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8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青竹点点头,跟陆羽分析道:“也对。王玄策这家伙路子野,也有急智。但毕竟是混黑的,他那面相天生就不像个好人,指望他帮你去政府公关倒不如指望太阳打西边出来。你认识的江家那个女人倒是可以充当这个角色,但她有自己的家族,真到了生死攸关的当口,这女人铁定会优先站在自己家族角度思考问题。劝你一句,别跟这女人掏心掏肺,信不信你今天从她床上爬起来,回头她就敢把你卖掉。”

  “还是叶姐姐门儿清。你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叉。网络小说看多了呀,信后宫救国那一套。我还没自我膨胀到以为身上有虎躯一震和王霸之气光环的地步。”
  “这个比喻倒是新奇。有的道理说起来很简单,身在局中却很少有人能看清楚,你现在处在这个位置,我就多嘴一句,陆羽,做事做人其实都不复杂,遇到难题,除了要有执行力,还要有走一步看三步的视野,你师父教过你围棋,这道理你肯定一点就通。执行力你不缺,但通盘考虑的战略目光也不能少。”
  陆羽深以为然,笑道:“所以我来找你了呀。”
  叶青竹怔住了,看着他,颇有些哭笑不得。
  “喂,你这是打算拉我入伙儿?”
  陆羽点点头。
  “对呀,要说名士,谁比你叶青竹更适合?”
  叶青竹突然笑了。
  颠倒众生。
  窒息,惊艳。
  陆羽第一次觉得,一个女人的妩媚也能用摧枯拉朽来形容。
  国色天香。
  “我拒绝。”叶青竹摇摇头。
  “还不是看不起我。”陆羽白了她一眼。
  “没有。”叶青竹摇摇头,出乎陆羽意料之外,竟是有种小女人的娇媚。
  “那是为啥?”
  “我记得一句话,这男人呀,都犯贱,太容易让他得到的东西,他都不会珍惜。”叶青竹浅笑道。

  “我擦,这话谁说的呀,太扯犊子了。”
  “古龙。”叶青竹正色道。
  “没想到这位先生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呀。”陆羽唉声叹气。
  喝了一盏茶,陆羽没有在叶青竹那里留宿的想法,毕竟家里还有个女人在等着他。
  虽然没有硬性规定,但他跟苏倾城有个不成文的约定俗成,每晚无论忙到多晚,他都要回家,他没到家,苏倾城也不会睡。
  回到家已经晚上三点过,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才推开房门,苏倾城果然在他房间等他。
  苏倾城回头妩媚一笑,柔柔弱弱的样子,披着一件镇湖绸缎睡衣,头发略微凌乱,看起来有些倦态,身体曲线妖娆。
  陆羽没啥艺术修养,会的东西唯一算得上风雅的就是号称国粹的京剧。

  是继承自他的娘亲,一个当年声名远播的京城的第一旦角儿。
  用这个框架来套的话,叶青竹应该是青衣,大红大紫大青衣,而苏倾城的话,应该是花旦。
  外在当然是女人的柔美妩媚,内在却是封王拜相的男人才有的清朗大气。
  陆羽从后面抱着她,笑得傻啦吧唧。
  跟一土匪头子绑了格格妃子尽情亵渎一般无二。
  说了会儿话,陆羽便把苏倾城赶出了自己房间,身上有伤,怕她发现。

  男人嘛,有些事儿自己扛着就好。他甘之如饴。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陆羽就接到了王玄策打来的电话,告诉了他一个瞬间把睡意全数驱散的事。
  大事。
  段天狼死了。
  极为离奇,死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阿瞒,现在黄泥巴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江依依那娘们儿铁定以为是你干的,估计马上就要来找你兴师问罪,我还在机场,刚送走了那杀猪的,现在马上往你那里赶,她要是比我先到,你就尽量稳住她。”王玄策沉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段天狼死了——不是你干的?”陆羽狐疑道。
  “去你大爷的,曹操身上好的你不学,偏学他多疑。老子在那娘们儿身边安插了人,你以为你这枚破帅身边的相是那么好做的哟,你可以疏漏,我得防着这娘们儿呀。”王玄策骂道。

  陆羽点了点头。
  挂了电话,直接起床,照常洗漱,坐在客厅自己煮了一壶茶。
  果然不出王玄策所料,大概十分钟后,江依依就单独驱车来找他了,眼眸血红,进门见着陆羽就死死盯着他:“姓陆的,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看你口干舌燥的,先喝口茶。”陆羽推了一盏茶给江依依。
  江依依气鼓鼓坐下,哪有心情喝,怒声道:“你怎么就那么糊涂,杀了段天狼,段家人能善罢甘休?你才刚起步,拿什么跟这么大一家族斗?我看这江海你是别想再待下去了。咱俩的协议也取消了,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你还是收拾细软跑路吧。”
  “不是我干的。”陆羽沉声道。

  江依依看着他,他也看着江依依,目光如电。
  大概静默了半分钟,她信了,疑惑道:“那是谁干的?”
  “我猜是罗少卿。”陆羽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江依依皱眉,“他可是段天狼的队长,怎么下得了这个手?”
  “为了给我泼脏水呗。这狗东西,明的不敢来就来阴的,我真恨自己昨晚没能把他留下。”陆羽咬了咬牙。
  “那现在怎么办?”江依依乱了分寸。
  “你先喝口茶。看你怒火攻心,睡眠也不足,这样容易生病。”陆羽淡声道。
  江依依深吸了一口气,察觉到自己乱分寸了,喝了口茶,努力让自己平缓下来,接着说道:“陆羽,先不管段天狼那个护犊子的师父,这人一时半会儿还来不了,但段家人铁定以为是你干的。我看你还是先避一避风头的好。我立马给你订机票,去……要不直接出国也行,泰国、越南还是加拿大你自己挑。”
  “别闹,我哪儿都不会去。好不容易才在江海打开局面,现在这种时候,天王老子也别想把我赶走。”陆羽沉声道。
  “你别幼稚,段家人真不择手段的对付你,你扛不住的,就是我也扛不住。”江依依沉声道。

  “江小姐,这怎么能是幼稚,段家除了那个有没有两年可活的老太爷,还有个屁的底蕴,怕他们干嘛,在江海能镇住他们的人多了去,别说这事儿还不是陆羽干的,是他干的也不至于成一头丧家之犬。”
  正在此时,王玄策及时赶到。
  “你……”江依依皱着眉。
  眼前这五短身材、留着汉奸头的家伙,她昨晚见过,完全摸不清楚底细,也不知道他跟陆羽什么关系,但看起来很是紧密的样子。

  “我师兄王玄策。”陆羽介绍道。
  “江海能镇住段家的人是挺多,但别人凭什么为了陆羽出手,便是我家里也不可能。”江依依淡声道。
  “如果加上这个呢?”
  王玄策笑了笑,从随身带着的编制口袋里掏出一红布包着的物件,揭开红布,竟是一尊佛像。
  “这……这个是?”江依依瞳孔一缩。
  “唐三彩天王像。”王玄策笑道。
  陆羽皱着眉头。
  这玩意儿不是交给叶青竹保管了么,难道王玄策又去讨了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