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7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拉着江依依,一路飞奔,江依依边跑边笑。
  陆羽骂了句疯婆子,见她跑得实在太慢,俯身横腰抱着她跑。
  他体力强悍,抱着个人跑得都不慢,跑了十来分钟,到了长江边上,见身后没人了,才把江依依放下。
  两人对视。
  陆羽气喘如牛,吐了吐舌头,江依依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大姐,有病咱就去医院吧,我虽然会中医,但真治不了脑-残。”
  陆羽看这娘们笑得傻啦吧唧,没好气撇撇嘴。

  江依依掏了根烟点上,又抛了一根给陆羽,给他点上,两人背靠着江边护栏吞云吐雾。
  “谢谢你哦。”她突然说道。
  “小事,这种情况是个男人看到了都不会不管。”陆羽笑了笑。
  “我不是说这个。”
  “那是什么?”
  江依依笑了笑,优雅的吐了个烟圈:“今天是我生日,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过生日了,谢谢你愿意大半夜的陪我疯咯。”

  “多大了呀大姐,三十八还是五十六?”陆羽极为严肃地问。
  “去你的,本小姐今年二十五,如花似玉,风华正茂。”
  陆羽掰着手指,“那你比我大了得有四岁,怪不得咱俩有代沟。”
  江依依直接一脚踹向陆羽。
  陆羽也不躲,就这么被她被狠狠踢了一脚,看着她干笑。
  “喂,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江依依说。
  “不可能,我有老婆了,你别想跟我玩儿一夜情。”陆羽正色道。
  “你大爷,我是想问你当年是怎么跟你妹妹上床的呀,陆长青。”江依依唇角微翘地看着他,眼眸里幽光逼人。

  陆羽眼瞳一缩,盯着江依依。
  江依依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很正常的呀,本小姐在你身上下了这么大一重注,当然得摸清楚你的底细咯,陆家大少。”
  “我叫陆羽,不叫陆长青。”陆羽冷声道,紧紧抿着嘴唇,眼眸冰冷,让江依依极为陌生的那种阴冷。
  “生气了?”江依依问。
  陆羽狠狠吸了一口烟,说道:“谈不上,只是当年那事儿小爷是黄泥巴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解释不清,我也不想解释。”

  “被你妹妹跟继母陷害的?”江依依问。
  “我说是你信么?”陆羽反问。
  “信,为什么不信。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这家伙兴许以后会是一头吃干抹净就不认账的大白眼狼,但绝对不是一个会栽在女人手里的傻-逼。”
  陆羽说道:“我那狼心狗肺的老子要是能跟你一样想就好了,小爷也不用放着陆家大少不做,跑到江海来受着白眼挨着奚落白手起家。”
  江依依笑道:“看事情要辩证的看。或许没有这椿事儿,你也不会有现在的境界。陆羽同志,这叫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辩证法。”
  “也对。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倒是有些着相了。”
  “恨么?”江依依突然问。
  “恨。当然恨。”陆羽点点头。
  “我还以为你什么事儿都要讲一个以德报怨。”
  陆羽咬着牙说道:“狗屁。我想做个好人,心怀一份儿慈悲不错。但真不是个烂好人、更不是圣母玛利亚。陆野狐那老犊子最好别让我逮着机会,要不我还真就大逆不道啃死他。”
  说到这里,他蓦地眯起了眼睛,突然拔出了百子切。

  目光森寒。
  江依依有些错愕,然后就明白了过来,为什么陆羽会突然拔刀。
  午夜的江边,除了寥寥的车辆,原本并没有行人,却突然从夜色深处钻出了一帮人。
  为首的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看年轻大概二十七八,虎背熊腰,却不会有人觉得他阳刚,而只会觉得阴鹜。

  还不到曹正淳、魏宗贤那种********九千岁的级数,但绵里藏针的阴柔也已经修炼到了炉火纯青,更像是一个掌案太监,因为是天子近臣,官帽子不大,反而愈发横行跋扈。
  陆羽是第一次见到此人,但早就看过他的资料。
  罗少卿。
  罗克敌的儿子,现在在南京军区二号首长身边的头号保镖,中校军衔。
  天子近臣夸张了,但以此人的爬升速度,三五年后,真进入中南海也不会没可能。
  前途无量。
  稍微落后罗少卿一个身位的是个面容更加俊美的年轻人,提着一把开了锋的开山刀,起码有一米五长,格外的诡异,手臂上还缠着绷带,此人陆羽跟江依依都不陌生——段天狼。
  两人身后约莫跟了十多个打手,边走边褪掉手里家伙事儿上面包裹的报纸,露出森冷刀锋,基本上都是昂贵的斩刀,几万一把那种,应该是芬兰雪地骑兵的作战刀。
  齐刷刷二十多号人,二十把刀,一路逼近,气焰滔天。
  “段天狼,你想干嘛?”
  江依依冷眼看着段天狼。
  此情此景,真的挺像是她江依依故意给陆羽设的局。
  但天地良心,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段天狼会出现在这里。
  “依依,这里没你什么事儿,老子今天要放了这姓陆的血,把他沉到背后的黄浦江。”段天狼冷声道。
  “你敢!”江依依拦住段天狼。
  “依依……”段天狼咬着牙。
  “天狼,把这娘们儿带到一边去,这事儿我来办就行。”高大阴鹜的男人冷声道。
  “江大小姐,一边去。”陆羽淡声道。
  “可是——”江依依咬着唇。
  陆羽跟江依依耳语一番,脸上是意味深长地笑容。
  江依依眼瞳一缩,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
  陆羽径直走到罗少卿跟段天狼面前。
  一个人对二十二个人,一把刀对二十二把刀。
  怎么看都是螳臂当车、必死之局。
  “陆羽,听天狼说你挺会玩刀?”罗少卿摆了摆手,一行人顿时止步。

  他好整以暇地观察着这个最近在江海****声名鹊起、被称为“小爷”的年轻人。
  这种局面依然很镇定,够气魄。
  难怪敢把他爹三刀六洞,能把段天狼和熊子逼得一个歇斯底里、趋于疯狂,一个直接吓破了胆。
  不过这都将成为过去式。
  今晚他既然来了,就不会给这头长白山的野狼一丝一毫可以翻盘的机会。
  “马马虎虎。”陆羽笑了笑。
  他身材算不上高大威猛,面对一大帮亡命刀客,气势却丝毫不逊色半分。
  任尔洪水滔天,我自坚如磐石、岿然不动。

  江依依在后面看着,脑海里就想到了四个字和一个人。
  四个字是荡气回肠。
  一个人是长坂坡白马银枪的赵子龙。
  “那就可惜了。”
  罗少卿叹了口气,“只是马马虎虎的话,你今天肯定会被我卸成一百多块、装进麻袋,沉到你后面的黄浦江。”

  他表情看起来似乎极为惋惜,不是英雄惜英雄,而是猫哭耗子的假慈悲。
  “我以为你们会带枪的,怎么你也喜欢玩儿刀?”陆羽反问。
  “喜欢。”罗少卿点点头。“我虽然惯常呆在部队,其实一直不喜欢枪。那玩意儿太精密,没啥技术含量。冷兵器才是男人该玩儿的,尤其是刀。对了,我身后这帮人,全是蒙古的刀客,都是玩儿了一辈子刀的狠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