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51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东健这句话一说出口,徐大忠的脸上又是一愣,他原本以为今天开这次常委会也就是秦县长针对公丨安丨局领导不作为的事情摆出些姿态来,造出一些影响,没想到,张东健和秦书凯在私底下还讨论了干部调整的问题,此类问题一直是事关领导说话权威性的大事,到底张东健和秦书凯今天的双簧想要怎么演,自己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的注意观察动向才行呢。
  徐大忠轻轻的深呼吸一口气,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板,从两眼的余光中,他看到董部长也自然而然的坐直了身子。狗日的,这个事情那可是大事,以前没有他和董部长的同意,根本就不会调整干部,现在秦书凯来了,张东健就认为控制了局面,私自调整干部了。
  组织部长响亮的声音回应说,好的,张书记。
  组织部长那高昂的音调像是有人在徐大忠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自从老县长走后,这还是徐大忠头一次品尝到局面失控的滋味,他心里不由暗骂了一句狗日子,看你们这帮人能猖狂多久。
  徐大忠的心里明白,这次对于张福飞的任命,是一个相当不利于自己的征兆,按照眼下的情况,自己要是再不采取些强硬措施的话,一旦等到张东健和秦书凯真的联起手来,收买人心一致把枪口对准自己,只怕原本被老县长贾仁贵好不容易苦心经营的,控制在手中如铁桶一般的红河县局面就要在瞬间土崩瓦解了。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情况,自己是绝对不能容许发生的,好在,自己还有底牌,还有张东健和秦书凯都无法比拟的底牌,有了这张底牌在手,在这红河县里,无论是谁来当一二把手,他徐大忠都是个说话能做得了主的人物。
  会议结束,徐大忠让司机和自己到市区一趟,拜访自己的老上级。

  徐大忠的老上级不是别人,而是武达,这个武达原来就是这个地方出去的干部,徐大忠在他的手下服务过,所以武达很是关照这个徐大忠,但是徐大忠的提拔,那不是武达的功劳,那是服务当时的县长和巴结上别的领导才有今天的效果。
  徐大忠去拜访武达,那是因为这个武达能从一个县里的干部,到今天的级别,肯定有特别是的地方,这个徐大忠也听武达以前说过,他和秦书凯之间的关系不错,那么就去了解秦书凯这个人。
  再说,武达日了贾珍园后,心里很是得意,狗日的,虽然这个女人岁数大了,但是比那些小姑娘什么的,要日的舒服多了。
  早上起来,刚到班上,接到这个贾珍园的电话,说请假,有点事情不到班上了。

  其实,早晨贾珍园慵懒地醒来,昨晚被武达折磨得隐隐的不舒服,还感觉自己身上有男人的味道,**似乎还残留着男人的液体。急忙起身洗漱,照镜子才发觉,脖子上都是浅浅的印记,过来人一眼就能识破那是怎么回事。
  左邻右舍都知道她是独身女人,看来这一天是没法见人了。贾珍园简单地收拾本已十分干净的屋子,一边想着这些天的事情。自己归武达直管,还是得跟武达请假,可说什么呢?清醒后的贾珍园倍觉尴尬,感觉到事情有些难以收拾。无可奈何,电话还是打了过去。
  尽管武达话语柔软,充满秦人的问候语气,一再表白心迹,贾珍园还是言语严肃,回绝了武达前来探望的要求,也想让武达冷静下来:“都是我不好,以后别再想这些了,大家冷静冷静,我们还是同事,周一我们再好好谈谈,再见。”
  贾珍园如释重负放下电话,边收拾家务,边缓解纷乱的心境。
  可没有多久,自家的门铃就响了,是武达杀上门来!贾珍园想装着自己不在家,站在门里不动。但是听到男人逐渐大声呼喊起来:“贾部长!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
  贾珍园慌得心里直突突。透过门镜看到武达焦急的样子,吓得赶紧开门,真怕武达在邻居门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说什么出格的话。可是开门后就后悔了。
  “你身体怎么样,好些了吗?”武达进屋没有多说话,就盯住贾珍园上下贪看:女人一定没想到自己追到了家里,所以穿着这么随便:随意披散着波浪长发,浅施淡妆;灰色麻纱料的宽松家居长裙,一双白嫩的胳膊肥瘦恰倒好处;昨晚还被男人轻薄过的鼓鼓的撑在胸前,侧光的映照下,裙子里形状甚至隐约可见;光洁的脚上是半高跟的草编绊带凉鞋,圆润的膝盖、匀净的小腿没有了平时穿黑神秘感,却更增添了原始的肉感。

  “不是不让你来吗?我就是想静静呆一天。”贾珍园怯声说道。女人谨小慎微地站立着,一双幽亮的眼睛带着胆怯、抗拒,好象自己反而是客人了。
  武达本想继续扮演绅士风度,可看到女主人怯怯的样子,再也无法伪装下去,突然就爆发了男性的狂野,一个猛扑就抱了上来,抱住贾珍园进了卧室,不容贾珍园有一点反抗。
  贾珍园也没太过分地反抗,她知道反抗毫无意义,只会招致更猛烈的对待。如果让邻居听见了,自己就全完了。贾珍园几乎是被男人抛进了里,随后就是狂风暴雨般的热吻和肆意的全身抚摩。
  “你非得这样吗?昨晚我不对!我对你道歉,你放开我好吗!”贾珍园幻想着能摆脱掉男人。
  “我不接受道歉,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你就可怜我一回不行吗?我真对你好!不信我向全世界发誓!”武达高声说,呼哧带喘。男人用胳膊和身体圈住了贾珍园,却也不急于用强。
  “求你别喊了,你还让我见人不了?我再让你这最后一回还不行吗?你别出声了!”贾珍园吓得赶紧求饶。
  “求你轻点,别再咬出印了!”贾珍园在下面求饶。
  “我知道,昨天太激动了。今天我慢点,时间还能长点。”武达放缓了动作。
  “你还是快点儿吧,单位人该瞎合计了,你让我怎么见人啊!”贾珍园战战兢兢的担心自己的丑事被外面的人知晓。

  “没事,今天都安排完了,下班前赶上酒宴开始回去就行。让我好好爱你一回。”贾珍园无奈地接受了现实,接受了这个胁迫自己的男人,跟着一起动作起来。
  “我知道你也喜欢这样,昨晚就看出来了!”武达就如同在自己家里的大床上。
  武达正在兴头上,手机忽然响起。男人大骂了一句,继续着女人。可电话响了停,停了响,看来有重要事情,武达最后只好撂下女人,起身接电话,表情严肃起来。
  男人一会儿放下电话,抱住贾珍园的双腿。之后,舍不得地穿衣出门了。

  这个打电话的人就是徐大忠,他说自己已经到了市委宣传部的办公室,在等着武达,不知道武达上午是否到班上。
  对于下面来的人,武达心里那是很不愿意接待,可是毕竟是自己以前工作的地方的人,为了所谓的名声,那就是一个亲民的领导的名声,武达还是答应说,自己在外面处理公务,很快就到了班上。
  日期:2017-02-20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