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9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陆羽笑了笑,“散会。”
  陆羽走后。
  众人并未离场,而是都坐在椅子上,议论纷纷。
  这苏氏,算是彻底变天。
  苏氏三兄弟彻底被打落尘埃,陆羽就此上位,他们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李思齐笑了笑,敲了敲桌子:“小陆、陆哥、陆总……啧啧,有意思,诸位,依我看,咱以后还是个统一个称谓的好。”
  “李哥,您是夏总嫡系,现在肯定也是陆总嫡系,您说说,该叫什么好?”
  “对呀,李哥,您现在可是天子近臣,可得给哥几个递个点子。”
  其他人连忙问道。
  “这位小爷跟苏氏兄弟不同,不喜欢别人拍马屁,喜欢做实事的人,我老李就跟大家说几句掏心窝的话,哥几个那溜须拍马的做派,还是收起来的好,好好做人,踏实做事,这位小爷也不会故意给你们小鞋穿。”李思齐正色道。

  “李哥,您说得对。”
  “李哥,那这称谓……是统一叫陆总还是?”
  “咱江海道上,都叫他小爷,这称呼不错,有气势,不过咱毕竟不是混黑的,也不能跟着叫不是,依我看,还是两个字,但不能叫陆总。”李思齐笑道。
  “李哥,那叫什么?”
  “少帅。”

  外面。
  陆羽笑道:“唐叔,吃了没,要不一起吃点?”
  唐正德摇摇头,直接说道:“你小子也学会酒桌交际这一套假把式了?咱叔侄两个不用讲究这个。这次算是在苏氏上位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什么感觉?”
  “叔,听套话还是真话?”
  “都听听。”唐正德笑道。
  “套话,那就是侄子我惶恐呀,高处不胜寒……”陆羽嘿嘿笑道。
  “扯犊子。”唐正德笑骂,“真话。”
  “爽,倍儿爽。叔,咱这以后是不是也算个成功人士了?”陆羽眨巴着眼,无比严肃。
  “这话我爱听。人生得意须尽欢。小陆,你要是做我唐正德女婿,你还可以变得更成功。苏少商这狗犊子眼瞎,净给你小鞋穿,你唐叔我可不会。”唐正德浅笑道。
  陆羽嘿嘿一笑,憨厚,露出两排大白牙。
  唐正德白了他一眼:“得勒,你小子,过了这村还没这店了,以后你求老子把女儿嫁给你我都不干。”
  “叔,萌萌休学的事儿,跟你讲过没?”陆羽小心翼翼地问道。
  唐正德点点头,说道:“这丫头,出去走走也好,要不还留在这里干嘛,看你小子秀恩爱呀……你还笑,信不信我抽你?”

  “叔,那还是算了。我这人防御比较高,怕您手疼。”
  “滚吧,不用送我了。我还得赶回山西。另外——”唐正德眯着眼,“小陆,你在苏氏哪怕有我跟老太爷支持,根基也太浅,连个说掏心窝话的人都没有。依我看,夏晚秋这女人,你还是得留住,别怕别人传闲话,你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陆羽点了点头。
  唐正德走后,陆羽连忙掏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所幸给接了。
  他连忙问道:“姐,您这是去哪儿了?没你我可不行呀。”
  陆羽是在天台找到夏晚秋的,带着蛤蟆镜,抱着手臂,风拂动发丝,纠缠在一起,她手里不清不淡夹着一根香烟,站在高处看风景,女王范儿十足。
  “姐,你要为苏少商那瘪犊子殉情,你死都不带看你一眼的。”陆羽走了过去,脱下自己外套,披在了她肩膀上。
  “为他殉情?”夏晚秋取下蛤蟆镜,白了他一眼,“当你姐我是傻-逼?”
  陆羽嘿嘿一笑。

  “瞧你这嘚瑟模样,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看来你是打了个大胜仗。”夏晚秋唇角微翘。
  陆羽点点头,“姐,不是早跟你说过么,一头吃肉的狼,为什么会怕一群吃草的羊?我把獠牙藏起来,他们也不能真拿我当灰太狼。一群心比天高命必纸薄的货,说实话,我还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不错,姐看上的男人,就是要有这样的霸气,得有一腔的山河锦绣。可惜咯,我是看不到你小子飞扬跋扈一飞冲天了。”
  夏晚秋浅笑,风情万种,扔掉手里烟头,用高跟鞋碾熄,又掏出两只,都塞进嘴里点上了,递了一根给陆羽,陆羽接过,吸了一口,第一次跟夏晚秋并排站着,也第一次心里不怵。
  “姐,真要走?”
  “你是个聪明人,所有的聪明都藏在了肚子里不给别人看,所以你是绝顶聪明,一肚子坏水儿说得就是你这种人。这才小半年吧,整个苏氏就是你说了算,我何止是低估了你,简直是压根儿没看明白你。”

  夏晚秋叹了口气,“弟弟,其实我觉得太早了一些。你爬起来的太容易了。我怕你兜不住。”
  “一个男人在一无所有的对这个社会要抱有三分敬畏,功成名就的时候,则应该抱有一分慈悲。前者自然难得,后者就更加可贵。权势名利酒色财气,那是真能腐蚀一个人内心的。我这几年见过太多天赋秉异的年轻人被腐蚀了。要做你就做汉高祖,别学楚霸王。”
  听着夏晚秋掏心窝子的话,陆羽连忙点头。
  “姐,那你就更不能走了。你就这么抛下我不管,我指不定就膨胀了浮夸了,真兜不住怎么办?”

  “夏晚秋,你不能忽悠我,你答应过我以后得护着我,不准别人欺负我。”
  夏晚秋嗔了他一眼。
  “男人的这张嘴呀——我夏晚秋是吃过一次亏的人,信你才有鬼。你们男人才信言出必践这一套,我就是个小女人,就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了,怎么滴吧。”
  “姐,咱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你这不是唯物主义的辩证法。”陆羽苦笑。

  心里嘀咕,看来苏少商对她的伤害,远比他以为的还要大得多。
  也对,十年夫妻,哪怕没有爱情也有亲情。
  “那我问你,我对你有那么重要么?”夏晚秋直勾勾看着他。
  “有啊。你是我姐,你不重要谁重要?”

  “跟她比呢?”夏晚秋突然问道。
  陆羽沉默了,大口大口抽着烟。
  辛辣醇厚的苏烟,刺激着肺叶。
  “算了,不难为你。”夏晚秋叹了口气,“陆羽,其实跟你没关系的。我就是想出去散散心了。”
  “打算走多久,还会不会回来?”
  “不知道。”夏晚秋吐了个烟圈,往前走了一步,再往前一步就是百丈深渊,陆羽连忙也跨前一步。
  “干嘛?还真以为我会想不开跳楼么。”夏晚秋没好气道。
  “不是,风大。怕把你吹下去。”陆羽舔着脸。
  夏晚秋看着下面的风景。
  车辆穿梭,如一个一个火材盒,很小很小的那种小,人就更小了,就像是一个个攒动的蚂蚁。
  “陆羽,你看这座城市,多大。五千万的常住人口,亚洲第一大城市。没来之前,我一直都幻想着大城市该是什么样,是比村子大一千倍还是比镇子大一百倍。真到了才知道自己原来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夏晚秋自顾自说着,大概下午三点钟的太阳,光线金黄,洒在她明媚的脸上,镀上了一层微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