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8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步,两步。
  陆羽走到她面前,轻轻地就吻了上去。
  从未有过的细腻和温柔。
  夏色的风拂面而过。

  与有情人,做快乐事。
  岁月如此这般静好。
  良久,两人并肩站着,下面,刘大彪和叶天龙为首,方才负责放烟花的司机处和保安处的哥几个,扯着嗓子嚎叫着跟上面的陆羽打招呼。
  陆羽比了个OK的姿势。

  刘大彪眼尖,看到了,嘿嘿说道:“兄弟们,陆兄弟成了,咱苏总这是真要嫁人了。”
  “那还能不成,陆哥那可是风一般的男人。”
  “羡慕嫉妒那个恨呀。”一个小年轻说道。
  啪——
  叶天龙一棒槌敲在这人脑袋,“你他妈会不会说话,恨个屁呀。”
  “哎哟,天龙哥,轻点,说岔了,陆哥跟咱苏总,那是豺狼虎豹……额,郎才女貌!”
  啪——
  这下刘大彪打得。
  这小年轻委屈了,那小表情都快哭了。
  刘大彪没好气骂道:“彪哥最讨厌你这种明明没有文化强行装作有文化的家伙,还豺狼虎豹,我看小陆跟咱苏总,那是王八配绿豆,大蒜就饺子,两个字——般配!”
  小年轻连忙讨好道:“嘿嘿彪哥,还是您有文化,您不愧是我们倾城集团最有魅力的男人。”
  刘大彪却叹了口气,正色道:“以前那肯定是我,不过自打小陆来了之后,你彪哥我也就只能退位让贤、屈居第二了。寂寞哟。”
  其他人面面相觑,忍着不敢笑。
  叶天龙吩咐道:“得勒,哥几个撤吧,当电灯泡可是要遭天谴的。另外哥几个都开始准备份子钱吧,你们陆哥说了,他这人俗气,这份子钱绝对不能包少了,不接受低于三千块以下的爱,要不就绝交。”
  “我擦,不会吧!”
  “陆哥……果然还是那么的……清气如兰呀。”
  “完了完了,这不是要我砸锅卖铁么?”
  一众弟兄们哀嚎着离去。
  陆羽听力可比苏倾城好得多,隐约能听到一些,偷偷乐呵。
  “陆羽,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浮夸,搞出这么大一阵仗,还把我瞒的这么好,闷骚!”
  苏倾城看着笑得跟问题儿童似的某人。
  “媳妇儿,你不就好这口么?”陆羽跟她挤眉弄眼。
  “喂,你跟我求婚归求婚,我答应你有什么用,你能把我爸爸搞定?还有苏家那么多叔叔伯伯呐,我看我二叔、三叔只怕都不会同意的。”
  感动之后,苏倾城还是冷静了下来。
  “搞不定我跟你求啥婚,放心吧,明天在家等我,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等你干嘛?”苏倾城问。
  “还能干嘛,这婚都求了,戒指都给你戴上了,当然是一人出四块五,去民政局扯证啦。”
  “额……户口本……”

  陆羽直接拿出一个红本本赛给苏倾城:“媳妇儿,小爷我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
  苏倾城看了看,额,这不是她家的户口本么,怎么在陆羽手里?
  “夏晚秋给我的。”陆羽解释道。
  苏倾城哦了一声,狐疑道:“喂,你不用这么急吧?”

  “媳妇儿,讲道理呀,这事儿咱能不急么?”
  “为什么?”
  陆羽嘿嘿一笑:“你懂得。”
  “人家不懂。”苏倾城眼神懵懂。
  “你是不是傻,扯了证,那咱就名正言顺了,那才能洞房呀。”陆羽无比严肃地说道。
  苏倾城脸颊刷地一红。
  洞房……
  一个女孩变成女人,最神圣最关键的仪式,终于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么?

  张大标最近很忧郁。
  没法不忧郁。
  先是想猥亵夏晚秋这个曼妙人-妻不成,被那姓陆的狗东西灌下了过量春-药,公然日了狗,颜面扫尽。
  接着他最宝贝的宝贝,他想用来求一顶官帽子的唐三彩天王像,竟是不见了。
  查遍了所有监控,也报了警,然而偷他宝贝人,不是一般的专业,没有留下丝毫蛛丝马迹。
  再就是,他偶尔遇到的、化重金笼络拉拢的那个保镖,竟是突然就不见了。

  他再笨也瞧出不对劲了,可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对这个保镖,竟是一点都谈不上了解,说不定连对方告诉他的名字都是假的。
  他当时也是脑袋秀逗,以为真遇到了高手,为了展示自己礼贤下士的风范,并没有对他过多防范,哪知道请来的不是什么世外高人,而是个汪洋大盗。
  这尼玛,叫他张胖子如何不忧郁。
  他怀疑人生之余,就想回山西了。

  这江海,果然不是他张大标的福地。
  就在他吩咐人收拾行李的当口,有个年轻人来拜访他了。
  客厅。
  张大标吩咐人给这个大半夜来拜访他的年轻人上了一盏茶,这年轻人脸色带着些微病态的苍白,但看气度,就不是一般人,是那种真正的贵族,他不好太倨傲。

  “你是谁,来找我干嘛?”张大标冷声道。
  “张总,我叫陈琅琊。我叔叔叫陈青帝。这个名字你应该不会陌生。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原来是陈少……”
  北地大枭陈青帝的名头张大标还是听过的,见这年轻人来头这么大,顿时客气了几分,说道:“陈少,您大半夜的来找我张胖子,是有什么事情?”
  陈琅琊淡声道:“张总,你的天王像被一个家伙叫人偷去了,现在跑到了李景略的手里。李景略是什么人物,你想必比我清楚,反正绝对不是你惹得起的。也就是说,张总您是绝对没有希望再取回来这尊佛像了。”
  “在……在李景略手里?”张大标脸色微白,“陈少,您没开玩笑吧?”

  “张总您觉得我犯得着大半夜的来消遣你?”
  “那……偷我佛像的人是谁?”张大标咬牙切齿道。
  李景略他是不敢惹得,但那个敢算计他的家伙,他可不打算放过他。
  “这人张总您早就认识,他姓陆,单名一个羽字。”
  啪——
  张大标狠狠地把手中茶碗摔倒了地面上,因为愤怒,肥脸阵阵抽搐。
  “直娘贼,欺俺太甚!”
  他气得,小时候听山西大戏骂人的台词都蹦出来了。
  “张总,这小子实力不俗,身边还有精于算计的高人为他铺路,我不是看不起你,单凭你想要报仇雪耻,只怕还做不到。”
  “那……陈少您今晚来跟我说这个,是几个意思?”张大标连忙问道。
  “张总,陆羽欺你太甚,欺我又何尝不是?”陈琅琊狠声道。
  把事情原委简单跟张大标说了。
  “陈少,您的意思是说——”
  “张总,您不过就是想求一个官帽子,这东西在江海有人能给你,在京城也有人能给你——譬如我叔叔。我们合作,你帮我对付这姓陆的,我给你想要的东西。”陈琅琊正色道。
  “那陈少,我要怎么做?”张大标直接问道。
  “我先带你去见个人吧。”陈琅琊笑道。
  “谁?”
  “苏少商。”
  第二天陆羽一大早就赶往苏氏集团总部,到了夏晚秋办公室,夏晚秋见他满面红光,笑问道:“小家伙,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我看你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