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7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法不吃惊,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四肯定比二大呀,那岂不是说把“天子望气术”修炼到极致,他以后学什么武学都是常人的两倍?
  可别小瞧这两倍,别人十年才能练到巅峰的武学,他五年就能大成,这可不只是节约五年时间那么简单。
  要知道,武道修行,基本上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反退。跟路边粉红发廊做皮肉生意的姐姐们差不多,吃的是青春饭。
  基本上一个三十岁的暗劲巅峰武者,有生之年铁定能进入化劲领域,成为一代宗师。
  但三十五岁才暗劲巅峰的话,最多就只有一半可能。
  四十岁才暗劲巅峰,基本上意味着这辈子也就止步于此。
  要不这世界天才怎么那么值钱?

  一万年太久,谁能活到?
  都是与天争命、只争朝夕。
  王玄策却是眯着眼说道:“阿瞒,是四相,不是四条。”
  “有区别?那是几条?”陆羽疑惑道。
  “你怎么那么笨呀。老子不是告诉你了么,四相二十八宿,当然是二十八条了。”
  “啥!二十八条?”陆羽张大嘴巴。
  那不是意味着,他以后修行速度,是常人的十四倍?

  那不成一妖怪了?
  我滴乖乖,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呀。
  王玄策正色道:“要不你以为什么是‘天子望气术’?谷神不死,天子望气。不逆天敢叫这名儿?不过十四倍不可能,隐脉区别于显脉,就好像地表河流和地下河流,地下河的流量当然没有地表河那么大,但若是二十八宿全数贯通,至少得是常人五倍吧。”
  “师兄,你自己下车吧。我要回家了。”陆羽正色道。
  “干嘛?”
  “还能干嘛,回去找我媳妇儿双修呗。去他大爷的把第一晚留到新婚之夜,我还是早点结束童男身,先通一宿算一宿吧。”陆羽嘿嘿笑道。
  眼睛眯成一条缝,猥琐了。
  “你急个屁。你知道‘天子望气术’怎么修炼么?还回去找你媳妇儿双修,你修个肾亏出来还差不多。也就是你丫不是个急色鬼,没先把你媳妇儿办了,要不就坏大事了。”王玄策骂道。
  “坏大事?师兄,那你不知道?”
  王玄策摇摇头。
  “那你说个屁呀。”陆羽没好气看着王玄策,杀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儿,就是在原本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给了一个希望的火种,接着再给你一泡尿浇熄。
  “别急呀,那师兄我不是在研究么,这门功法的诀窍肯定藏在那尊唐三彩天王像上,但那玩意儿是实心的,我什么土法子、高科技都用过了,甚至还请一个物理实验室测过了同位素,确定里面没藏的有东西,难办哟。”王玄策叹声道。
  “师兄,那你快点研究,你长这么帅,又这么聪明,这事儿你要是搞不定,不是破坏您在我心中英明神武的形象么?”

  王玄策梳理了一下他的汉奸中分头,正色道:“阿瞒,做人一定要诚实,你师兄我能用帅来形容?”
  陆羽擦了擦汗,寻思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自知之明了,他还有点不适应。
  就听王玄策无比严肃地说道:“你师兄我,当然只能用相当的帅来形容。”
  陆羽强忍着,才没把王玄策一脚踹下车。
  王玄策嘿嘿一笑:“对了,你刚才真想要了段天狼的命?”
  陆羽反问,“真想知道?”
  王玄策点点头。
  “假的。我又不是二傻子,杀了段天狼,除了解气有个屁作用,还无端给自己惹一身骚,我是做给江依依那娘们儿看得。”陆羽解释道。

  “那……”
  “你懂的。”陆羽笑道。
  王玄策多聪明的脑袋,笑道:“阿瞒,你这么试探撩拨江依依那娘们儿,不怕她跟你翻脸?”
  “不怕。”陆羽摇摇头,“熊子绥了,段天狼毁了。这位江大小姐这几年的投资,全在小爷手里化作一泡屎尿向东流。她除了不遗余力的投资我,哪里还有别的选择?”
  王玄策叹了口气,“小师弟哟,你要是能一直赢下去,还真能将这娘们儿给吃干抹净,就怕哪天你输了一把,这娘们儿倒过来跟你算总账。”
  “师兄,我虽然没你长得帅,但要说怎么对付娘们儿,你还真不如我。瞧着吧,我不会给她这个机会。”陆羽自信满满地说道。

  “怎么说?”
  “江依依这种婆娘,你把她当观音菩萨供着,天天奴颜婢膝小狗一样在她跟前摇尾巴,她反而不会拿你当回事儿。反过来你表现的越强势,她就越舍得在你身上下重注。你信不信哪天只要我把吴天南那条老狗的脑袋割了,我把她霸王硬上弓她都不会有意见。”
  “霸王硬上弓呀,这个我喜欢。什么时候动手,师兄我给你把风。”王玄策嘿嘿笑道。
  “去你的。”

  陆羽白了王玄策一眼,“师兄你的路子都太狂野,不太适合我。我走的是险棋,哪一步走错了都绝对没有活路,咱们师兄弟得一直赢下去才行。”
  “那就一直赢下去。”
  “师哥,我要是输了,你会不会丢下我跑路?就跟当年你丢下二师兄跑路一样。”陆羽突然问道。
  突然就安静了。
  王玄策表情古怪,重重喘着气,蓦地眼眶一红,揉了揉脸颊。
  “当年我丢下凤年跑路,这事儿叶青竹估计得怨恨我一辈子。但老子王玄策不是个贪生怕死的怂货,只是当年陈师找我谈了一宿,他李凤年是可以杀身成仁,但我王玄策不能。他选择做了英雄,我就只能做那个忍辱负重苟且偷生的狗熊。要不没了老子,先在谁来帮你摆这盘棋?”

  “师兄……你也不容易。”陆羽叹了口气。
  “阿瞒,现在你没有退路,我也没有。你放心,这次你师哥我绝对不跑路。”
  陆羽笑了笑沉声道:“跑路倒是不至于。罗少卿跑了,不过已经吓破了胆。段天狼和陈琅琊都算是废掉了,眼目前就剩下一个吴天南,解决了这条老狗,这江海的江湖不说由我们说了算,占据个一隅江山还是没问题的。”
  “看你的样子,胸有成竹?”王玄策试探着问。

  “谈不上。只是有了些眉目。李景略你知道吧,我搭上了他的路子,这个机会还得让他给我。”
  王玄策说道:“李景略……他不是吴天南的拜把子兄弟么。这两人都是外来户,当年一起来的江海,一个从商一个从政,互相都握着对方的把柄。这几年李景略倒是混得风生水起上了台面,吴天南书读少了,越混越回去了。看来李景略是打算卸磨杀驴了,有意思。”
  “师兄,还是你的路子野。我不傻,就怕这是一个套。这不是还笃不定,要师兄帮着拿一下主意。”
  王玄策沉思片刻,直接说道:“阿瞒,这事儿可以做。李景略是真想要吴天南的命。”
  陆羽沉声道:“就怕他先跟吴天南玩一手卸磨杀驴,再跟我玩一手同样的把式。眼目前我这小胳膊小腿,可玩不起。”
  王玄策解释道:“那倒是还不至于,李景略这个人是有政治野心的,他现在这个当口想抛弃吴天南,就是不想以后被谁拿住把柄。但他们这种大人物,外面没个有狠手腕的人帮他干一些脏活儿累活儿,可撑不了那么大的台面。就算要卸你磨,杀你这头驴,也不是现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