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8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记得离开那栋楼的时候,楚天齐还曾经暗下决心,有朝一日要到这栋楼里办公,要发号施令,要做楼里边的一、二号人物。这个理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而现在自己却要到楼里去拜会当下的一号人物,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又会上什么?
  付费下车后,楚天齐站在市委大楼下,仰脸望向这栋宏伟的建筑。这栋楼是市委、政府合署办公场所,一些直属委办局都在楼里,面积足有六、七万平米。
  收回目光,楚天齐拾阶而上,到了大楼大堂。刚要继续前行,安保人员叫住了他,要求出示证件,并让他填写《会见单》。
  当安保人员看到《会见单》上“李卫民”三个字时,马上以审视的目光看着楚天齐,并要求他和领导电话联系,有领导的允许后才可放行。
  楚天齐只好拨打了郑义平给的那个固定电话号,电话是李卫民的秘书接的,要他在楼下等候。
  不多时,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直接问道:“你是楚天齐同志吗?”

  觉得这名男子有些眼熟,楚天齐想起来了,那次在县委宿舍前偶遇李卫民的时候,这个年轻男子就在身边。于是回道:“我是楚天齐。”
  “跟我来吧。”年轻男子笑了一下,向电梯走去。
  楚天齐跟在身后,二人一起上了电梯。在电梯里,二人没有任何交流。
  心脏忽然“咚咚”的狂跳起来,楚天齐知道马上就要拜会到那个有权势的男人,只是不知道这个昔日“准岳丈”会怎样对待自己。
  电梯停在八楼,轿厢门开了。
  年轻男子当先走出,楚天齐紧紧跟在身后。在八零八房间门口,年轻男子停了下来,并轻轻叩击房门。
  “进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传出。
  年轻男子向楚天齐点点头,然后轻轻推开屋门,走进了屋子。

  楚天齐也跟着走了进去,抬头望向那张硕大的办公桌。此时,办公桌后的男人也抬头望向门口方向。“啪”的一下,二人目光碰在一起,空气也仿佛瞬间凝固了,屋里气氛沉闷异常。
  “书记,他来了。”年轻男子适时轻声说话,打破了这份沉闷。
  李卫民收回目光,点点头,“嗯”了一声。
  年轻男子马上走向门口,看了楚天齐一眼后,才退出屋子,关上了屋门。

  楚天齐站在离办公桌很远的地方,继续把目光投向了办公桌后。
  此时,李卫民已经低下头,随手翻阅着桌上的一份文件。并不时在上面写写划划着,仿佛屋子里没有楚天齐这个人似的,他这就是故意在晾楚天齐。
  和往次被领导晾不同,这次对方是抬头后又低下去,不只是在晾自己,分明是有蔑视的成分在里面,也肯定有警告的意味。
  知道对方是给自己难堪,想教训自己,楚天齐便也梗着脖子站在当地,想看看对方有什么后手。
  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被晾了,有什么大不了?以前柯兴旺有次晾自己,不但脸色难看,还不时的挑衅冷笑,自己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至于郑义平晾自己,不过是和自己互动而已,充其量也就是适当磨炼自己一下。
  虽然心里觉得无所谓,但很快楚天齐就感受到了不同。今天,李卫民只是坐在那里面色平静的看文件,没有任何不满表情,更没有任何挑衅动作,但楚天齐却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是以前从未遇到过的,即使有两次被枪指着时,更多的也只是紧张,但却没有感受到这么大的压力。
  难道这就是官威?就是气场?楚天齐心里自问着。虽然对方带来的压力极大,但楚天齐还是尽量面色平静的看着对方。俗话说“倒驴不倒架”嘛,自己也不能太熊了。
  同时楚天齐也奇怪,为什么前几次见对方就没有这种感觉?是对方没有施放这种气场?还是自己当时不知李卫民和宁俊琦的父女关系,而心情更洒脱?
  尽管楚天齐表情略带尴尬,尽管楚天齐感到压力很大,不过他依然倔强的站着,而且是挺胸挺头的站着,完全是一副慷慨赴难的架势。
  时间已经过了有十多分钟,李卫民再次偷眼观察了一下,见对面小伙子依然像标枪一样矗立在那里,不禁暗暗叫好“罢了,罢了,后生可畏”。以往别说是一个从政仅四年的小科长,就是浸*淫官场二十来年的处级干部,在自己强大气场面前也会唯懦一些。尤其被自己晾了十来分钟,不说是冷汗淋漓吧,但脸上还是多少会见汗的,最起码也不会站的这么笔直。
  看来这小子还真是块料,这样想着,李卫民缓缓抬起了头,把和善目光投向对面的小伙子。
  见李卫民抬头看向自己,楚天齐略微收敛了一下目光,头也略微低了一些,和对方平视着。刚才对方在给自己施压,自己只能奋起反抗,表现出一种不屈。现在对方既然收起了威压,自己也必须要知道长幼有别,起码的礼貌还是不能少的,不能再那样咄咄逼人。
  看到楚天齐昂起的头微低下来,目光里也看不到了精芒,李卫民再次暗道了声“罢了,罢了”,才开口说道:“楚天齐同志,今天我让你来,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对方终于开口了,但开场方式和自己预计的有偏差,楚天齐只得老实的回答:“不知道。”
  “你猜呢?楚天齐同志?”李卫民再次反问。
  楚天齐心中暗道:无非是关于我和俊琦呗,还能有什么?但却迟疑了一下,说道:“猜不出。”
  李卫民微微一笑:“楚天齐同志,你是一名优秀的基层干部,在并不算长的从政生涯中做了不少事情,也做出了一些成绩。听说现在好些村民还在念着你的好,享受着由你工作带给他们的实惠。玉赤开发区在春节前通过了升级验收,得以保留,这里面你做了好多工作,也可以说是对升级保留起了决定性作用。这些工作,不只是百姓和同事们感受到了,组织也看在眼里。”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看你刚才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不妨就说出来吧。”

  这可是你让我说的,这样想着,楚天齐就要开口,但转念一想,又觉不妥。对方现在可是说的工作,而且还称呼自己为“楚天齐同志”,自己如果提出和宁俊琦的事情,那就显得太不懂规矩了。于是,他把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而是给出了另一套说辞:“李书记,从省委党校开始,您就给了我很多帮助。在您出任市委书记后,更是对我的工作给予了极大支持。尤其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更是让我受益匪浅,可以说终身受用。我从内心感激您、尊重您,感激您大公无私,尊重您提携后辈。”

  李卫民心道:哟,这小子倒是反应很快,措辞也较得体,可我怎么感觉这话里有话呢。便回道:“组织上历来不吝对优秀者给予支持,对识大体的年轻人更是不吝提携,并不需要感谢。只要受益者牢记自己使命,时刻以党的宗旨严加要求,多做对人民有益的事,多把心思放到工作上,也就不枉组织的一番教养和栽培。”
  日期:2017-02-2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