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61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看这贵宾楼设施豪华,可是在贵宾楼值班的服务员却要比在前面那几栋对外营业楼里的值班服务员辛苦多了。那些对外营业楼每一层服务台后面都摆放有凳子,值班服务员平时都是坐在凳子上值班的,服务台后面还有一个小休息间,里面摆放有一张单人小床,到了夜里值班服务员是可以躲进小休息间在床上睡觉,只是在遇到特殊情况——比如客人的房卡忘在房间之类的事情的时候——才需要起来处理一下,处理完毕之后还可以回到小休息间继续睡觉。但是在后面这三栋贵宾楼里,服务台后面别说是小休息间了,甚至连一张凳子都没有,目的就是要让服务员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为领导和贵宾的服务当中去。所以说在贵宾楼值班的服务员别说是偷懒睡觉。甚至连坐下来休息一下都是奢望,基本上在值班的八个小时时间内斗是站着的,再加上市委小招的着装要求必须贵宾楼的女性服务员必须穿高跟鞋,所以贵宾楼的女服务员基本上一个班值下来。腿脚都变得像是木头做的一般。

  毛新娟是第一次到贵宾楼来值班,以前虽然听过那些贵宾楼的女服务员抱怨过辛苦,但是没有亲身尝试过,哪里能够真正体会到?她内心里还认为是贵宾楼里那些女服务员不是娇贵就是矫情,不就是站八个小时吗?有什么难的?如果换她去值班。肯定不会叫一声苦喊一声累。农村长大的孩子什么苦没有吃过?从十五岁开始,她就可以挑着百十斤的担子在田埂上健步如飞,这样空着手在服务台原地站八个小时又算什么啊!

  可是等事到临头,轮到她来值班了,毛新娟这才发觉穿着高跟鞋在服务台后面端端正正地站八个小时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小腿的麻木,脚尖的生疼,这些毛新娟还能够忍受,可是让她一夜大睁着双眼连个盹都不能打,她却实在是受不了。如果是有具体的事情忙活着,或许毛新娟还能坚持住。可是她值班这个楼层只住了包局长一个客人。从包局长凌晨一点回到房间之后,整个楼层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毛新娟还必须大睁着双眼笔直地站在服务台后面望着空气,这让她如何能够坚持得住。她一直熬到早上六点,实在是熬不下去了,这才趴在服务台上偷偷休息一下,却没有想到咋会如此倒霉,偏偏包局长这么勤快。大早上六点就起床了,正好把她给逮个正着。现在包局长还说要告诉张主任,这不是要命么?

  一时间毛新娟被吓得脸色都白了,慌慌张张语无伦次地解释道:“包、包局、局长。您、千万、千万不要告诉张、张主任。原来值班的服务员得了阑尾炎到医院动、动手术了,我、我是临时过、过来顶替的。您、您如果告诉了张、张主任,张、张主任他一、一生气,我永远、永远不能来贵宾楼值班就不说了,怕就怕张主任他、他把我开除  。我一个农村里出来的孩、孩子,能找到、找到这份工作不容易。当、当初为了让我来市委小招工作。我妈不知道给我表姐夫说了多少好话,最后、最后我表姐夫才、才肯帮这个忙的……”

  包飞扬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竟然把毛新娟吓唬成这样。为了缓解一下气氛,不让眼前这个小姑娘担心,包飞扬呵呵笑了起来,故意学着东北人叫了一声:“艾玛!”然后说道:“小毛同志,看来你们张主任还真厉害啊!他能够把你们吓成这样,看来不是一个简单人物,我以后见了你们张主任,也得小心着点,不然他把我这个丨警丨察局长给开除了,我还不得上街去卖烤红薯去?”
  毛新娟听包飞扬说得有趣,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白了包飞扬一眼,说道:“包局长,你少忽悠人了。我们张主任不过是一个副处级的官,你可是副市级的领导,他怎么可能开除您呢?您开除他还差不多!”
  说完之后,毛新娟就有些后悔,自己怎么能够用这种语气和包局长说话呢?太随便了!包局长万一生气了怎么办啊?她十分紧张地看着包飞扬,生怕包飞扬生自己的气。
  包飞扬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毛新娟和自己说话的语气,相反,他十分喜欢毛新娟这种和他说话的态度。如果不是毛新娟的普通话中东北味太浓,包飞扬几乎认为自己重新回到了初中时代,和那个可爱的女同桌季红娟在斗嘴——好吧,即使毛新娟普通话中没有东北味,自己的感觉也不完全像回到了初中时代,因为和初中时的季红娟比起来,毛新娟显然要大上一些,最起码胸脯要大一些——包飞扬的目光飞快地扫了一下毛新娟略具规模的****,心中如是想到。

  “呵呵,你竟然还知道张主任的行政级别是副处级。我是副市级?”包飞扬又乐了起来,“这些东西是谁告诉你的?”
  既然毛新娟说自己是农村里出来的孩子,却又能够准确无误的说出自己和张主任的行政级别——其实张主任行政级别究竟是副处级还是正处级,包飞扬现在并不清楚。不过在昨天的签约宴会上。包飞扬见到了市委接待办的郑延贵郑主任,刘光辉向他介绍过,郑延贵这个市委接待办的一把手同时还兼任着市委招待所的主任。郑延贵的行政级别是正处级,那么主持市委小招工作的张土河张主任行政级别很可能就是副处级——从这一点上来说,眼前这个女孩子确实不简单。要知道。即使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如果不是出身于官员家庭,想要准确的说出来市委招待所负责人和市丨警丨察局一把手的行政级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这些东西不是毛新娟自己有意去学习的话,那么只能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毛新娟身边一定有一个对官员行政级别非常了解的人。

  “张主任的行政级别是他自己讲的。有一次对外营业楼一个客人闹事,张主任到现场处理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张主任对那个客人说道,‘自己堂堂一个副处级领导,还害怕外地的一个小科长闹事?哪怕就是闹到天边,我张土河也奉陪’”
  毛新娟把张土河当时说话的语音语调模仿的惟妙惟肖。如果包飞扬没有看到毛新娟,单是听声音的话,肯定会认为这是张土河本人在和客人吵架。
  真没有想到毛新娟竟然会有这样的本事,怪不得人们都说东北人是天生的小品演员呢!就冲着毛新娟这一手本事,出去当个小品演员走穴演出绝对没有问题!
  还真没有想到,这个和自己初中女同桌一模一样的女孩子还是一枚开心果呢!
  “嗯,张主任的行政级别是他自己说出来的。”包飞扬翘着嘴角说道,“那我呢?我的行政级别,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毛新娟低下头,用手绞了绞红色制服的衣角。有些扭捏的说道:“这个、这个是我表姐夫告诉我的  。他安排我来值班的时候,叮嘱过我,说包局长您是副市级领导,让我一定要打起精神用心服务。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你表姐夫?”
  “哦,我表姐夫是市委小招的一个科长,专门负责贵宾楼服务人员安排调动。”毛新娟连忙解释道,“我能够到市委小招来上班,就是他帮的忙。”
  “呵呵,难怪呢!”包飞扬点了点头。释然于胸。市委小招的科长,又负责贵宾楼里的服务人员的安排与调动,毛新娟的表姐夫自然要对贵宾楼里的住客的行政级别了解清清楚楚,这样才好提供相应的服务。这不单是枫林市一个地方这样,放在整个华夏境内,地方上只要是接待领导的宾馆都是这样的情况。

  到了这个时候,毛新娟心中一丝一毫的紧张都没有了。包局长对她态度异常和蔼不说,竟然还能够和她开玩笑,说明包飞扬和其他市里领导不一样,对她的态度与其说是大领导,不如说更像是当初学校高年级那些喜欢她的大哥哥。
  于是毛新娟胆子就大了起来,用撒娇的口吻向包飞扬央求道:“包局长,您就高抬贵手,开开恩吧。千万不要告诉我们张主任。因为我非常想到后面这几栋贵宾楼来值班,尤其是值夜班,一晚上能够有五块钱夜班补助。一个月哪怕是只值十天夜班,也可以多五十块钱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