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1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他兴致颇高的样子,华子建也是欣然接受,不过听李云中说要自己评点他的作品,心下便就有些忐忑了。心想,就自己那两下子三脚猫的功夫,不是会很轻易地就露馅了吗?可是,事已至此,局势至此,也只有硬着点头皮上了,不过,华子建还是对自己的随机应变能力颇为自信的,呵呵。
  随李云中到他的书房,只见房内陈设古朴典雅,一派书香气息,一张宽大的红木书桌和几把高背的红木靠椅,然后在这桌椅的后面,是一排四个高大气派的红木书橱,里面码放着整整齐齐的各类图书。
  这时李云中指着墙壁上悬挂着的几个书法条幅笑道:“你看,这就是我最近写的几幅字,你给看看评评。”
  华子建也笑着道:“其实,我对于书法,真的只是业余的很,要说评点,那是绝对不敢的,我也就是欣赏欣赏吧。”
  李云中说:“俗话说,兼听则明,兼收并蓄,无论做什么事,多听听各方面的看法和意见,总是有好处的,所以,在这方面来说,也本无对错之分,一家之言,一种看法,总是会有所裨益的嘛,说说看,我正洗耳恭听着呢!”
  在这种情势之下,华子建只好装模作样地对着墙壁上的那几幅书法条幅仔细赏览了一番,发觉虽然每一幅所写字体都不一样,有草书,有楷书,有行书,有隶书,但隶书和楷书,明显是临帖模仿之作,而草书和行书,却是见了很深的功力,尤其是行书,无论从架构、笔画、力道、气度等方面来说,都是颇有一点看头的,而且,这行书,华子建愈看,愈觉得像某个人的字,是的,对了,颇有苏轼苏东坡的字的韵味呢!

  华子建年轻的时候,还没有做秋紫云秘书那几年,坐在柳林市秘书科里整日无所事事混日子之际,因为单位头儿们大都是附庸风雅爱好书法之辈,华子建便也没事练练书法,一方面打发时间,一方面也期与头儿有朝一日能有一点“共同语言”,于是就经常临摹苏东坡的帖子,当时,华子建是很练了一阵子的,足有大半年吧,可惜,后来忙起来了,无暇再练字了,另一方面也觉得无需再要通过练字去和原来的秘书科科长寻找“共同语言”了,新科长的字写得比中学生的字还丑,自己若整天炫耀自己的字,说不定倒会引起他的反感了。

  在后来,华子建就做了秋紫云的秘书了,这就更不用看科长的眼色,于是,练字这码事,就此这么搁置下来了。
  在后来,官越做越大,人越来越忙,时间越来越少,心思越来越多,就更不可能再有那份伏案练字沉湎于书香墨香的心境了,但底子还是有一点的吧,而且,虽时隔多年,对苏东坡的字,还是有一份亲切感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熟悉感的,还是有感觉的。
  当下,华子建觉得,与其一通乱捧,还不如有针对性地一语中的。胡乱捧他一通,李云中未必就高兴,他反而可能觉得自己在敷衍了事,并且没什么真才实学;实话实说,一方面,也显出自己的“学识”,呵呵,让他也不至于太轻视于自己,另一方面,像他这种人,指出他的不足,再对他好的方面加以夸赞,他会觉得自己的赞赏是由衷的,他反而会觉得高兴。
  于是,华子建在对朱挂在墙壁上的各个条幅逐个仔细看过之后,约摸十分钟左右时间,华子建开口了。
  为什么是十分钟左右呢?不多,也不少。多了,李云中会不耐烦的;少了,李云中会觉得自己是走马观花,不认真。

  华子建说:“李书记,我就直说了哦?”
  李云中哈哈一笑:“畅所欲言,直抒胸臆,我就喜欢听真话的嘛,那些吹捧之词,就不要说了。”
  华子建笑道:“不是吹捧,我也是胡乱说说,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有说的不好的地方,李书记也不要见怪,首先,这两幅,这一幅楷书和这一幅隶书,我觉得水平高是高,但还没有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临帖模仿气息太过浓厚,而这幅草书,就好多了,功力就显露出来了,再到这幅行书,更是大见功力,这每个字自成一个个体,但通篇,又字字互相联系,气息相通,韵味互融,犹如行云流水一般,更难得的是。。。。。。”

  说到这里,华子建故意停顿了下来。
  李云中眯起眼问道:“更难得的是什么呢?”
  “更难得的是,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我的感觉,这幅字,很有东坡字的遗风啊!不知道我的这种感觉对不对啊?”
  李云中笑道:“好啊,果然是有眼力和真才实学的嘛!不瞒你说,这几幅字,我让很多人看过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只是一味地胡乱吹捧一通而已,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俗话说字如其人,说是看一个人写的字,也可以看出一点这个人的性格品性来,我看哪,也可以说,看字知人嘛,看一个人如何看字品字,也是可以看出这个人的性格品性的呢,许多人,不懂字就说自己不懂嘛,何必不懂装懂呢?有的人,也许看出了一点孰优孰劣,但却不说,而是一味吹捧赞扬,什么好听说什么,这样的人,也是要不得的哦!还是子建同志好啊,直抒胸臆,好,我喜欢!”说道高兴处,李云中竟然还在华子建的肩上拍了拍呢。

  不过,听了李云中这一番话,虽然表面上华子建的脸上仍是笑意盈然,但是心里却是凉了一下子的,华子建心想:这只老狐狸,我今天差点着了他的道儿呢!看来,他是故意将那两幅楷书和隶书写得差一点的,否则,以他的行书的功力,那两幅字也绝不会差到哪里去。他是故意以此来试人呢!
  呵呵,看来自己今天运气不错呢。自己今天的表现,都还是可圈可点,都还颇为迎合李云中的心意。
  这时,只听李云中又说道:“老实说吧,我对于东坡的字是颇为喜爱的,也是颇下了一番功夫的,但是,觉得东坡的字,虽然看上去简单易学,可是真要是练起来,却又困难重重,一笔一划,都自称风格啊。”
  华子建附和道:“是啊是啊,从这幅字可以看得出,李书记是狠下了一番功夫做了一番研究的。”
  “好,咱坐下来慢慢说,小张啊,给泡点茶过来吧。”李云中说着,示意华子建在旁边的一张竹藤椅上坐了下来。
  外面的保姆小张听到他的喊,在屋外应了一声,随即片刻之后端了两盏茶送了过来。
  李云中自己则在书桌后面的那张红木高背椅上坐了下来。
  两人这一聊就是好长的时间,好在外面江可蕊是知道华子建有事情的,也不来打扰,坐在客厅里逗着柯小紫的儿子玩,这里华子建才慢慢的把话题说到了出国考察的事情上。
  日期:2016-04-15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