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8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工作期间,对于一些人的关系网,不太清楚。现在已经解开好多,但还有谜团有待解开。楚天齐现在已经知道,王文祥是黄敬祖的人,但他们之间似乎又不像完全的那种上下级。孔方应该是冯志国的人,楚天齐曾看到孔方去了冯志国家里,那次孔方用照片陷害自己,应该就是被冯志国*保住了。任芳芳是柯兴旺的情*妇,这毋庸置疑,但这对狗男女如何结识,就不清楚了。刘大智抱了柯兴旺的大*腿,这是最明显的,否则刘大智当不了乡长。

  对于这些对手的事,有的了解的比较多,有的疑问就很大。比如,王晓英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没有任何政绩可言,但为什么升的那么快?如果真像陆勇说的那样,那她的靠山究竟是哪个市政府领导?还比如,陆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那天对方说的话,究竟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想着想着,楚天齐睡着了,还做了梦?他梦到了自己,梦到了宁俊琦,还梦到了好多人,也梦到了那把丢失的长命锁。
  楚天齐“失踪”几天后,那些关注他的人才知道,他请事假了,但究竟是什么事?去哪了?人们却不得而知。
  三月一日上午八点,玉赤县政府大院。

  人们或坐车,或骑车,或步行,纷纷进入这个暂别了两周多的大院,见面时还不忘说上一句“拜个晚年,过年好”。今天是农历正月十八,人们正式开始了春节长假后的上班之旅。
  按照规定,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每年春节放假七天,时间是从正月初一到初七。当然,在春节前几天,人们会偷偷溜出去,或是找个公事理由去办私事。单位领导一般都会睁一眼闭一眼默许了这种事情,并且在大年三十当天基本就事实上放假了。
  本来,正月初八是规定的正式上班时间,但多年来留下来一个惯例,即过了正月十五才算过完年。而且,还有一些人请假、补休,或是值班调休。所以,从正月初八到十七这十天,一般只有一小部分人轮流到单位,领导也是采取带班的形式轮着到单位。当然,人们办事一般也会避开这些天,没有太特殊的事一般不会上各单位的门。
  进入政府大院的人们,有的匆匆进入大楼,有的驻足闲谈几句。就连平日严肃有余的县委、政府领导们,似乎也多了一丝慈祥,而少了一些刻板,这可能也是春节假期和家人团聚的结果吧。
  忽然,在进入大院不多的行人中,人们发现了一个久违的身影。说是久违,其实时间也不是太长,只有三个月而已。但在这九十天中,人们却少了好多用以茶余饭后闲谈的素材。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去年十二月一日就“失踪”的楚天齐。

  从“失踪”那天算起,到今天整整三个月了。人们听说是楚天齐请了事假,还有人在组织部看到了他的请假条。但对于请假一说,人们却将信将疑,有说他犯事被有关部门带走,有说他躲到外地避祸,还有说他找后台靠山寻求帮助。总之,人们都认为楚天齐是遇上事了,遇上了他自己不能解决的事。
  对于楚天齐的“失踪”,人们议论了十来天,渐渐就归于了沉寂,仿佛玉赤官场没有出现这么一个人似的。但好多人心里可都惦记着这个人,都想知道他究竟去哪了,又什么时候会出现在众人面前。
  楚天齐刚一进院,就发现好多人驻足那里,把目光投向自己,想要从自己身上发现点什么。
  对于这些人,不说是很熟悉吧,但彼此都脸熟,有的人和他打招呼,他就会回应一句“过年好”或是“你好”。对于别人询问自己近一段动向,他就以“请假处理一些事情”为由进行应对。有的人即使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楚天齐也会向对方投去一个微笑。
  在众人注视中,楚天齐绕过政府楼向后院走去。有好事的人在他身后悄悄跟着,发现他径直走向县委楼,此时才恍然大悟,他是找楼里的老大去了。

  这些人的猜测不错,楚天齐就是到县委办公楼去找县委书记,但此书记非彼书记,现在的县委书记已经不姓柯,而是姓郑了。
  身后有人跟着,楚天齐心知肚明,但并没有戳穿对方,而是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向已近百日未到的地方。
  楚天齐是前天从**市回来的,当时他坐火车到玉赤县后,就又径直坐班车回了家里。听闻楚天齐回来的消息后,要文武昨天专程到了柳林堡村,和楚天齐讲了这三个月发生的好多事情。
  从要文武口中,楚天齐得知,去年十二月上旬,也就是自己刚走了一周左右,郑义平就从**市学习归来。在郑义平回到玉赤县后,以李卫民和董建设为首的两派就正式全面交锋了。经过一个多月看不到硝烟的“刀光剑影”,两派互有胜负,但整体是李卫民一系占了上风。玉赤县做为两派摊牌的导火索,自然不能置身事外,少不了被当做交换的砝码,成为李系大丰收的一个地方。
  在要文武的讲述中,楚天齐知道好多的董系人马被踢走,换上了李系或是其它非董系的人。对于好多人的走与来,楚天齐并不关心,他只记住了和自己相关的几个人。
  这次人员更替,在春节前告一段落。其中,原县委书记柯兴旺调任市人大常委会,做了人大教科文卫主任委员,实际上就是享受正处级待遇的闲职。即使这样,也还是董建设尽力保着的结果,否则至少要背上一个处分并被降职。
  随着柯兴旺被调离,郑义平立刻被任命为**玉赤县委书记,并从省里下派了一名处长出任玉赤县长。徐敏霞的升职之路因此受阻,依然还是担任原职务,可想她心中肯定是颇多遗憾和不甘。
  在县委书记和县长纷纷易人后,其余的县领导倒是没有大动,只有黄敬祖成了副县长,成了真正的副处实职,算是了却了黄敬祖的一个愿望。当然,个别科局也有部分变动,比如雷鹏,就成了玉赤县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同时还兼任着刑警队长。

  另外,去年参与武力围攻楚天齐的好多人,也被调离或降职。虽然给出的原因不尽相同,尤其都避开了“围攻”的事,但人们都心知肚明,肯定跟那事脱不开干系。其中,县检察长张明被降职调离,到尚礼县检察院做了一名副职。贺东辉因为经济问题,被纪委部门查办,估计最后也得被判个三、五年。其余参与的一些小头目,也受到了处分或调职。但有一人却仍在原位,那就是县财政局局长孔嵘,虽然他是柯兴旺真正的军师,不过并没有出现在围攻现场,也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再加上董建设力保,这才安然无恙。

  元旦前,玉赤县开发区通过了市里的评定验收,得以保留,成为了副县级开发区。开发区人员升格的方案已经层层上报,听说很快就会批复。用不了多久,冯俊飞就会成为副处级,就会圆满完成“成功摘桃子”的案例,开发区副职也会升为正科。各股、室会“股变局”,部门负责人也会由股级升为副科,相应的基层人员也会升半格。
  开发区得以升级保留,看似皆大欢喜,但也不尽然,有人就在升格中没有得到实惠,甚至还很受伤。其中一位就是王文祥,他就什么也没捞着。王文祥原本就是正科待遇,但现在按职务仍只能还是正科,虽然他也曾极力奔走,但结果仍是没能如愿。
  日期:2017-02-21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