈的武警还给年轻人加了个只露出口鼻的头套,这还不够,脚镣手镣一样都不少,双保险,年轻人现在完全成了待宰的羔羊,本事再大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
  小心过头了吧?瞧着昔日的手下被这么严密的控制住,张正中面颊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
  西装男子最后进去,年轻人此刻在金属杆的拖拽下站在了监号中间,戴着头套,眼睛看不见任何东西,同样,也见不到年轻人大限已到的表情。
  “姓名?监号?”中年男子进行着最后的例行问话。
  “风笑天,监号0523。”戴着头套的年轻人嗡声嗡气。
  “风笑天,今天是你行刑的日子,按照规定,你可以提出你最后的要求,你还有什么要求或话要留下吗?”
  “行刑?”风笑天微微愣了愣,今儿是自己上路的日子,差点给忘了:“这……这回是真的吧?”风笑天小声嘀咕着,前几次都没死成,早死早投胎,风笑天似乎不愿意再受这吓死人的精神折磨。
  “是真的。”中年男子回答着,下意识的瞧了眼门边的张正中。
  “那就好,嘻,这破地方,终于可以永别了。”风笑天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的喜悦。
  “你没有什么最后要求吗?或有什么话留下?这是你最后的权利,我们会尽量满足你。”中年男子再次问道。
  “还可以提要求?”风笑天微微想了想,笑嘻嘻的说道:“嘻……话我没什么好留的,要求嘛,估计你们也不会答应,算了,不说也罢。走吧,上路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