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00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一眼就发现了,持枪人额头上多出了一个红色的血洞。
  这种时候,容不得任何迟疑,张文定瞬间跳了起来,扑向了那个持刀之人——此时的他已经迸发出了最大的威力。
  刚才那位跟他交手的持刀人已经不再是张文定的对手,没过三招,持刀人便一个狗啃泥的姿势,硬硬的摔倒了乱石上,张文定一步冲过去,对准他的脑袋就是一拳,持刀人挣扎了几下,没了反应。
  此时的张文定,心中有着一股子怒火。
  并且,他也害怕至极,他怕武云出事。
  他已经明白了武云刚才是怎么把子丨弹丨打出来的,他是练武之人,明白在受伤的情况下动用内劲代表着什么。武云虽然功力深厚,但能把子丨弹丨从自己的身体里弄出来,几乎是超出了她的能力,而且武云竟然还把子丨弹丨打了出来,这更是意味着她精力几近耗尽,如果达不到一定的程度,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一点元气,她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更让张文定担心的是,刚才那一声枪响,他亲眼看到了武云倒了下去……
  张文定几步冲到了武云跟前,此时的武云已经是奄奄一息,眼睛虽然是睁着的,但整个人一动不动,面色蜡黄,胳膊上的鲜血在不停的往外涌,胸口也被血染红了一大片。
  刚才的那一枪,打到了武云的胸口,算不算致命还难说,但伤到了肺部是肯定的。

  张文定抱着武云,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
  看着武云浑身是血,张文定的大脑一阵阵地眩晕。
  武云刚才的话已经得到了印证,张文定是打死也不敢相信,今天怎么会有人来要自己的命,而且他更不敢相信,今天已经是巧合到了极点,武云平时几乎没怎么搭自己的车,自己就算是被袭击,怎么就让武云给碰上了?
  这是命吗?
  此时的他才深深的明白,生死也许就在一瞬间。

  就算是武云武功非凡,但也不是钢筋铁骨,被打了两枪,也是危险到了极点。枪伤可是致命伤,武云要是有个好歹,自己或许下半辈子也没什么活的意义了。
  一瞬间,张文定想了很多很多。
  他想起了自己刚认识武云那会儿,想起了武云对他的照顾,想起了这个活泼却有魄力的小姑娘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张文定哭了,眼泪不争气地滑了出来。
  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他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伸手摸了摸武云的颈部,他猛地感觉到,武云的脉象竟然还没有乱。
  然后他看向武云,武云也看着他,但并没有说话。
  其实武云不是不能说话,而是她不敢说话。
  就算是刚才用了内劲,但她的道行已经深到了一定程度,身体里面还留了几分元气,此时她正在用内力控制着自己的肺部,使之减少出血,她知道肺部和胳膊哪个更重要,而且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时候,她是根本就不能动用半点力气的。
  她更知道,伤到了肺,最好还是别说话。
  所以,武云任凭张文定这么死死的抱着,她甚至在想,如果能让这个男人一直这么抱着,自己就算是再挨一枪,那又何妨?
  司机和秘书虽然身受重伤,但他们的意识非常清醒。

  当有人拿枪指着张文定的头的时候,他俩也曾害怕过,而且更不能冒险打电话报警,但手机在自己的手里,就不怕这个消息穿不出去——微信也好短信也好,办法多的是。
  两个歹徒对话的间隙,秘书和司机用短信的方式把事情通知给了司机班的人和镇上,镇上的领导接到短信,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秒都不敢耽搁,立即派出派出所的人和镇医院的急救车火速赶来。
  与此同时,县里第一时间也接到了消息,县医院的车和县局的丨警丨察,也万分火急从县城出发。
  事发地距离镇上要比县城近很多,所以当镇上的人赶到现场的时候,县里的车还没到。
  大部分人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地上躺着三个壮汉,张文定抱着浑身是血的武云,大声喊着她的名字,而不远处,两个年轻人也是痛苦万分,伤势严重。
  跟着一起来的镇领导根本就来不及问张文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便立即决定先救人。
  几个随行的大夫对武云等人进行了简单的处理,然后抬上车,一路飞奔,去跟县里的救护车汇合。
  虽然没有人知道具体事情的细节,但谁都能看得出,这是一起明显的预谋伤人案,而且现场的车辆和砍刀、枪支等物品,已经证实了这一切。
  救护车还在山路上疾驰,县委一号吴忠诚已经得知了消息。

  一县之长遇袭,而且还是这么光明正大的袭击,这简直是丧心病狂!
  燃翼如此弹丸之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吴忠诚心急如焚怒火冲天!
  吴忠诚怒了,彻底的怒了。
  虽然在工作上,吴忠诚和张文定有些冲突,而且两个人斗得不可开交,但怎么也没有想过用这种过激的方式。
  吴忠诚明白,这种事捂不住,就算是有意封锁消息,那不超过三天,省里都会知道。他知道,燃翼这次肯定又出名了,而且还不是什么好事。
  吴忠诚摔了杯子,是真摔。
  他在燃翼这么多年,还从没听说过有谁这么大胆子,连县领导都敢搞,而且动刀动枪,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
  今天敢动县长,那说不定明天他们就敢朝县委一号下手了!
  这样下去,县委县政府都不得安宁,燃翼的人民群众岂不是每天诚惶诚恐?
  这种事情都发生了,会让组织上,会让人民群众怎么看自己?自己这么多年就是白干了?连个社会治安都管不好,走到哪儿也说不清啊!
  当然,吴忠诚发怒的原因更重要的一个就是他担心自己的官帽子。
  他明白自己即将面对的就是上边的滔天怒火,县长遇袭,就算自己之前什么都不知道,那这个县委一号的也是第一责任人,如果自己运气好的话,上边或许会让自己退居二线,可如果运气不好,说不定自己就会被一撸到底了,甚至,把自己查出点问题也不是不可能。
  吴忠诚在办公室踱来踱去,他暗自在心里发誓,这个事情,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要把这些黑势力一网打尽,绝不手软——这么干,不是他对张文定有多爱护,实在是他要自救啊!
  摔了杯子之后,吴忠诚第一个就拨通了公丨安丨局长吴山为的电话,给吴山为下了死命令,如果二十四小时内破不了案,那你这个公丨安丨局长就自己请辞吧。
  是的,就算你公丨安丨局长是从上面下来的,哪怕有市局甚至是省厅力挺你,但县委真要不同意,你吴山为也只能走人——了不得县委直接免了你县局丨党丨委书记的职务,县人大免了你县局局长的职务,然后请市局重新考虑人选!
  双重管理的部门,就是如此,只要领导占了理,确定谁主事不容易,但要把谁搞下来,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虽然吴忠诚对这件事火气冲天,但他也明白,县里发生这样的事,一个不得不做的事便是向上级汇报。不管到最后因为张文定的遇袭自己会受到什么牵连,让上级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才是最端正的态度。
  日期:2017-02-18 06: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