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7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17 23:46:00
  ———————更新线———————
  我难以遏制自己的双手,慢慢朝后背那处最痒的地方伸去。
  “啊!”
  陈汉杰恶吼连连,怒叫道:“弘道,快解了我的穴道!快!痒!太痒了!”
  我一怔,陈汉杰又叫道:“不用解了,快,快杀了我!杀了我!替我报仇!啊——”
  陈汉杰这样一番狂吼,惊得我倒是猛然有些清醒。

  陈汉杰已经被我封住了穴道,双手双臂不能动弹,所以倒也不用管他身上如何如何的痒,反正他也没有办法去挠,无法伤害自己,倒是我自己,须得设法克制!不然一旦被引得动手挠痒,必定再也停不下来。
  忽然间,我心念一动,想起一些搁置许久的功夫来。
  六相全功,鼻相有“锁鼻功”,耳相有“隔音功”,身相有“绝触功”,顾名思义,锁鼻功是自行锁住呼吸,隔音功是自行闭塞耳朵,绝触功是自行断绝触觉。平时与人争斗的时候,人的眼力、听力、触觉都异常重要,即便不用眼,也要用耳,指、掌、拳、腿、脚更是要以触觉感知轻重力道,所以,一般只是在为了防毒或者下水的情况下会用到锁鼻功,而隔音功和绝触功却极少使用,但是这一次,似乎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了!

  日期:2017-02-17 23:50:00
  我把这三大功法全都施展出来,充耳不闻,入鼻不嗅,周身无觉,全当自己是个死人,只睁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万木春看。
  我要跟他耗!
  毕竟我痒他也痒,即便是他从小忍受,习惯了,我也未必不如他。
  这样的奇痒,我倒要看看他能坚持多久!
  而且,我就不信他能把自己浑身的皮给挠下来一层。
  只是那隔音功、锁鼻功、绝触功同属六相全功的“胎息境界”,很难同时施展起来,因为是强行隔断身体机能,难免三心二意,顾此失彼。
  但是,我捏着婆娑禅功的诀法,再来施展这三大功法,竟然也并不十分困难。
  不过,施展起来以后,我是不能走动了,但确实有效果,身上的痒,瞬间就轻得多了。
  经历过极痒的状况,一下子不怎么痒了,我便完全能忍受住。
  如此一来,我好整以暇,盯着万木春,看他双手上下的挠,浑身不住的扭,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日期:2017-02-17 23:51:00
  看了片刻,愈发觉得他是天底下最滑稽的人,我不觉笑了起来。
  我自己听不到自己的笑声,但是万木春是能够听到的,他扭过头来,看向我,见我无动于衷的坐在地上,盯着他笑,他不禁愕然。
  我的模样应该也不算狼狈,万木春却狼狈异常。
  一个施展邪术对付别人的人,自己却像是遭受了严重的摧残,这种邪术,真是天下第一好笑的邪术!
  我越笑越开心,也越来越放松,身上的痒,更是越来越轻。
  万木春看着我,先是错愕,然后惊诧,他伸手指着我,嘴里说着什么话,我听不到,也没想着去听,只是笑,他越说越快,越说越急,后来像是恼羞成怒了,突然快步朝我冲了过来。

  我心中大喜:“他终于抵受不住,乱了方寸,自己收功,这是要自寻死路了!”
  日期:2017-02-17 23:51:00
  眼见万木春冲到我跟前,跳将起来,伸手朝我天灵盖拍下,我立时停了隔音功、锁鼻功、绝触功,一拳“风吹云散”打出去,后发先至,正中万木春颈下,万木春“呕”的一声,扑倒在地上。
  那一刻,我真是觉得浑身轻松,简直有说不出来的舒泰。

  我走到万木春跟前,伸手抓他起来,冷冷道:“收了邪术,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万木春目中红光一动,嘴角淌着血,颤着手,还要捏诀,我手起一掌,道:“原招奉还。”也朝着他的天灵盖拍下。
  我不是要打死他,而是用真气逼入他的百会穴,然后一路向下,如摧枯拉朽般,将他周身经脉尽数摧毁!
  这是废人道行最厉害也最痛苦的手段了,被废之人以后连正常人都做不了,而是全身瘫痪,成为真真正正的废人。
  只因我恼恨他的本事太卑劣,太辱没人。
  日期:2017-02-17 23:56:00
  打完那一掌,我把他丢在了地上,回头去看陈汉杰,只见陈汉杰双目紧闭,歪在地上,嘴角也淌着血,像是死了一样,动也不动。
  我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探看,可喜他还有呼吸、脉搏,我掐着他人中,片刻间,他悠悠醒来,看了我一眼,又挤了挤眼睛,道:“你也死了?”

  我苦笑不得,道:“我没死,你也没死。”
  陈汉杰愣愣的,扭头看见万木春倒在地上,猛然惊喜,道:“你把这王八羔子给干掉了?!”
  我点了点头,道:“侥幸赢了。”
  陈汉杰大喜道:“我刚才痒的受不了,要咬舌自尽,他娘的,咬了一口,不省人事了,还以为自己死了,原来没死!”

  我道:“谁告诉你的咬舌能自尽?”
  陈汉杰道:“他奶奶的腿,都是来之前八哥跟我说的,说要是被俘虏了,不能当叛徒,得想办法自尽,其中有一招就是咬舌头,这不是坑人嘛!我这亲身体验,根本自尽不了!八哥,八哥,你起来……”
  日期:2017-02-17 23:56:00
  陈汉杰是个话唠,一旦没事,唠叨起来,没完没了。
  我连忙止住他,道:“小叔,不用我解你穴道了?”
  “啊?”陈汉杰一愣,随即骂道:“解啊!你个小兔崽子,我都忘了,我说我胳膊咋不能动了!快点!”

  我道:“还不如不跟你说。”
  伸手解了陈汉杰的穴道,陈汉杰站起来,跳了几下,狂喜道:“没病就是舒坦啊!”又跑到万木春身边,伸脚去踹,一边踹,一边骂道:“你他娘的还哄兴啊!害老子啊!你奶奶的!你大爷的!你八辈祖宗的……”
  “啊!”
  那万木春忽然狂吼一声,脸上的气色时黑时紫,青红不定,面皮渐渐塌陷,眼中的光彩缓缓散去……
  陈汉杰吃了一惊,看看我,我也看看他,他诧异道:“这,这货,我把他踢死了?”
  我也奇道:“好像是吧,可是怎么就踢死了呢,你用了多大的劲儿……”
  “他功力已经失去,全身的病都来了,自然挨不过一时三刻,也不须你们用太大的力气。”忽然有个清脆的嗓音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
  日期:2017-02-19 22:24:00
  ———————更新线———————
  “他功力已经失去,全身的病都来了,自然挨不过一时三刻,也不须你们用太大的力气。”忽然有个清脆的嗓音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

  那声音突然传来,我和陈汉杰都吃了一惊,急忙扭头去看,只见院子墙头上坐着一个身穿粉衣的女孩子,头发极长极密,用兰色手绢系着,扎了一个歪马尾,斜侧着搭在胸前,圆圆的脸,白净无瑕,一双眼睛弯弯的,如两轮新月,目光莹莹,嘴角上扬,像是在笑,但仔细一看,就知道她其实并没有笑。
  那女孩子耷拉着两条腿,一晃一晃的,嘴里说道:“我本来要通知他事情的,现在他死了,也正好省了。”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如此突兀的出现,我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我心中震惊万分,暗忖道:“她的本事必定在我之上……”
  我思量着先不动手,探探她的底细,陈汉杰已经骂道:“你是魔宫的妖女吧!八大幻领,你是哪个?!”

  那女孩子摇头道:“都不是。”
  陈汉杰愕然道:“什么都不是?”
  那女孩子道:“我不是妖女,我也不是幻领。”
  陈汉杰一愣,又骂道:“你少跟我打颤!你什么时候偷摸过来的?!”

  日期:2017-02-19 22:26:00
  那女孩子道:“我过来的时候,你刚咬破了舌头晕死过去,他坐着一动不动。”
  我心中猛然放松,原来他是我刚才在施展隔音功、锁鼻功、绝触功的时候才过来的,怪不得我捕捉不到她的动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