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9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都不说话,那我说吧。”
  唐正德眯着眼说道:“我这人书读的少,不太会说话,所以我只三句。”
  “第一句,我叫唐正德。第二句,陆羽说得话就是我要说的。第三句,张胖子你这驴日的怂货别在老子面前装逼,要不老子扇你俩儿耳刮子。我说完了。”
  倒吸凉气。
  在场所有人,表情全都十分古怪。
  好一个下马威。
  张大标干笑一声:“唐……唐哥,您说得什么话,我张胖子再能装也不敢在您老哥面前装呀。”
  这世上能让他张胖子一见就怂的人不多,唐正德绝对算一个。
  大家都是干煤矿的,唐正德就是行业的翘楚,他张大标的老大哥。
  08年山西那么大一场风暴,张大标能撑下来,靠的就是唐正德施以援手,他张胖子得记情。

  他张胖子想不记情也不能,08年过后,权金矿业可是靠着大唐集团注资才活下来的,大唐集团现在都还捏着权金矿业的命脉。
  一个人,再怎么拽,怎么牛叉,被人捏着命根子,也拽不起来,牛叉不起来。
  张大标在唐正德面前,就是那个被捏住命根子的人。
  “所以呢?”唐正德冷声道。
  “唐哥,弟弟我那是真不知道您跟陆少还有这层关系,唐哥您说,要我张胖子怎么做您这口气才能舒坦?”张大标干笑道。
  “老子不管你跟陈琅琊和苏少商达成了什么协议,这事儿你就别再参合了,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中不?”唐正德眯着眼问道。
  “中,肯定中。”张大标跟唐正德鞠了一躬,也不管陈琅琊跟苏少商,起身便走。
  老鼠遇到猫,兔子碰到老鹰,那就得怂,就得绥。
  整个会议室氛围变得更加诡了,一众高管董事面面相觑。
  苏少商和陈琅琊最大的依仗就是张大标,现在张大标直接叛变跑路,所谓依仗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黑色幽默。
  这个世界上还是聪明人居多的。
  “我同意老太爷的决定,撤销苏少商执行总裁的职位。”
  “我也提议。”

  “复议。”
  “我也复议!”
  颇有排山倒海之势。
  苏少商颓丧的跌坐在椅子上,知道大势已去。
  “苏少商,你觉得还需要看董事会投票表决么?”陆羽淡声问道。
  苏少商脸色阴沉地可怕,死死捏着拳头,摇了摇头,冷声道:“我苏少商主动请辞,辞去苏氏集团执行总裁的职位。”
  从未有过的颓丧和失落。

  多年经营,弹指间灰飞烟灭,化为乌有。
  所有的所有——
  都是眼前这个叫陆羽的年轻人带给他的。
  一个他一直不拿正眼瞧的草芥贱民。
  一个本来可以成为他的乘龙快婿、带给他强大助力的年轻人。

  心里不后悔那是假的。
  但这世界上,又哪里有后悔药可以卖?
  他跟陆羽,矛盾早就彻底激化,再也不可能翁婿和谐。
  “苏少商,你想的不错,你太卑鄙了,我羞于于你为伍。所以我不会跟你和解。我以后是倾城的丈夫,但绝对不会是你的女婿。我还会叫倾城跟你断绝父女关系,别怀疑我的能力,我说到就能做到。”陆羽冷声道。
  “你……”苏少商声音在发抖,身体在发抖。
  “因为我觉得倾城这么好的女儿,你不配拥有。”陆羽冷冷一笑,“苏先生,不知道你读过三国演义没有?”

  “你什么意思?”苏少商咬着牙道。
  “有句话想送给你,周郎定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我觉得太适合你了。”陆羽淡声道。
  “你他妈——”
  养气功夫如苏少商,也再憋不住,直接就爆了粗口。

  赔了夫人,是指他失去了夏晚秋。
  又折兵,指的是他失去了在苏氏无数年苦心孤诣的经营。
  如何不恨?
  如何不怒?
  “噗——”
  情绪激荡,苏少一口血喷出来,直接晕厥。
  毛病跟老太爷一样,急性心肌梗死。
  陆羽冷眼看着,心里没有一丁点怜悯同情,冷声道:“人先拖出去,免得妨碍我们开会。顺便打电话叫救护车。”
  他是医者,当然可以现在就救苏少商。
  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以德报怨?
  扯犊子吧。
  他陆羽有菩萨心肠,但不会用在苏少商这种不折不扣的小人身上。
  他平生所求,就是念头通达四个字。
  如何念头通达?
  恩怨分明。
  以恩报德,以直报怨。
  夏晚秋对他好,苏少商对夏晚秋不好,他就不会对苏少商好。
  很快就有人进来,将大势已去的苏少商背了出来,联系救护车去了。
  还剩下三人。
  苏少邦、苏少安以及陈琅琊。

  一个一个来,一个都不能少,一个也别想逃。
  陆羽先盯着苏氏兄弟,冷声道:“二叔,三叔。按照赌约,马上要筹建的新公司,将跟你们苏家旁系没有一丁点关系。准备把你们手里账目什么的交接一下吧。”
  “我会叫最专业的会计团队来查你们的账务,少了一分你们就准备去中-纪-委喝茶,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或者说危言耸听,我认识李景略,你们知道李景略吧,江海纪委一把手。”
  说到此处,陆羽笑得愈发温润:“两位叔叔,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们应该没有那么伟大的节操,身在高位多年,却廉洁奉公不以权谋私。以前没人敢查你们,现在我敢,我一外来户,在苏氏一无根基二无派系,压根儿就不怕得罪人。所以——你们的下场会很感人。”

  苏少邦和苏少安面面相觑,眼里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春风得意,只剩下无法言喻的惶恐。
  查账?
  他们手底下公司的账目早就是一团乱麻。
  这些年蝇营狗苟,不知道贪污了多少。
  且大多数都被他们挥霍掉了。
  名车、豪宅、漂亮的娘们儿。
  这些可都是烧钱的东西。
  陆羽要是真查他们的账目,不就是把他们绝路上逼么?

  怂了。
  两人彻底怂了。
  啪地两声。
  直接跪在了地上,开始狂扇自己的耳光。

  “陆少,我们错了!”
  “您大人有大量,就饶我们一次吧。”
  两人跪在地上,谦卑如两条老狗。
  “是错是对,还是等账查完了再说吧。至于大人大量——我二师兄叫李凤年,他的墓志铭上面有这么这么一句话,小心小眼小肺小猫小狗小人不是善种好汉,许多人都在背后说我是李凤年第二,我虽然不怎么认同,但这方面我跟我二师兄还真挺相似。我不是大人,我是个小人。我没有大量,我心眼只有针尖那么小。饶了你们、咱能别逗么?”
  陆羽冷笑。
  “如果现在胜利者是你们,你们会把老子如丧家之犬一样赶出苏氏,你们会怜悯我还是同情我?你们在跟张大标这死胖子**陷害我夏姨的时候,我就不打算放过你们。”
  陆羽语气冰寒,没有一丝人味。
  苏少商算是小人,而这哥俩比小人还不堪,简直就是畜生。

  人为什么要跟畜生讲道义?
  “爸爸,我们错了,您求求陆少,饶我们这一次吧。”
  “爸爸,求求您么,我们不想坐牢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