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00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这个事情,完全就捂不住盖子。
  在官场,领导的心思往往就放在你是不是对领导隐瞒了或者故意拖延汇报了,只要是在发生事情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跟上级汇报情况,那么你这一方,就会把握事情的主动权,以至于最后领导追责的时候,你能说出话来。
  吴忠诚也不傻,这样的事是瞒不住的,与其让市里给自己打电话,还不如自己早早的跟市里说一声,这样不管是后果如何,自己的态度起码是端正的。
  吴忠诚镇定了一下自己,拨通了望柏市市委书记佟冷海的电话。
  此时的佟冷海正再去赶一个饭局,刚刚进了饭店的门,还没等坐下,秘书便紧走两步凑到了他耳朵边上,小声嘀咕道:“老板,燃翼吴书记的电话。”

  佟冷海明白,现在这个时候已经下班,正是饭点的时候,除非有紧急情况,下面那些手握实权的区县领导一般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而吴忠诚这个人更是懂得这一点。
  他停住脚步,从秘书手里拿过电话,走到一旁,放到了耳朵上。
  “嗯!”电话接通,佟冷海很简单的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声音,等着吴忠诚说话。
  吴忠诚在电话那头一直等着,听到佟冷海的这一个嗯字,他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说道:“书记您好,我是吴忠诚。”
  佟冷海道:“哦,忠诚啊,有事么?”

  说起来,吴忠诚在市里的靠山,并不是佟冷海,而是市委副书记岳文豪。
  当然了,吴忠诚对于佟冷海,也是相当尊重的,在电话里,这种尊重就表现得更加明显:“书记,不好意思,这个点给您打电话,是有个紧急情况要马上向您汇报。”
  佟冷海淡淡然吐出两个字:“你说。”
  吴忠诚道:“是这样,文定同志今天去乡镇调研,回来的路上,有几个歹徒把文定同志给截了,而且还发生了冲突,跟文定同志同行的司机和秘书不同程度受伤,还有一个省里下来支教的老师,身上中了两枪。”
  听到这个情况,原本一脸沉稳淡然的佟冷海再也保持不住心境了,嗓门提高了八度,问道:“什么?中了两枪?”
  枪这个字在当今社会是非常敏感的,如果说砍了一刀,或者挨了一顿揍,堂常市委一号还不至于这么激动,但涉及到了枪,那可绝对不是小事了。
  更何况,不仅仅是枪,还涉到了歹徒对一县之长袭击!这个性质,相当恶劣!
  吴忠诚拿着电话,手有些发抖,补充了一句道:“是的,歹徒带着枪,好在文定同志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也伤得不轻。”
  佟冷海的脑袋有些懵,心也乱了。
  吴忠诚的这个汇报,对他来说已经是天上响雷了,在望柏,改革开放以来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情。

  这种社会大环境下,竟然还有这种事,这是大问题啊!
  一瞬间,佟冷海的神经就变得无比紧张,他赶紧问了吴忠诚:“到底怎么回事?这些人为什么截文定同志?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一定要全力抢救!不惜一切代价!”
  说这些话的时候,佟冷海甚至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吴忠诚其实也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他不敢隐瞒,很诚实地汇报道:“具体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刚刚才接到消息,我现在正往医院赶,等跟文定同志见面后,问清楚了情况,我再向您汇报。”
  “林业厅下来了人了……他们这是搞暗访?”张文定语气就相当不好了,恨声相问,“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到,现在正在局里。”县林业局局丁奉小心翼翼的回答,“他们没有下文件,只是电话通知了一下说来县里检查工作,办公室刚接到电话,他们人就到了局里来了。”
  听到这个汇报,张文定原本就因为钱而烦躁的心情,瞬间更加郁闷了。
  尼玛,省林业厅这上蹿下跳的,真是够恶心的。

  检查工作,有你们这么检查的吗?刚一打电话,人就到了,这简直比搞暗访还令人恶心。
  这要是国家林业局的来省林业厅搞调研,也是到了林业厅大门口才通知一声,那你林业厅心里会舒服?
  张文定知道,林业厅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摆明了,林业厅是要搞一搞佟冷海。
  省政府空出了一个副职,够得上资格竞争的正厅级,都想冲一冲这个位置。林业厅的大老板,也可以竞争一下这个位置,佟冷海身为老牌的正厅,又手握一个市,自然也是有很强的竞争力的。
  这种情况下,林业厅要用核实退耕还林面积这一招来阻一阻佟冷海的上进之路,也在情理之中了——当初望柏市上报退耕还林面积的时候,是佟冷海上报的!
  佟冷海当初是为了望柏市搞些财政收入,所以各区县的虚报面积,其实各区县只是担一个名,没有得到实际的好处。

  这事儿吧,也不仅仅只是望柏市这么干,但现在省林业厅只盯住了望柏市,盯住了燃翼县,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谁叫一个副省的位置太吸引人了呢?
  不过,当初林业厅刚吹出这个风的时候,张文定还问过木槿花,木槿花当时暗示了一句,林业厅为难佟冷海,貌似并不是因为林业厅的大老板要竞争这个副省的位置,好像是帮别人出手的。
  当时,张文定没有仔细品味这个话。现在,他自己统管一个县了,而且是党政一把抓,心态与眼界都不一样了,突然一下,就品味出来了当初木槿花那个话的意思了。
  如果林业厅的大老板要竞争这个位置的话,就算要在暗中高一下佟冷海,也绝对不会出这种手段——这个退耕还林查出问题了,佟冷海会减分,而林业厅,也是自曝其短了。

  退耕还林这事儿,毕竟是林业系统的问题啊,虽说是受到了下面市里的蒙蔽,可林业厅一个管理不严的评价,也是跑不掉的——这是对林业工作的否定。
  也正因为如此,张文定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林业厅要先吹风,而不是直接就下来核查。毕竟,这算是自暴家丑,不到万不得已,林业厅也不想这样啊。
  之后,又拖了这么久,终于下来人了,张文定就估计,很有可能,是佟冷海一直不肯退让,并且,佟冷海的竞争力比以前更强了,让对手更忌惮,不惜让林业厅动真格的了。
  一瞬间,张文定分析出了这些,心中那个郁闷就别提了。

  不就是个副省级的位置嘛,你们让给佟冷海又何妨?你们想阻止佟冷海上副省,老子没意见,可你们想要折腾我燃翼县,那老子可就不爽了!
  一瞬间,张文定心中有了火气。
  这段时间以来,张文定在县里一言九鼎,多少也有那么点土皇帝的意思了,遇到林业厅这种搞法,他自然是相当生气的。
  你林业厅要是为了自己的大老板能够上到副省,而这么干,还算你们有背水一战的魄力两败俱伤的勇气,可你们是为了别人,把我燃翼县当战场,那你们这事儿就办得太不地道了。

  心中憋着一股火气,张文定就问:“来的是什么人?”
  日期:2017-02-19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