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2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在陈杰的描述中,两人之间交流,属梁丹主动较多。坦白这些的时候,一旁做记录的秘书多次抬头看他,眼神倒也没有多少嫌弃厌恶,更多的思索。禾常青一直面无表情,除了几句‘接下去呢’、‘继续’之外,几乎没有说过其他的。陈杰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也已不在乎。
  终于说完,陈杰感觉自己像是放下了手中一直抱着的一块大石头一样,感觉一身轻松。他轻吐了一口气,反倒笑了起来。秘书又看了他一眼,很奇怪。
  禾常青看着他,终于说话。
  “陈杰,你应该知道,本来你前途不错。”他说。
  陈杰没接话。再不错又如何,错已犯下,万事不可重头来过。
  禾常青叹了一声,不再说话,起身带着秘书出去了。什么话都没留下。过了一会,秘书过来,喊他跟着他一起走。陈杰跟着秘书出去,也没问他去哪里,就那么跟着。走了大约五分钟左右,快到大楼门口,陈杰都看到了门外停着的明德的车子,秘书忽然站住,看着陈杰,犹豫着开口:“陈秘书长,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陈杰苦笑了一下,道:“叫我陈杰好了,这秘书长的名头已经不是我的了。”对于他的自嘲,秘书没理会,只是说道:“我觉得,你被那个叫梁丹的小姑娘耍了。”
  陈杰怔住,睁大了眼睛,看着秘书,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在他眼里,那个叫梁丹的小姑娘,虽然性格烈了点,但单纯善良。而秘书却告诉他,这单纯善良的梁丹耍了他……
  这无异于是一个晴天霹雳。
  陈杰怔在那里,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楼外车里的明德早就看到了陈杰,见两人没什么动静,便走了过来。秘书看到他,便对明德说:“明局长,那我先上去了。禾书记还等着我。”
  明德点头,等秘书走,明德看向呆愣的陈杰,叹声道:“跟我走吧。还得去梁书记那。”
  陈杰神情愣愣地的转头,目光看向明德,却没什么焦距:“他说我被梁丹耍了,是真的吗?”
  之前在晋阳那边的民宿,相信了陈杰所说梁丹真的没和他在一起的明德,一路回来,已经将整件事情捋了又捋,最后也是得出了这样一个猜测:他们都被梁丹那小姑娘耍了,不仅仅只是陈杰。
  明德拍了拍陈杰的肩膀,没说什么,事已至此,梁丹到底有没有耍了陈杰,已经不重要,秘书长的帽子是肯定保不住了。

  “走吧。”明德拉着陈杰走,后者神情呆楞地跟着亦步亦趋。
  到了梁健办公室外,他还是这么副样子,明德又急又怒,压低了声音吼他:“事情都这样了,你现在这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给谁看!”
  陈杰还是那样,仿佛听不到明德得声音,看不到明德得怒气。
  明德怒急,手一甩,道:“行,我也不管你了。”说罢,深吸了两口气,强压下这涌动的情绪,抬手敲开了梁健的门。
  梁健看到跟在明德后面进来的陈杰,皱了皱眉,问明德:“他什么情况?”
  明德看了看陈杰,犹豫了一下回答:“现在初步推测,陈杰同志可能是被梁丹陷害了。”
  梁健也怔住了。他也不是没有这样的猜测,在之前的通话中得知梁丹没和陈杰在一起后,他就有了好几种猜测,再联系之前的种种巧合,其实要得出这个结论不难。但潜意识中,梁健不想这样认为。梁丹,未满十八岁,刚高中毕业,这应该正是纯真美好的年纪,他不想把这么阴暗的陷害设计安在她头上。

  可,有时候,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梁健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接受这个现实,看了眼陈杰后,对明德说:“你先送他回去吧,派个人看着他,别再出事了。”
  “好。”明德应下。
  梁健又道:“另外,加紧找到梁丹,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既然基本已经可以肯定梁丹接近陈杰是别有居心,那么好好查一查她,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是。我待会就去安排。”明德回答,
  等他们走后,梁健坐在那里,发了好长一会时间的呆。梁丹,真的吗?他还是有些不太愿意相信。
  陈杰已经找到,找梁丹的事情虽然重要,但梁健也不得不将精力更多的放在了眼前这市委秘书长人选一事上。
  倪秀云对梁健真的不错,细细想来,他们好像也没什么过硬的交情,怎么就让倪秀云肯这么帮梁健呢。
  这一点,梁健自己也想不明白。但这世上很多事情,向来都不需要理由,还有很多事情是不能深究原因的。

  倪秀云时不时传来消息,告诉梁健市委秘书长一事的进展和变化。就好像那实时播报一样。正如梁健所料,这霍家驹忽然将自己的秘书推到了台前,三年多的沉默忽然一朝出声,立即就引起了罗贯中的注意和警惕。霍家驹在来这西陵省任省长前,也曾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可到了这里,忍气吞声了三年。这三年,罗贯中从最开始的戒备忌惮,到后来慢慢放松警惕,到如今已经几乎习惯了霍家驹的这种沉默,可他忽然出声了,一改往日姿态,罗贯中

  不紧张才怪。
  罗贯中集中精神对付霍家驹的时候,徐京华这边就显得冷落了。双方在会议上,争吵不休,徐京华就闭目养神。两次讨论会到最后都不欢而散,罗贯中气得头发都白了几根,霍家驹则是越吵越精神,这三年里受得起,仿佛在这两次讨论会上,都一下子发泄干净了。而徐京华,则是稳如泰山,两耳不闻。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次的讨论会,刁一民都没有出席。他让马秘书传话说,市委秘书长一职,他们定就行,他不参与意见。好一个不参与意见!
  梁健听着倪秀云传来这一个个消息,心底里揣摩着,这刁一民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那天让娄江源打听的事情,也早已反馈了消息过来。正如倪秀云说的,这三个人选里,最合适就是广豫元同志。而霍家驹的秘书杨,性格有些冲动浮躁,并不是一个适合市委秘书长位置的人选。
  梁健不得不问自己一个问题,既然倪秀云都能看到的事情,为什么刁一民看不到?

  再联想这两天吵得沸沸扬扬的讨论会,会上针锋相对的罗贯中和霍家驹两人,还有淡定如水的徐京华。
  一下子,似乎有些东西清晰了一些,可想要抓住,却又难以抓住。
  其实,在罗贯中他们三方势力为了一个小小的市委秘书长的位置而争的面红耳赤的时候,省里面有些看不透的人,心里都充满着疑惑,疑惑的同时,也对太和市这个去年垫了底的地级市多了些关注,然后,一些人物的名字就逐渐开始在省政府内传开来,例如,陈杰,梁健……
  一些聪明人,在略略琢磨过后,都能大概猜到,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市委秘书长的位置能引来这么大的动静。
  而一些有心人,则能看到更深一点的东西。
  例如,覃安。
  覃安是省委秘书长,对于刁一民办公室的举动,他素来是十分关注的,一部分是出于工作职责,一部分是基于立场需要。
  日期:2016-04-1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