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625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疤脸这才笑眯眯的从村民们让开的通道里走到了我身边,然后一把扶住我,压低声音跟我说道:“不错,师弟啊,我就知道你准行,果然,你这一出马,事情立即就解决了,而且还团结起了民心,果然不同凡响,”
  我实在是懒得和他说废话了,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贴在他耳朵旁边就和他说了四个字:“我草你妈,”
  说完,我终于是撑不住了,眼睛一翻,直接陷入了昏迷中,在我合上眼睛的一瞬间,我看到疤脸的笑容凝滞在了脸上,
  那一瞬间,我心里就一个感觉真他妈爽,总算把这句憋在心里很久的话送给他了,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了,外面天色正暗,只有一轮明月孤悬窗外,清冷的光辉透过的窗户落入房间里,让房间里的光线处于一种暗淡、但又勉强可见的区间内,四周更是安静的落针可闻,颇有点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感觉,
  这是……第几次了,
  自从走入这行以后,我的人生剧情是惊人的相似,
  每一次任务都是拼尽全力,每一次任务都是伤痕累累,每一次任务都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就从来没有个轻松的时候,每一次任务结束的时候,都把自己搞的筋疲力尽,全靠意志支撑,一到安全的地方就立马陷入昏睡,醒来就在医院……
  似乎这就是一个死循环,

  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现在,迄今为止,除了说不出的疲倦,我又得到了什么,
  躺在病床上,我轻轻的苦笑着,尝试着动了动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剧烈的疼痛,只不过双脚不太灵便,沉甸甸的,没法灵活的活动,好像是给我打上了石膏,
  “你醒了,”
  一道清冷、但是却挟裹着惊喜的声音从我身旁传来,我这才注意到,花木兰竟然一直坐在床边,无声无息,缄默不语,在默默陪着我,
  大概也是因为她太安静了,以至于我刚刚醒来的时候竟然忽视了她,
  这时,一看我醒了,花木兰连忙上来把我从床上扶了起来,让我脑袋贴在她怀里,霎时,我的?腔就被她身上那股如兰似麝的清幽香味包裹的,这时独属于她的香味,非常特别,是由内向外散发出来的,约莫体香说的便是这个了,请原谅我是个屌丝,不会用什么华丽的辞藻来形容这种香味,只能说她的气息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心的味道,比那些人工合成香水、护肤品的味道好闻的多了,那些人工味道虽然华丽,但多变,不是我追求的厚重和永恒,

  从始至终,她都没说太多的话,只是从桌子上拿起了水杯递到了我嘴边,满头的青丝在弯腰的时候洒落在了我的脸上,有些凉,但很柔顺,我借着不甚明亮的月光,穿过她的发丝凝视着她的脸,一刻都不想挪开视线,仿佛看着她的容颜,就能填补我的内心的空寂一样,虽然,我这位发妻确实不太爱笑,即便是在给我喂水的时候也是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肌肤如玉,秀眉微蹙,弄的我有时候为了能多看她的笑容一眼,都恨不得去做个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了,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她什么样子,都是我喜欢的,

  “喝,水,”
  花木兰忽然加重了语气,大概也是察觉到了我一直在看他,索性干脆别过了脸,
  这副小女儿姿态倒是给我弄的乐了,不过也没敢真去惹毛她,埋头赶紧一口把杯子里的水喝光了,
  水温正好,喝的我心里一暖,

  我知道,不是我醒的正好,一睁眼的时候,床头的水恰恰是最好的温度,世界上哪里那么巧合的事情,这杯水,怕是花木兰一直都在准备的,每一次发凉,就倒掉再换上温水,不为别的,就为我醒来的时候能喝上一口水温刚好的水,
  我心中感动,但是没说,有时候我们两个之间真的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交流,仅仅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静静的体会彼此的温度就好,
  我们给对方的爱,一直很安静,
  一杯水下肚,我身体舒服了很多,缓了口气,这才问花木兰:“我们现在在哪里,周敬和我姐他们呢,”

  “首都的官家医院,周敬和你姐他们都没事,就在你隔壁,这里全都是独立病房,除了你有我照顾,其他人都有特护陪护,放心吧,”
  花木兰轻声说道:“那天你昏迷过去的时候,其他人基本上也都到极限了,大炮干脆抱着背包一屁股坐在地上就没动静儿了,等村民去推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打?睡着了,然后,那个疤脸就让人把你们手忙脚乱的抬上了直升机,直接送到这家医院,他说这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比较先进,是专门给受伤军人进行治疗的地方,在处理内外伤上比较擅长一些,”
  花木兰这不说还好,一说着实吓了我一大跳原来我已经足足昏迷了十多天了,,
  医生说,我身上的伤不重,就是体能透支的太厉害了,过度疲倦,所以才一睡不起,要说伤,也就只有脚踝伤的比较严重了,过阴桥的时候就已经崴伤了,跋山涉水跑了那么远,脚没废掉就已经是个奇迹了,现在哪怕是用国际上最好的药,恐怕也得休养一段时间了,

  除了我,受伤最严重的应该是青衣了,青衣的伤就比较惨烈了,二十多根肋骨断了十几根,基本上胸膛都塌陷下去了,内脏受创,好在肋骨没有插进内脏里,内出血特别严重,抢救了大半夜才终于保住一条命,前天才刚刚脱离危险期,现在就等他醒就行了,
  反正,这一次我们这些人里,除了陈煜、花木兰,几乎是一股脑儿全都被送进了医院,不可谓不凄惨,
  说起陈煜,我才好奇问花木兰:“陈煜哪去了,”
  “在外面放哨,”
  花木兰叹了口气:“你们离开中条山的第二天,胖子那边就打来电话,说天道盟炸了,曹家的人被你在中条山全部坑杀,虽说不坏天道盟的规矩,但却引起了曹家家主的狂怒,东南曹家正式向中原三晋葛家宣战,这还是近几十年来天道盟头一次两个行省全境守护家族正面宣战,在天道盟引起地震,葛家虽然传承悠久,在天道盟里属于一个大家族,但人丁单薄,和曹家不一样,曹家善于经营,在天道盟里盟友遍地,这一次将你们之间的争斗抬到白热化……对你很不利,陈煜就是担心曹家在昏迷的时候冒险来刺杀你,所以才日夜在外面放哨,”

  曹家家主向我宣战了,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
  惧,
  我才不惧,人死鸟朝天,我还怕的了他,
  让,
  我让了有用吗,
  从我刚刚走入这行,曹家就开始给我使绊子了,三番五次想要我的命,这一次更是公然朝山西伸出了爪子,磕磕碰碰,双方之间早就有了血海深仇,无论是出于一个“利”字,还是一个“恨”字,我们谁都没有退路了,
  从暗地里的争斗,到明面上的侵犯,如今走到正式宣战的地步,很正常,一点都不出乎我的预料,
  犹豫了一下,我就在这病床上给胖子打了个电话,
  我的话很简单,就是让胖子给天道盟递个话,很简单的一句话若不杀尽曹家狗,草头朝下曷朝上,
  草字头,加一个“曷”字,便是一个“葛”字,
  草头朝下曷朝上,意思就是草字头朝下,曷字朝上,就是一个倒写的“葛”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