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9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穿着蓝灰色的囚服,带着手镣脚铐,而这些东西并非金属,上面篆刻着许多的符文,显然是限制修为的法器。
  陆左走进来之后,目光巡视一圈,然后冲着我们笑了笑。
  他坐定之后,拿起了话筒来。
  瞧见他有些虚弱的样子,杂毛小道赶忙抓起了电话来,问道:“小毒物,你还好么?”
  陆左笑了笑,说还行,吃喝都有,就是那监牢在密云水库的底下,有点儿潮湿。

  咳咳……
  在角落里装作没事人儿一样的王清华咳了咳嗓子,然后手按在耳朵上,开口说道:“嫌疑人,不要透露你监房的位置,这样很容易给你朋友带来没必要的麻烦……”
  陆左咧嘴,露出了一口白牙,说好。
  他显得十分合作,笑容灿烂,看样子好像不像是满腹原因的样子。
  杂毛小道又问道:“有人对你动手没?”
  “动手”这两个字很奇妙,有许多种层次的表达意思,而陆左显然也明白他的担心,说你放心,目前没有人对我刑讯逼供,伙食待遇都很好,我感觉好像是过来旅游了。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忍不住地点头,说这就好,这就好。
  他是关心则乱,有点儿失常,我拿起了话筒来,开口说道:“左哥,两天之后将会开始庭审,我们这次过来,就是想问一下,有什么证据之类的,需要我们帮忙搜集不?”

  听到我讲起了要点,陆左抬起了头来,而角落里的王清华的眼睛也是一亮。
  随即他又低下了头去,装作没听见。
  陆左这个时候却笑了,说不用,我将会当众洗脱我身上的污名,你们到场做个见证就好。
  陆左的自信不但让我们惊讶,就连角落里坐着的王清华,也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为什么陆左会有这样的自信,他到底掌握了什么?

  王清华既然能够年纪轻轻就坐上这样的位置上来,肯定有着其过人之处,而从林齐鸣那边得到的消息来看,陆左的这个案子应该是被王清华定得证据确凿,绝对没有瑕疵了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面又藏着什么样的隐情呢?
  当着王清华的面,我们都没有过多的深入交谈,既然陆左这般信心满满,又没有什么特别的暗示出来,我们便放弃了消息的打探,而是聊了一些比较轻松的话题。
  毕竟我们这一次过来,除了想弄明白下一步的进展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确定陆左的安全。
  他若是在天牢里面,给人想办法给暗害了,那事儿可就麻烦了。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一直找人帮忙,以及与赵承风合作的原因,要不然以杂毛小道与赵承风的关系,两个人见面早就打起来了,哪里还有那么多可谈的。
  共同的利益和诉求,这是我们走到一起来的重要原因。
  对于杂毛小道的关心,陆左很明确地表示,说他在这里没有任何问题,不会有人这么蠢,就在这个众人瞩目的时候,对他动手的。
  弄清楚这个事儿之后,杂毛小道的笑容多了一些,然后问起他被抓的事情来。

  他贱贱地笑着,说听说你是在床上给人逮住的?
  陆左有些尴尬,说扯几把蛋。
  杂毛小道很八卦地笑了笑,说赶紧讲来听一听啊,私会老情人什么感觉啊?
  陆左瞪了他一眼,说想知道的话,去找洛飞雨试一试咯……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他低下了头,说在陶陶有消息之前,我是不会跟任何女人扯上关系的。
  陆左感受到了他的情绪,说你别这样……
  杂毛小道叹气,说是我对不起她,如果当初我自革山门的时候,应她的请求,把她带上的话,她就不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了。
  陆左拿着话筒,认真说道:“老萧,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两人简单言语两句,陆左又转头看向了我,说朵朵没事儿吧?
  我点头,说挺好,本来是准备来看你的,结果在外面被人为难,给拦住了,屈胖三在陪着她呢。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有人找他麻烦不?

  我说布鱼道人余佳源来过一次,想要把她带去做笔录,给我们拦住了。
  陆左说好,那就好,屈胖三在她身边,我就放心了。
  杂毛小道在旁边说道:“定海神针嘛。”
  哈、哈、哈……
  陆左开心地笑了笑,然后认真地对我说道:“阿言,你帮我们找到屈胖三,这是我最感激你的事情,如果有一天,我,或者老萧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请你帮我照顾好朵朵和小妖……”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心虚了,说左哥,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要照顾你自己照顾,可别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杂毛小道也很敏感,说小毒物你什么意思啊?一会儿信心满满,一会儿又说这种丧气话儿……
  陆左却笑了,说我是说如果,不是真的。我想说的,是这世界上你老萧是我最信任的人,而如果你也有事儿了,阿言是我最后的选择。
  尽管他这般解释,但我却还是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我的心情变得有些阴沉。
  会面是有时限的,二十分钟之后,有铃声响起,这个时候那边的铁门打开,全副武装的人员便走了进来,将陆左给扶走。
  陆左转过去的时候,嘴唇似乎动了动。

  千里传音?
  我的心思敏感,一下子就猜了起来,竖着一对耳朵倾听,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听到,反倒是旁边的杂毛小道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王清华也站了起来。
  叮铃铃……
  他的手掌处有一个古香古色的铜铃,轻轻一摇,我感觉耳朵“嗡”的一阵响动,就好像有重锤敲打一般。
  这家伙显然也是早有准备,防止传音入密的事情发生。

  我瞧见杂毛小道的眉头一皱,眼神之中有杀机浮现,知道他是动了真怒。
  我没有等他发火,便直接一拍桌面,冲着王清华怒吼道:“你什么意思?是想要对我催眠么?”
  啊?
  王清华瞧见我恶人先告状,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几分尴尬,干笑着说道:“没有,没有……”
  这个时候陆左已经离开了房间,而我则指着他手中的铃铛,说我刚才脑子里好像给重锤砸了一下,难道不是你弄出来的?王清华,在这个地方,试图袭击我们,你到底是想要干嘛?想抓我,直接拿批捕证来就是了。

  我表现得十分强硬,而本来处于暴怒边缘的杂毛小道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王清华手一翻,收起了那铜铃铛,然后干笑着说道:“我刚才是感觉这屋子里阴气缭绕,所以用来驱一驱邪而已,别误会啊……”
  杂毛小道忍不住出言讽刺,说人民监狱,堂堂正正,怎么会阴气缭绕呢?你这是在诋毁或者讽刺谁吗?
  王清华赔着笑,说对啊,到底怎么回事,回头找人查一查。
  他四两拨千斤,不管我们怎么说,都不生气,赔着笑,我们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感觉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日期:2016-08-2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