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8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他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宅男,还能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不成?
  林齐鸣说好,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就不用担心了。
  我这边刚刚挂了电话,萧璐琪就打了过来。
  我说喂,我是陆言。
  电话那头传来了萧璐琪的哭声,她说林佑被抓走了,那帮人好不讲理,一进来就抓人,我拦都拦不住……
  我说你现在在哪里?
  萧璐琪说她跟着那帮人到了崇明的一个地方,这儿据说是那些人的基地。
  我说你有事儿没?
  萧璐琪说没有,他们对我还算是客气。
  我说这件事情,除了找我,还跟谁说了没有?
  萧璐琪说我跟我爸打了电话。
  我说好,璐琪你别担心,这件事情林佑的关系不大,很快就没事儿了的,我刚才听屈胖三说了,已经给林佑的堂兄林齐鸣打了电话,他是东南局的大佬,在宗教局这个系统里面有很大的影响力,再加上你父亲,没有人会动他的。

  萧璐琪说可是,那些人会把他关多久啊?
  我沉默了一下,说这件事情取决于京都这边的进展,你放心,我跟你堂哥萧克明在一起,忙着陆左的案子,如果这边的事情谈成了,林佑就会得到无条件的释放。
  萧璐琪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那要是不成呢?”
  我说林佑的事情与陆左无关,不管我们成不成,他都没有任何问题,你现在也别慌,跟你父亲在一起,他会帮你处理一切事情的。
  我对萧璐琪好是一阵安慰,将她的情绪安抚妥当之后,又给她父亲萧大伯打了电话。
  两个人的沟通不多,萧大伯告诉我们,说他已经前往魔都了。
  他让我们专心留在京都,处理陆左的事情,至于林佑,他会全权处理的,我说好,又跟他谈及了我与林齐鸣沟通的过程,说此事林齐鸣也会提供一定帮助。

  萧大伯有些犹豫,说林齐鸣这个人,是否可靠?
  我说我和萧大哥跟他面谈过,问题应该不大——他是一个有着自己独立判断的人。
  处理完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也到了中午时分,老阿姨做了中饭,请我们去吃,我们没有拒绝,厚着脸皮蹭吃蹭喝。
  饭后,我和杂毛小道商量了一下,然后给赵承风挂了电话。
  我们要见陆左。

  对于这个要求,赵承风并不意外,他说他会帮我们提出申请,并且动用手中的力量去推动的,让我们等他的消息。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赵承风回了话来,说可以。
  得到了许可,我们便准备出发。
  这一次自然是四人同行,毕竟对陆左最担心的人,其实是朵朵。
  我听屈胖三说,这几天,朵朵背地里哭了好几回。
  我们出门准备打的,结果老阿姨却叫住了我们,然后叫来了一个长相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说这是许老配备的司机,我们在京期间,他可以负责我们的交通出行。

  当然,这也是许老之前就有交代过的。
  按照许老的级别,这也是标配。
  对于这样的好事,我们并不拒绝,上去与师傅握手,简单交流了一下,才得知师傅姓马,单名一个荣。
  马师傅沉默寡言,不擅长言语,对我们憨憨一笑,说你们谁要用车,跟我言语一声就好,我以前是开公共汽车的,技术好。
  组织上给许老配的车是一辆黑色奥迪A6,算得上是高级干部的标配。
  我们上了车,发现马师傅车开得的确很稳,是个老司机。
  根据赵承风发过来的信息看,新民监狱在密云,从这儿出发,得有一段路程。
  因为不太熟悉这位马师傅的为人,所以路上我们并不交谈,基本上都是闭目养神,免得被人听了话儿去。
  虽说这人是许老的司机,但不排除有其他的可能。
  到了密云,来到了赵承风发的大概地址,我跟他联系上,他告诉我在那个地方的门口停下,跟一个叫做田东的人联系。

  我照做,停车之后,走了下来,左右打量一番,这时有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朝着我伸出了手来,说你好,陆言先生么,我叫田东,是赵处的下属。
  这人长得很高,三十来岁,眼神敏锐,透着一股精明。
  我伸手,说赵处长让我来找你。

  田东指着旁边的一辆城市越野车,说我们去的地方需要通行证,换我的车进去吧。
  我打量了一下他,突然笑了,说你的车子里面,不会也装着丨炸丨弹吧?
  田东的脸色一变,说这可开不得玩笑。
  这个时候不远处的马师傅摇下了车窗来,说没事的,这个车,在京都这个地界,除了中南海需要报备之外,哪里都能去得。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底气十足。
  田东打量了一下这车的车牌,还有车窗下贴着的一排通行证,不由得肃然起敬,说原来是许老的车,这就难怪了,那行,我在前面领路,你们跟着我的车走就行了。
  他也没有多加解释,转身上了车。
  我回到了车子里,跟着前面田东的车走进了一条小路,一路行,最后来到了一处湖边的高墙跟前来。
  高墙之前是铁门,厚厚的铁门,还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在站岗。

  田东下车,去办了手续,然后铁门打开,站岗的军人朝着我们这儿敬礼。
  这儿并不署名,没有招牌,我们却知道到地儿了。
  车子进去之后,听到了一处占地颇广的三层建筑之前,我们下了车,田东跑了过来,跟我们讲起了进入其中的注意事项。
  规矩很多,我听得脑仁儿发疼,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楼里走了一群人出来。
  我一开始并未注意,然而随后发现这些人却是径直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我抬起头去,瞧见了一个长得不高的年轻男子。
  他戴着黑框眼镜。
  眼镜男径直走到了我们的跟前,目光掠过了我,落到了朵朵和杂毛小道的身上,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来,然后朝着杂毛小道伸出了手,开口说道:“鄙人王清华,见过萧掌教。”
  杂毛小道的脸色一变,冷冷说道:“我可不是什么掌教,你认错人了。”
  眼镜男摇了摇头,突然间郑重其事地说道:“对不起,在我的心中,一直觉得您这样顶天立地的男人,是不灭的偶像,却忘记了您离开茅山的事情;不过不管怎么样,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茅山没有您,是它的损失……”
  这人对着杂毛小道好是一阵夸赞,而作为当事人,杂毛小道却显得并不喜欢,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说请问有什么事情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