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0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狐,火狐……你们什么意思?”
  叶青岚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看着自己曾经的下属。

  “叶青岚,我们跟着你出生入死,好不容易赚点钱,你全部拿去资助那些个穷困山区的孩子,我们又不是红十字会,凭什么要拿自己的血汗钱去资助那些我们都不认识的人?”名叫“黑狐”的黑人说道。
  “不错,跟着吴先生,我们才会过得更好,叶青岚,其实大家都受够你的假慈悲了。你还真当自己是观世音菩萨?以前你实力最强,大家都不敢说你什么,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你受伤了,不把你废掉,弟兄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头?”烫着一头红发的“火狐”冷笑道。
  “可是……我做的一切,不是当初我们组建银狐佣兵团的时候,大家都有的想法么?”
  叶青岚脸色微白,咬着嘴唇,面色颓丧,自然是因为自己下属们的背叛。
  “叶青岚,人是会变得。十多岁时候的想法太天真太幼稚,你总不能要求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变。”又一个大汉冷声道。

  “我以为说过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叶青岚苦笑,看着最后一个身材高挑的白人女孩子,“灵狐,你也是这么想的么?”
  “大姐,对不起……”
  ‘灵狐’低下了自己的头。
  “还废话什么,废掉她!”
  雪狼冷冷一笑,挥了挥手。
  同行是冤家,这几年他的雪狼佣兵团可没少被银狐佣兵团抢生意,恨死叶青岚这臭娘们儿了,现在有一个收编整个银狐佣兵团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他可不会错过。
  顿时二十多个人围了上来,没有动枪,而是用的冷兵器。

  毕竟吴天南还在打叶青岚的主意,动枪的话,给打成血糊糊,岂不是大煞风景。
  叶青岚咬着牙,掣出猎刀,也不管强行动手会诱发蛇毒,顿时陷入刀光剑影之中。
  她实力确实强,被这么多人围攻,拼着挨了两刀,竟是强行拼出了一条生路,也不恋战,翻滚着就要逃走。
  “吴先生……这次要是放虎归山的话,这娘们儿养好了伤再找上门来,就不是那么好玩儿了。”
  “雪狼”唇角笑容冷峻,看着吴天南。

  “妈的,可惜了这么个骚娘们儿,杀了她!”
  吴天南挥了挥手。
  顿时十几把枪瞄准了叶青岚的背部。
  叶青岚六感敏锐,顿时就感觉到了,要是一两把枪,她肯定有信心躲过,但这么多枪交织成火力网,别说她了,陈青帝这种级数的人物在此,只怕也不敢硬抗。
  她苦笑一声,没想到她叶青岚竟是会死在这里。
  “姐姐,青岚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临死之前,她竟是想起了自己那个先前一直恨之入骨的姐姐。
  噗噗噗——
  枪火现,喷吐着火舌,交织成了火力网。
  叶青岚翻滚躲避着,本以为绝无幸理,但火力网竟是出现了一个天大的漏洞。
  “怎么回事儿?”
  她回过头来,却见“灵狐”斩杀了几个雪狼佣兵团的佣兵,接着就被集火打成了筛子。
  “大姐——快跑!”
  这是“灵狐”最后的声音。
  叶青岚眼泪突然就掉下来了,没有停留,转身就跑,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妈的,居然叫她跑掉了!都怪这个臭娘们儿!”
  吴天南脸色铁青,走到“灵狐”面前,踹着他的尸体泄愤。
  他怕叶青岚养好伤后,跑来报复他。

  “吴先生,你放心,这娘们儿刚才强行催动先天内劲,体内残留的蛇毒,只怕已经进入五脏六腑了,跑掉了也活不下来。”
  雪狼冷冷一笑,“吴先生,夜长梦多,您还是收拾一下,准备撤离吧。”
  吴天南点了点头,冷声道:“雪狼,你是懂规矩的,不像叶青岚这个臭娘们儿拿钱不办事,先送我出境,然后不惜一切代价,帮我杀掉陆羽,不只是他,还有苏倾城跟叶青竹一起干掉,老子要他跟他女人的命,给我儿子陪葬!”
  “吴先生,这个你放心,杀人是我的专业。”雪狼淡笑着点了点头。
  一家医疗条件堪比三甲的私立医院。
  三间特护病房,两间住的是人,赵有容和叶青竹,另外一间住的则是一条狗和一头鹰隼——吕奉先和武媚娘。
  “陆羽,这里的医疗条件不比长征医院差,尤其是外科,基本算是江海最好的,那位赵姑娘没什么大碍,外伤而已。叶小姐则有些不妙,但她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应该能够挺过来,就是——”

  走廊上,陆羽正在抽烟,一根皱巴巴的香烟,过滤嘴都黏在了嘴唇上,一拿下来就带走了一块死皮,疼得他微微皱眉。
  江依依则在跟他说明情况,有些欲言又止。
  “你直说。”陆羽沉声道。
  “你那条狗——情况很不妙。内出血太严重了。换做别的狗,早就已经死了,而且这里的医生再好也是医人的,没人敢给你的狗动手术。”江依依叹声道。
  “这里最好的外科医生是谁?”陆羽直接问道。
  “我给院长打电话,帮你叫过来。”
  不一会儿,院长带着一个带着眼镜的医生赶了过来。
  “陆羽,这是刘医生,整个江海最专业的外科医生。”江依依介绍道。
  陆羽没有废话,直接掏出一张支票,也就是从赵长生那里赢来的那一百万。
  “刘医生,这是一百万的不记名支票,帮我救活我的狗,你的。”
  “这……陆先生,只是一条狗而已。一百万……是不是太多了些?”

  刘医生明显有些激动。
  “这是我所有的钱。‘吕奉先’是一条狗,但它更是我弟弟,亲的。”
  陆羽强调。
  “我……我尽力。陆先生,给人动手术我做了不少,给狗做,还真的是第一次。”刘医生擦了把汗。

  “先谢谢您。”
  陆羽跟刘医生鞠了一躬,转身进了病房,看着‘吕奉先’,握紧了拳头。
  “弟弟,挺住,长白山的守山犬世代单传,可不能在你丫这里绝了种,你只要挺过来,以后哥哥天天大鱼大肉把你供着,再也不骂你是就会吃的夯货。”
  陆羽再次走出病房,背靠着走廊的墙壁,微暗的灯光中,眼眶泛红,突然就哭了出来。
  他反感医院这个地方,因为曾经在这里送走了他唯有的两个亲人,爷爷和娘亲,今天到医院来,算是破戒了,如果也要在这里送走‘吕奉先’的话——
  有些不敢想。

  他不是一个柔弱的人,也不是一个喜欢哭鼻子的人。
  爷爷死前跟他说过,男孩子是不可以哭的,他记住了这句话,从十三岁到现在就真的没有哭过。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悲凉感觉,手里夹着一根香烟,没有点燃,怎么也夹不稳,身体不可抑制发抖,突然就觉得很无助,像个什么都不懂就要面临死亡这个终极命题的孩子。
  江依依递了张纸巾给他,叹声道:“我一直以为你这样的人是不会哭的。”
  陆羽吐了口浊气,背靠着墙壁,苦笑道:“见笑了。”

  “多久没哭过了?”江依依问道。
  “八年,从我爷爷死到现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