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开发区升级保留后,另有一位很受伤的人,就是任芳芳了。组织部门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就把她的开发区党组成员给免了。但人们都明白,这是由于柯兴旺的倒台,真应了那句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她也再次请了长期病假,郝玉芳再次成了开发区财务股实际的负责人。
  对于王文祥和任芳芳的遭遇,好多人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奚落,揶揄这对曾经的苦命鸳鸯。
  和王文祥、任芳芳的境况完全相反,要文武这个办公室主任成了党组成员。借着这次开发区升格机会,享受到了正科级待遇。楚天齐知道,这是由于郑义平做了县委书记,知道要文武是自己的人,当然邹英涛帮了好话,徐敏霞也做了顺水人情。
  在刚刚过去的三个月,楚天齐被要求和外界断绝一切联系。只在刚去**市的时候和春节前,被允许和家里各通了一次话,用另外的一个合理理由让家里放心。所以,要文武和他讲的这些,他是第一次听到,免不了心生一些感叹。
  边上楼边回味着一些事情,楚天齐差点和对面来人撞在一起。他急忙抬头看去,发现是自己的老熟人,也可以说是曾经同病相怜的人——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武进忠。
  “小楚,你终于现身了。”武进忠拍着楚天齐肩头,低声调侃道,“我以为你到国务院上班了呢,现在该不会是哪个部委的司长吧?”
  看得出,武进忠状态很好。他脸色红*润,脑门发亮,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着,和柯兴旺当政时期简直判若两人。

  楚天齐一笑,也低声道:“武部长,看您的精神状态,岂止是一个司长,分明就是部级领导嘛!”
  听到楚天齐的话,武进忠“哈哈”一笑,点指着对方:“你呀,此部非彼部也。”然后话题一转,“小楚,郑书记刚才还问我你什么能回来,我正准备和你联系,你就来了。正好,咱们一块去见他。”说着,转身向楼上走去。
  跟在武进忠身后,楚天齐向五楼走去。他边走边想,一会儿究竟要和郑义平说什么,如果县委书记问起自己这三个月行踪,自己又该如何解释呢?对于这三个月的去向,自己可是被明确要求,不能向他人谈起的。
  楚天齐到**市的事,是武进忠通知的,武进忠可能也是县里唯一见过那份通知的人,只是不知道武副部长有没有向郑书记讲过此事。
  正准备向武进忠简单询问一下,不想书记办公室近在眼前,武进忠已经上前敲门了。楚天齐只好收拢了心神,紧紧跟在身后。
  “进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

  武进忠推开屋门,楚天齐跟在身后,走了进去。
  新的书记办公室还在五楼,但已不是柯兴旺用过的那间,布局也有所不同。这间办公室面积不甚大,陈设也很简单,但却透着威严和庄重。
  办公桌后,一个人抬起了头,正是将近半年未见的郑义平。郑义平精神状态不错,但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些,显见工作并不轻松。
  “书记,小楚来了。”武进忠先说了话,“我回办公室了。”
  郑义平点点头,武进忠走了出去,屋门轻轻关上了。

  上下打量了一番,郑义平点指着楚天齐,笑呵呵的说:“你小子终于现身了。”
  正月十八,本来是很平常的日子。要说稍微有点特别的话,也就是约定俗成的春节后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每年这个日子,人们到单位后,无非就是谈论一些假日期间的趣闻趣事,互相之间调侃一通,以做为一年工作开始的缓冲。
  但今年的正月十八,人们却多了一个话题,话题的中心就是楚天齐。在这些谈论者中间,就有楚天齐的老熟人,其中黄敬祖就是一位。
  早上,黄敬祖刚进办公室不久,正站在窗前随意向外张望,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楚天齐。对于这个人,黄敬祖太熟了,这四年中几乎就没断了和这小子的纠葛,他把对方看成了丧门星。这也是好多同僚的看法,在好多人的意识中,“楚天齐”和“丧门星”是划等号的。
  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这小子忽然失踪了。当时人们的说法千奇百怪、莫衷一是,就连黄敬祖也是狐疑不已。尽管不知道这个丧门星去向,但暂时清静了却是事实,黄敬祖一时很是高兴。尤其在丧门星刚失踪了一个来月,自己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副处实职,黄敬祖更是迷信的认为,如果丧门星不失踪的话,这件事可能还会存在变数。
  也不怪黄敬祖迷信,自从楚天齐到乡里那天起,就没少给自己惹麻烦,更没少触自己的霉头。黄敬祖在青牛峪经营了好多年,在乡里是大权在握,一手遮天。可楚天齐这个小年青,却让黄敬祖既丢丑,也栽过跟头,更是抓*住了黄敬祖的把柄。为此,黄敬祖这个堂堂的乡丨党丨委书记,却不得不违心的顺着对方,真是憋气又窝火。
  好不容易,楚天齐先是去了省委党校,后又彻底离开了乡里。尽管在县里那一段,两人也偶有碰面,但黄敬祖觉得两人没有交集,心里一块石头才算是落了地,自认为躲开了丧门星。他也暗暗决定“不去主动招惹姓楚的”。
  后来,楚天齐把石磊招聘到开发区,后又把要文武也弄到那里。当年关于石磊在乡里的事又被翻了出来,也牵扯到了黄敬祖和王晓英二人。黄敬祖认为这是楚天齐故意找自己的茬,要自己的难堪。否则,不会先弄来自己的一个“情敌”,又弄来一个“叛徒”。

  尽管楚天齐在找自己的麻烦,但黄敬祖还是不想和楚天齐直接开战,只想利用王文祥牵制并监督楚天齐。谁知那个老王根本就不是对手,渐渐的还向楚天齐服了软。
  最后,在王晓英的鼓动下,黄敬祖只好亲自上阵,抛出了“天宇速递”的事。自以为计划天衣无缝,却不想事情泄*了密,不但没有制住姓楚的,还被自以为已经消失的把柄弄个了狼狈不堪。到现在黄敬祖都不明白,王晓英差人偷出的那支录音笔,到底是被楚天齐掉了包,还是被偷窃的人做了手脚,反正上面什么内容也没有。尽管有些事情想不明白,但黄敬祖却意识到,以后绝对不惹楚天齐,否则麻烦无穷。

  真是老天开眼,楚天齐在十二月一日失踪了。一开始,黄敬祖还担心楚天齐很快露面,可是直到快过春节了,还是没有楚天齐的消息。黄敬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也认为那小子摊上事了,为此过了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
  谁曾想,消失了三个月,刚刚第一天正式上班,楚天齐却出现了,而且是堂而皇之、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政府大院。联想到现在的玉赤政坛现状,黄敬祖顿生一丝不好预感。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黄敬祖掐掉思绪,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喂”了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