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1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动一静,极为诡异的画面。
  其实也就是短短一瞬,火狐的开山刀已经斩了过来,势大力沉,那是真有开山的架势。
  陆羽还是不动。

  他体力所剩不多,没有跟火狐缠斗的想法。
  要么就不出手,一出手,他就打算要这家伙的狗命。
  这一刀径直劈来,势若奔雷。
  陆羽挪动半步,微微错身,这一刀直接紧贴着他面颊斩了下去,剧烈的罡风呼啸而过,让他面部肌肉都扭曲了起来。

  “这个劳什子烈焰刀王,倒真是有些门道。”陆羽心中一凛。
  依然没有出手。
  火狐继续出刀,两把开山刀好似螃蟹的两只大钳,要彻底把陆羽绞碎。
  陆羽左右搭在百子切的刀柄上,面临雪亮的、扑面而来的刀光,没有退让,上半身急速晃动,每每从间不容发的缝隙中避开火狐的刀。
  “有点门道!”
  火狐继续出刀,刀势更加暴虐,落劲却极轻。
  陆羽退开半步,左手仍是搭在刀柄上,没有拔刀,纯取守势。
  两把开山刀,在空中交织成一道十字闪电,迎头劈下。
  陆羽再退半步,堪堪避过,却已经被逼到了墙角。
  “看你这一下怎么躲!”
  火狐闷喝,第三刀瞬息而至,这一刀又是与前二刀不同,刀势轻灵飘逸,身随刀走,刀路似流水般蜿蜒不尽,源源无穷,一刀就似化做了千百刀,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旋劈而至。
  这看似轻灵的一刀,声势上却是如此刚猛。
  虚实之招全面爆发,就像是磨盘碾豆般往中心的陆羽挤压而去。
  陆羽避无可避,失去了所有转圜的空间。
  所以他没有再避。
  于不可思议之间,他跨前了一步。
  这一步,好像将自己主动送到了火狐两把开山刀的绞杀之下。
  刷——

  百子切骤然出刀,势若龙虎,雄姿勃发,隐有气吞山河之势。
  火狐大喝一声,也是全力两刀劈砍,用出了他所有的力量,精、神、气都达到颠峰状态。
  他有自信,这一刀,绝对能把陆羽直接给劈死!
  硬实力的差距,在这种纯粹的力量对决中,是任何技巧都无法弥补的。
  然后——
  他懵了。
  自己这一刀……

  竟然——竟然全击在空处!
  陆羽贯满的劲力一刀,刹那全然消失,刚才的作势竟然都是虚招!
  火狐全力的一刀劈空,再也把不住步子,往前多冲出半步,心叫不好——
  “黯然销魂者,唯离别矣。”
  陆羽蓦地一叹,百子切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破空而来,径直劈向火狐的天灵盖。
  这一刀,直接劈碎了火狐半边脑袋。

  佣兵界凶名赫赫的“烈焰刀王”,玩了一辈子刀,用刀杀了一辈子人,这次,却死在了别人的刀下。
  他并未立刻咽气,满脸怨毒和不甘地看着陆羽。
  想不通,死也想不通,自己那一刀,是怎么斩空的。
  “小爷就不告诉你,让你丫做鬼都不安生,还‘烈焰刀王’,在小爷面前装什么野兽,玩儿刀,老子才是祖宗。说你是双刀火鸡都是抬举你。”陆羽冷声道。
  火狐抽搐着、无比憋屈和愤怒的死去。
  陆羽却是剧烈咳嗽起来,突然就喷出一大口鲜血,瞬间面白如纸。
  刚才那一刀,他动用了“先天内劲”。

  武脉被他老子废掉,并不意味着他体内就没有先天内劲。
  物质不灭能量守恒是这个世界最基本的物理规则。
  曾经锻炼出来先天内劲,不会凭空消失。
  只是武脉断掉之后,没法用而已。
  他用“金针渡穴”手法的时候,其实也调用了一部分先天内劲,很微薄,用来杀人肯定不能,用来针灸勉强够用。

  因为武脉是断掉的,每调用一丝先天内劲,都容易伤到经脉,所以他不敢多用。
  因为一动用,他本来残破的任督二脉,就会彻底碎掉。
  原本一直希冀于能修复任督二脉,即便被逼到绝路,也不敢强行动用。
  但现在不同了,知道自己的任督二脉不可能被修复,以后他要修炼的是“四相帝脉”,那拼着动用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不了就是任督二脉彻底崩坏咯。
  不破不立,他现在不稀罕这玩意儿。
  这就是他这次敢来杀吴天南、最后的也是最强大的底牌。
  他有一次找回曾经自己的机会。
  那个自己,可是一个半步化境的武道小宗师。
  利用先天内劲,配合气势和刀意,给火狐造成他已经出刀的错觉,诱骗火狐出刀,接着趁着他刀势用老,一刀杀掉他。
  这就是他的算计。
  很险。

  但他赢了。
  只是任督二脉彻底崩坏,对他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伤,若依一般人,早就晕厥过去了。
  陆羽不是一般人,他有钢铁一般的意志。
  死死咬着牙,蜷缩在墙角,身体发抖着,豆粒大小的汗珠不断地从他额头浸透出来。
  此刻的他,承受着非人般的痛苦——经脉尽碎,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残酷最痛苦的折磨。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陆羽死死咬着牙,咔咔作响,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不能晕。不能倒。更加不能死。他要站起来,爬也要爬到北三区去,杀掉吴天南这条老狗!
  ”何叔,你先前问我小爷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我是个狠人,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陆羽咬着牙站了起来。
  身上全是汗液,基本上把衣服都浸透。
  脸色蜡黄,嘴唇皲裂,严重脱水。
  艰难地解下两层防弹衣,就拿着百子切、牛角弓和十二支鹰翎羽箭——这些他安身立命、不能舍弃的东西。
  那个叶青竹给他的火箭筒,起先是想扔掉的,想了想,还是带着了。
  突如其来的,他就是觉得,这玩意儿等下要帮他一个大忙。

  再说了,万一等下被去而复返的雪狼等人瓮中捉鳖,有这玩意儿,好歹也能高喊着“打你一炮”,雄赳赳气昂昂的死去不是?
  陆羽是个有强迫症的人。
  对于死亡依然有强迫症,也就是说,那怕是要死,他都一定要死得绚烂和拉轰。
  风一般的男子,烟花一般的男子。
  就该如此。

  轻装简行。
  一步两步,魔鬼的步伐。
  他缓慢又坚定地往北三区走去。
  吴天南在那里,他就必要去到那里。
  找到他,杀了他。
  为了生死未卜的吕奉先和叶青竹,也为了自己。

  从肉体上抹去一个自己讨厌的老狗,这是一件让他从里到外每一个细胞都会觉得愉悦和高-潮的事情。
  跌跌撞撞。
  陆羽闯进了北三区。
  偌大的一间办公室,空无一人。
  心里狐疑,仔细搜查,发现房间书桌后面却还有一个暗格,拨弄一番,顿时轰响连连,后面竟是别有洞天,连忙进去,去发现一个人呆在一间小屋子里。
  仔细一瞧,妈拉个巴子——吴天南!

  吴天南见到陆羽,起先有些紧张,瞳孔都微微缩小,却很快恢复镇定。
  他呆的可是安全屋,四周都是透明的防弹玻璃。
  “呵,吴总,呆在个乌龟壳子里干嘛,要不你把这壳子打开,咱俩好好联络下感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