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9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贱人,闭嘴。”苏少商脸色阴沉的可怕。
  “逆子,你再凶小夏一句试试?没有小夏,你名下产业撑得起来?老子怎么就生的出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老太爷气得吹鼻子瞪眼。
  “你……你骂我什么?”夏晚秋脸色发白。
  “骂你贱人。”苏少商冷冷一笑,“夏晚秋,我可真是没想到呀,你竟然是如此水性杨花的女人,给老子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爸爸,你先别忙着帮这个女人跟陆羽说话,我这里有几张照片,大家伙儿还是先看看吧。”
  他说着,甩出了一叠照片在会议桌上。
  众人拿起来,看了几眼,顿时就炸锅了。
  老太爷也拿过一张,顿时脸色大变。
  嗫嚅道:“这……这怎么可能?”
  照片是偷拍的。
  是陆羽抱着烂醉如泥的夏晚秋进入一家酒店的场景。
  两人开得是一间房,第二天,也是一起出酒店的。
  这意味着什么,基本上稍微联想一下,就能勾勒出一个很容易让人想歪的故事。

  “本来家丑不可外扬,但我今天也不怕丢人了。就是要让大家都看看,你夏晚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而你这狗东西——”
  苏少商指着陆羽,“又是个什么样的货色。陆羽,你可以呀。连自己的丈母娘都敢打主意,你给老子说说,我苏少商凭什么把女儿嫁给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杂种?”
  偌大的会议室,顿时人声鼎沸,全都讨论起来。
  夏晚秋脸色惨白,咬着嘴唇,怒声道:“苏少商!你胡说八道什么?”

  “胡说八道?”苏少商走到夏晚秋面前,“这些照片难道是假的?你怎么跟我解释?”
  夏晚秋身心俱凉。
  “说不出话了吧?”苏少商冷冷一笑,“贱人!”
  他一巴掌就扇向夏晚秋,然而并没有打实在,陆羽及时握住了他的手,冷声道:“苏少商,你有种打她一下试试?”
  苏少商挣脱了陆羽的手,表情愈发阴冷。

  “好,很好。果然是奸-夫-淫-妇。”
  他冷笑道:“诸位,我苏某人自己家门不幸,让大家见笑了,今天我提议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收回我给夏晚秋这个女人在苏氏的所有任命,打今儿起,我跟夏晚秋这个贱女人,再没有夫妻关系。至于陆羽这个狗东西,当然是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了。”
  沉默。
  便是老太爷也脸色难看,说不出话来。
  陆羽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事儿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没想到有人能偷拍到那晚他带夏晚秋去酒店的照片。
  虽然那晚确实没发生什么,但这事儿,压根就没法解释。
  “哈哈,笑死我了。大哥,虽然咱们兄弟跟你有矛盾,但我们毕竟还是亲兄弟,这事儿我支持你,好一对狗男女,这是想要里应外合吞掉我苏氏家业。”苏少邦冷笑道。
  “对,大哥,夏晚秋这个女人,平日里假清高,没想到竟是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我支持你跟她离婚。我给你介绍最好的律师,保管让这女人一分钱也别想从大哥你手里拿走。”苏少安也说道。
  没了夏晚秋,苏少商这病痨鬼绝对支撑不了那么繁重的工作,长久来看,这对他们苏氏旁系绝对大有好处的。
  所以他们果断地站出来支持苏少商。
  “一堆蝇营狗苟的货。得嘞,夏姨,咱还真被当成狗男女了。我看这苏氏还真没必要待下去了。”
  陆羽摇了摇头,跟老太爷说道:“老太爷,这事儿我也没法跟你解释,但绝对跟他们说得不一样。你要不信,我也没法可说。”
  陆羽说着,起身就要走。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至于苏少商和陈琅琊,他陆羽发誓,早晚会让他付出代价。

  “陆羽,停下。”夏晚秋冷声道。
  陆羽回头看着她。
  “贱人,你还想说什么?”苏少商骂道。
  “苏少商,我答应跟你离婚。你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要。但我夏晚秋临走前要跟大家说清楚一件事情。”她冷声笑道。
  “说什么?说你跟陆羽这狗东西是怎么勾搭在一起的?”苏少商冷笑道。
  夏晚秋直接脱下外套,在众人不解目光中,直接挽起了袖子,上面清晰的留着一个红点。
  “苏少商,难道你忘了么,我们家里传统,一直有给未婚女子点守宫砂的习惯。”

  她冷眼看着苏少商,环视一周,“这就是我夏晚秋的守宫砂。”
  突然就安静了。
  守宫砂——
  那不是意味着夏晚秋还是处子?
  那他跟陆羽压根儿就不可能通奸呀。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夏晚秋跟苏少商结婚十年了,居然还是个雏儿。
  那岂不是意味着——
  苏少商那方面……不行?
  还是有反应快的人,会议室里响起了极为压抑的笑声。
  苏少商顿时脸色一变。
  夏晚秋的守宫砂——居然还在!
  “苏少商,作为男人,你真的很让我看不起。你不行也就罢了,这些我都可以默默承受。但你居然连自己的妻子都不信,你自己摸着良心想想,这么些年,我为你付出了多少?又从你那里得到了多少?”夏晚秋冷笑。
  “这……晚秋……我……”
  苏少商嗫嚅着。
  无来由,竟是有些心慌。
  就像有什么最宝贵的东西,就这么从他生命中、指缝间溜走了,再来找不回来。

  “苏少商,你让我很失望。我记得当年我初来江海,一无所有,认识的男人个个都在觊觎我的身体,是你站在了我身旁,替我遮风挡雨。”
  “你那时候就已经不行了,但我还是答应嫁给你。我也早就决定,哪怕做一辈子的石女,也不会给你戴绿帽子,背叛你。我跟你结婚十年了,这十年我都做到了。作为一个生理完全正常的女人,谁敢说一句我夏晚秋对不起你了?”
  “而你——你又是怎么回报我的?你单凭几张说不定是合成的照片,就怀疑你的妻子,一直在帮你打理产业,每天睡眠时间不足五个小时的妻子。一口一个贱人,呵呵,我倒是想问问,咱俩到底谁是贱人?”
  夏晚秋丹凤眼微眯着,眼里是浓浓的失望。
  “晚秋……你、你听我解释!”苏少商结巴道。
  “苏少商,我们完了。同样都是男人,你离陆羽差得太远了。我夏晚秋就把话说在这里了,以后我要是找男人,我还真就找他了,给他当情人当姘头我都干得出来,不过那是在我们离婚之后,谁他妈敢说我一句长短?”
  她冷冷一笑,拂袖便走。

  “夏姨——等等,要走咱一起走得了。”陆羽连忙叫住她。
  “陆羽,我呆不下去了。但你得留下来。为了帮夏姨出这口窝囊气,也为了你跟倾城的婚事,你赖也得赖在这里,你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委屈,好不容易才拼到手的东西,凭什么让给别人?”夏晚秋冷声道。
  陆羽怔怔一会儿,点了点头,没再多言,坐了下来。
  夏晚秋走了,陆羽留下。
  会议室里,氛围变得极为古怪。
  不少人目光都集中到了苏少商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