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7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看着高长恭,“王玄策跟我说你叫‘人屠’,历史上这个称号属于武安君白起,此人杀了四十万才博得这么一个称号,所以我今晚想见识见识,你能屠几个人。既然来了,要让我验货,那我也不跟你矫情,给小爷砍了他们。”
  他指了指罗少卿等人。
  高长恭舔了舔猩红的嘴唇,点了点头。
  然后跨步向前,一刀劈出,刀光化雪,刀弧如电,一个刀客直接被他蛮不讲理的一刀砸翻在地,一条胳膊掉在了地上,鲜血狂涌。
  他没有停顿,继续上前,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带着一种诡异的节奏感。
  月色下,这个儒雅男人变得前所未有的暴虐,就如一瓶上了年岁、六十七度的衡水老白干,看着不怎么样,闻着微醺,一喝下去,那是真能醉死人的。
  刀光乱闪,顷刻之间,还有战斗力的十多个刀客全数被他放翻,也就两三分钟的光景,这家伙连大气都没喘一个,最最让人胆颤心惊的是他的表情,云淡风轻,不皱眉不眨眼,似乎他砍得不是人,而是柴火。
  “阿瞒,怎么样,这保镖够劲儿吧?”王玄策嘿嘿笑道。
  陆羽点点头,“何止是够劲,简直嚣张到没边了,你以前说他值多少来着?”
  王玄策解释道:“一个亿呀。阿瞒,那不是跟你吹,这都是内部友情价再打对折了,要他人屠高长恭摆到台面上卖,能出五个亿的老板大把大把。”
  “妈拉个巴子,这人小爷要定了,给我半年,砸锅卖铁我也得给你凑一个亿出来。”陆羽正色道。

  这时候,高长恭已经把人砍的差不多了,就剩下罗少卿和段天狼。
  高长恭冷冷一笑,单手提着杀-猪-刀,另一只手比出了食指,勾了勾,无比挑衅的动作。
  “一起上吧,小太爷赶时间。”
  更加挑衅的言语。
  罗少卿和段天狼对视一眼,眼里俱是惊恐。
  高手,大高手。
  他们从未见过、也没法想象的高手。
  至少都是传说中的——“至诚之道、可以先知”的大宗师。且在化劲宗师中,都是顶尖厉害的人物。
  他们震惊,其实陆羽也震惊。
  心里踅摸着,这位人屠跟叶青竹到底谁厉害,比较一番,觉着应该是在伯仲之间,或许这位人屠仗着性别和体型优势,还要稍微厉害一些。
  “天狼,一起上,拼一拼,不是没有机会。”罗少卿冷声说道。
  段天狼咬着牙,点了点头。
  拔出斩刀,跨步上前,一刀劈向高长恭。
  高长恭抬了抬眼,杀-猪-刀在他掌心旋转半圈,化作一道弧形闪电,直接将段天狼砸的倒退半米,重心不稳。
  段天狼正想着为什么队长还不进攻,却是发现,罗少卿虚晃一刀后,竟是借着他的掩护,转身就逃。
  这个局面别说他了,连陆羽和高长恭都没想到,等反应过来,这家伙已经逃了二十多米远,再要追都来不及。
  “妈的,也就是为了引诱这驴日的怂货出击,没有带弓,要不他今晚必须得交代在这里。”陆羽啐骂道。
  在段天狼错愕的目光中,高长恭又是一刀劈下,直接将段天狼一条胳膊斩断,重重一脚踹在肚子上,肋骨断裂的声音,顿时躺在地上,倒吸凉气,惨哼不止,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那姓罗的就是一个怂货罢了,今晚他已经被吓破了胆,应该没胆子再来找你的麻烦了,至少不敢再在明面上找你的麻烦。”高长恭冷笑道。

  陆羽点点头,高长恭拱了拱手,笑道:“陆羽,货你算是见识了,也就是为了拿回我家的那尊龙雀奔马,我才被王玄策这狗-日-的忽悠来跑一趟。现在你还养不起我,什么时候等你赚到一个亿,我就把这条命交给你。”
  他说着,将杀-猪-刀插到了腰间刀套之中,拱拱手,转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显然现在没有进一步跟陆羽接触的想法。
  “这家伙还不是一般的犀利哇。”
  陆羽看得一愣一愣,良久才回过神来,看着地上躺着的一众刀客和段天狼,有些为难。
  这么多人,总不能都杀了吧?
  那得闹出多大动静,他担不起这个风险。
  这时候,江依依说道:“陆羽,这些人交给我处理吧,杀了不妥当,反正他们胳膊都废了,这辈子别想再拿刀杀人了,我出点血,联系一家私人医院,保证他们不死就行。”
  “可以,但这家伙不行。”陆羽点点头,冷眼看着段天狼,却是冷冷一笑:“段天狼,可一可再不可三,今天我必须得宰了你。”
  没有过多废话,陆羽手起刀落,一刀插进了段天狼肚子。

  没有抹脖子。
  他要慢慢折磨段天狼,让这三番五次想要他命的家伙,慢慢品尝绝望和死亡的滋味。
  从本质上讲,他其实是个变态。
  不是不敢杀人,而是怕自己一旦放开枷锁大开杀戒,会收不住手,彻底堕入魔道。
  段天狼那张漂亮如妖灼桃花的脸庞扭曲着,如一只名贵的、毛皮光鲜、气度雍容的波斯猫被突然丢进漂浮着烂菜叶子和排泄物的臭水沟滚了一圈,虽然想竭力维持它的风度,却又怎么做得到。
  光鲜褪尽。
  只剩下滑稽的荒诞,暴躁的怨怼,以及对于迫在眉睫的死亡、最本能的畏惧。
  人性最丑陋的一面,原形毕露。

  段天狼挣扎着,扭曲着,捂着肚子,狼狈凄凉。
  如一朵被倒春寒的降雪冻衰的桃花,还没来得彻底绽放,就变得凋零衰败、丑陋不堪。
  很痛。
  肚子里面,温热的液体不断地流逝,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随着血液流走、不断侵蚀着他的无力感。
  段天狼一直以为自己不会怕。

  但现在他怕了。
  死亡的大恐怖,离他是如此之近。
  “段天狼,你没有任何机会了。或许你可以死的爷们儿一些,自己把肚子上那把刀拔出来,然后你可能有万分之一的几率爬过来捅死我。但无论怎样,你都死定了。”
  陆羽表情很是平静。
  如一泓幽澈的古井。
  “何必呢。我一再对你忍让,你难道就非要把你压碎碾死才甘心?小爷的命贱归贱,但老天爷都没能拿走,我又凭什么给你?”陆羽走近扭曲着翻滚着也绝望着的段天狼,一脚踩在他的脑袋上,握住了百子切的刀柄。
  他只要微微一错刀柄,就能割断他的肠子,彻底送他去阎王。
  “先别动手。”

  说话的是江依依,拦住了陆羽。
  陆羽冷声道:“江大小姐,我说过,可一可再不可三,这一次,我不会再给段天狼任何机会。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我很早就懂了。”
  “我就说几句,之后你硬要杀他,我也不拦着。”江依依很是平静地说道。
  “你说。”
  江依依比起一根手指,“第一,段天狼胳膊都断了,也彻底被吓破胆了,我觉得你算你放他一马,他也不可能再有勇气来找你的麻烦。”
  “你说的在理。但我依然不打算放过他。”陆羽淡声道。
  “第二,段家在江海不算一线勋贵,但也不容小觑,你若杀了他,自己会很麻烦。”江依依补充道。

  陆羽冷声道:“他段天狼有背景,而我没有。但这并不意味着只准他来杀我,不准我杀他。他段家人谁有意见,我就一起宰。”
  “第三,段天狼有个师父,很护短,你若杀了他的徒弟,他不会放过你。”江依依继续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