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62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又能够想到,眼前这位年轻的新局长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直接就免去了自己五二七专案组组长的职务,在剥夺了自己成为枫林市丨警丨察局特殊功臣机会也夺去了自己面对着这位新上司的最大倚仗。
  一旁的姜方昌也慌张了起来。
  “包局长,您是不是再认真考虑一下啊?丰支队长的五二七专案组组长的职务不能被免啊!”
  “不能被免?为什么?”包飞扬目光转向姜方昌,态度严厉起来,“在五二七案件发生之后,********张之超同志给了我们丨警丨察局方面三天的破案时限  。到现在为止,”他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张之超张书记所给的三天破案期限已经超过了八小时又二十三分钟,寻找五二七盗窃案嫌疑人的工作还没有任何进展,丰国兵同志再继续担任五二七专案组组长显然是不合适的,也是不称职的。我作为局一把手,同时又是刑侦工作的具体分管领导,下令免去丰国兵同志的五二七专案组组长有任何问题吗?”

  “啊?这个……”
  面对着包飞扬义正辞严的问话,姜方昌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是啊!眼前这位年轻的新上司不但是局一把手,昨天在局领导班子分工会议上也接过了分管刑侦工作的担子,所以面对着五二七专案组办案不力的局面。他完全有理由也有权力免去丰国兵这个五二七专案组组长的职务。
  可是问题是,丰国兵这个五二七专案组的组长,不就是用来被黑锅的棋子吗?你现在免去他的职务倒是痛快了,可是面对着市委的问责。你包飞扬包局长又拿谁过来顶缸呢?
  难道说包局长您因为昨天成功的说服了魏思华董事长,让加拿大思华集团把项目继续留在枫林市,********张之超书记就网开一面,不再追究五二七盗窃案破案不力的责任了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丰国兵是不是继续担任这个五二七专案组组长倒是无所谓了。免去丰国兵的专案组组长职务。也可以相应地减轻将来在丰国兵退休时局里要承诺给他的补偿力度。
  对!
  是这样的!
  一定是这样的的!
  别看眼前这位新局长年纪轻,可是算盘打得贼精呢!
  既然市委已经不打算追究责任,那么在对丰国兵退休时的补偿能减少一点就减少一点。毕竟不管是大面积住房还是到市局的工作指标都是有限的,用在丰国兵身上多一点,那么作为局一把手,包飞扬手里能留下的资源也就少了一点。虽然这种卸磨杀驴的举措不厚道,但是毕竟当初决定让丰国兵担任五二七专案组组长的时候包飞扬还没有到市局来上任,他这时候不予承认,丰国兵又有什么办法?即使丰国兵回头去找罗丰城等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局领导去闹,恐怕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毕竟承诺给丰国兵的补偿,是建立在丰国兵要承担市委问责的基础上,现在既然市委没有追究市局责任的意思,那么你丰国兵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正所谓没有付出也就没有收获,对不对?当然,想来罗丰城罗政委他们也不会让丰国兵白冒这个风险,在丰国兵退休的时候,还是会出面替丰国兵争取一些补偿,只是不可能有原来承诺的那般丰厚而已了。

  果然。姜方昌就听到包飞扬对丰国兵开口继续说道:“丰支队长,你是一位在丨警丨察局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同志了,再过几个月就要退休了,难免会出现精力不济的情况。有鉴于此,五二七专案组的侦破工作进展不力的责任就不再追究了,只是你也不适合继续担任五二七专案组组长的职务了,所以在这一点上,还请你多多理解……”
  看看,被老子猜对了吧!包飞扬包局长果然是打着这个卸磨杀驴的算盘。虽然这头驴不是他栓上磨的。姜方昌心中对自己能够在如此复杂的局面下还把握住包飞扬的心思异常得意。
  可是他得意的情绪还没有维持超过一秒钟,就看到包飞扬把目光又重新移向了他。
  “姜支队长,我必须要给你压担子了!五二七专案组组长的担子,还是由你这个刑侦支队一把手亲自担任起来  。”包飞扬说道,“我在********张之超同志面前为你重新争取了三天时间,希望你充分利用这来之不易的三天宝贵时间,把五二七盗窃案的嫌疑人缉拿归案!”
  说到这里,包飞扬的语气又严厉了起来。

  “之前你不是五二七专案组的负责人,所以责任我也就不再追究了。但是三天之后,如果你还不能找出五二七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并把其缉拿归案,那么你也不要怪我这个新领导不讲什么情面了!”
  不是吧?让我来担任五二七专案组的组长?还给了三天的破案期限?
  姜方昌顿时像是被五雷轰顶,险些没有昏倒过去。
  包局长啊包领导,您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的,就把这口大黑锅撂给我了?丰国兵不是背的好好的吗?他愿意背也乐意背,您就继续让他背呗!你为什么硬要把这口大黑锅从他身上卸下来扣到我什么上?我这个小身子骨,可是实在承受不了这口大黑锅的重量啊!
  “包……包局长,您,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刑侦支队的工作千头万绪,要顾及到的方方面面很多,我实在是抽不出精力和时间来负责五二七专案组的工作啊!”
  “刑侦支队其他工作你可以暂时交给丰国兵和雷丁昘两位支队长帮你负责。”包飞扬说着又把目光投向丰国兵和雷丁昘两个人,“丰支队长,雷支队长,在姜方昌同志担任五二七专案组组长期间,刑侦支队的其他工作和事务,你俩就多替姜方昌同志分担一点,反正时间也不会太长,就三天时间。”
  丰国兵神色复杂,没有立即表态。
  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雷丁昘此时却毫不犹豫地说道:“没有问题,虽然我和丰支队长没有姜支队长工作经验丰富,但是三天时间,我和丰支队长还是有信心支撑过去的。在这三天时间内,如果刑侦支队其他方面的工作和事务出了任何问题,局长您都可以唯我是问!”
  姜方昌被雷丁昘这话堵得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雷丁昘啊雷丁昘,你小子也忒不地道了吧?
  虽然说在这两年我不少打压你,但是这不是咱们刑侦支队内部的事务吗?这时候面对着上面的压力咱们应该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才对,是不是?你这时候为什么偏偏要在我腰眼上捅一刀呢?
  这个时候,姜方昌完全忘记了之前罗丰城打算收拾雷丁昘让雷丁昘担任刑侦支队招商引资小组组长时候自己的表现了。
  “包局长,不行,真的不行!”姜方昌又怎么甘心束手待毙,拼命冲着包飞扬摆手,“还是请您慎重考虑一下方才的决定,刑侦支队负责着整个枫林市刑侦工作的全局,如果把我调过去担任五二七专案组的组长,势必要影响到咱们枫林市全市的刑侦工作……”

  “雷丁昘同志不是已经表态了?他有信心在三天内替你做好这些工作吗?”
  包飞扬呵呵一笑,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下上面漂浮的一枚茶叶,惬意地抿了一口茶水,这才抬眼又看向姜方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