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61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心中总是感觉怪怪的啊!包局长虽然是副市级的大领导,可是看年龄并不比自己大几岁,看起来更像是一位邻家大哥哥,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的身份,谁能够想到他竟然是枫林市丨警丨察局一把手呢?
  哼!明明年龄不大。偏偏还要装着老气横秋的模样叫人家小同志,真是要笑话死人呢!
  包飞扬却不知道眼前这位小服务员的小脑袋在短短的一瞬间想了这么多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看着小服务员低垂着头没有说话,于是又追问了一句。“小同志,我问你名字呢?还有你家里哪儿的?”
  “哦!”小服务员这时才反应了过来,包局长还等着自己回答问题自己却乱七八糟的在胡想八想些什么啊!连忙慌乱地回答道:“我、我叫毛新娟,大新县向阳镇毛家屯人,今年十八岁了……”

  最后一句话一出口。毛新娟心中又是后悔又是羞恼。包局长只问了自己的名字和家住在哪里,没有问自己多大了,自己无端端地要说出自己的年龄干什么啊?
  艾玛!羞死人了!自己真的是把人丢到姥姥家了!
  毛新娟只觉得自己是的小脸火辣辣的发烧,脑袋里嗡嗡的乱响。她把头死命的往下垂着,恨不能在地上找一条地缝,把自己藏进去。
  看来不是自己女同桌的妹妹了。小服务员姓毛,又是枫林市辖区大新县的人,距离中天市有好几千公里,唯一能够和自己女同桌扯上点关系的,就是两个人的名字中都有一个娟字吧?

  虽然确定毛新娟不是季红娟的妹妹  。包飞扬对她的好感却没有减少半分。看着她低垂着小脑袋瓜子,酷似季红娟的俏丽脸庞上飞起的两抹好看的红云,包飞扬心中就分外亲切,不由得想起他当年在季红娟的凳子上摸上五零二胶水,捉弄她的事情。当时放学后季红娟发现自己裙子被胶水牢牢地粘凳子上,心中又羞又急,偏偏又不敢喊出声来,生怕同学们发现之后笑话自己,表情几乎就和眼前毛新娟一模一样……

  “哦,才十八岁啊?小毛同志还真是挺小。”包飞扬笑呵呵地说道。
  毛新娟听包飞扬说自己小。不由得急了起来,连忙抬起头大声地说道:“我不小,一点都不小。”一边说着一边不由自主地挺着胸膛,证明自己已经成年了。生怕包局长嫌自己年龄小,给小招的张主任打招呼,把自己赶回去。
  随着毛新娟的挺胸动作,包飞扬的视线恰好落在毛新娟的胸前。看她挺着略具规模的小胸脯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小,包飞扬好容易才把自己的笑憋回去。
  嗯,是不小!比旺仔小馒头要大一点呢!
  毛新娟看着包飞扬表情古怪。却不知道包局长这是为了忍住笑差点憋出内伤,还以为包飞扬在嫌弃她年龄小,就连忙补充道:“包局长,我真的不小。别人能干的事情,我都能干!”

  本来毛新娟前面的话就有歧义,加上后面这两句话,歧义就更大了。包飞扬终于没有憋出自己的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既然笑出声来了,包飞扬当然要掩饰一下,不然让人知道自己在调笑小服务员,成什么体统?
  “哈哈!小毛同志确实不小了,也的确很能干!”包飞扬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不然毛新娟肯定要继续争辩她不小的问题,于是转移了话题,问道,“对了。小毛同志,你到这里工作多长时间了?市委小招的工资待遇水平还不错吧?”
  听到包局长不嫌弃自己小了,毛新娟终于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用白嫩的小手拍了拍自己略具规模的小胸脯。怪不得自己来市委小招之前,表姐就告诫过自己,伴君如伴虎,领导难侍候。自己不过就喝包局长说了两三句话,就差点被包局长嫌弃年龄小,丢掉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呢!
  她轻轻嘘了一口气,又吞咽了一口唾沫润了润自己有些发干的喉咙,这才轻声说道:“包局长,我才来这里上班七个多月,工资每月三百八十元,宾馆包吃住,一个月有两天假期,如果值夜班的话,一晚上还有五块钱的夜班补贴。”
  包飞扬到现在才对了枫林市的工资水平有一个最为直观的了解。按照道理说,毛新娟能够在市委小招当服务员,工资待遇在枫林市来说应该算是不差的。可是就是这样,毛新娟一个月才拿不到四百元的工作,即使加上夜班补贴,一个月顶天了也就五百元左右。这个标准放在一九九八年的华夏来说,可是有点偏低了。
  据包飞扬自己掌握的情况,这个时候像毛新娟这样的女孩子如果在经济最发达粤东地区打工,即使进工厂做最简单的包装工装配工,一个月工资也至少在六七百元以上。如果能够进到公司做文员,工资基本上在八百元起步。而且基本上粤东地区的公司都是包吃包住,即使是包装工和装配工,一个月也至少能够保证有四天假期。

  即使是换成海州市这边经济比粤东差一些的地区,普通打工者一个月拿六百元也不算什么难事,如果算上加班会,只怕会更多。可是到了北方省,在枫林市这个副省级的省会城市,毛新娟在市委小招这样不错的单位工作,一个月只有三百八十元的工资,可以想见,枫林市是怎么样一个经济发展水平,进而可以推想到整个北方省全省经济是一个什么样的发展水平!
  想到毛新娟一个月只拿三百八十元的工资却最多只能休息两天,在服务台熬一整夜不睡觉,也只是多五元钱的夜班补贴,包飞扬心中就莫名地对这个很像自己初中同桌的女孩子有些怜悯,于是就关切地问道:“小毛同志,你一个人值夜班累不累啊?如果你不想值夜班的话,我就同你们张主任讲一讲,让他不要安排你值夜班了。”
  虽然包飞扬和市委小招的张主任不熟,但是就冲着昨天晚上张主任对他的那股子热情劲儿,包飞扬相信只要自己开口,张主任还是回买他的面子的。姑且不说自己市丨警丨察局一把手的身份,单单是凭借着自己在张之超和舒青华枫林市两位党政一把手大红人的身份,张之超也会在这种服务员调班的这种小事上给予几分照顾的。
  却没有想到,毛新娟听到之后心中却慌张起来。她本来只是市委小招对外营业楼的服务员,本来就没有资格到后面这三栋专门对省市领导和特殊贵宾开放贵宾楼来值班。是她表姐夫马科长昨天趁着贵宾二号楼一个女服务员得了急性阑尾炎送到医院动手术的空当,把她给调过来临时顶替一下那个女服务员,为得就是给她创造一个能够近距离接触领导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