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8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一个不管敌人是谁,只知道敌人在哪里的朋友和伙伴。
  杂毛小道点头,说谢谢。
  威尔说该说感谢的人是我,没有你和陆左,就没有我威尔冈格罗的今天,我永远都是你们最坚实的朋友,随叫随到。
  杂毛小道笑了,说如此便好。
  威尔说你这次过来,有什么需要吩咐的事情不?可以跟我说,我尽量帮着办。
  杂毛小道沉吟一番,然后说道:“你的势力在欧美,大中华区都交给了老鬼,所以对付我大师兄的事情就不劳你了。不过我正好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威尔说你讲。
  杂毛小道说有一个叫做王员外的人,还有他身后的千通集团,我需要你帮我调查监督一下,另外我听说他最后一次露面是在俄国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如果有可能,请你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
  威尔笑了,说老毛子的地盘啊?我倒是有一些来自北熊国度的后裔,这个没问题。
  杂毛小道说你是一个伏笔,我暂时不想让你出面,你最大的作用就是帮我梳理一下相关的情报信息,另外帮我处理一些事情,所以隐藏住自己,这个很重要,有什么事情我会再来找你的。
  说完这些,杂毛小道带着我离开了这里。
  离开了老城区,杂毛小道又带着我去了朝阳区的一处艺术家中心,在一个跆拳道馆的更衣间内,我们见到了另外一个人。
  那是一个眼神犀利的男人,瞧见了杂毛小道,走上前来握手。
  杂毛小道帮我介绍,说这位叫做破烂掌柜。
  随后又给我介绍给他。
  那个男人点了点头,笑了,说陆言的名字近年来其实还是经常有听说过的,不愧是敦寨陆家出来的人,这成名的速度,可比当年的你们都快。
  杂毛小道看着这位外号古怪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掌柜的,当初是你指引陆左走上的仕途,现如今他跌倒了,你得帮着扶一把才行……”
  破烂掌柜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一次我特地赶到京都来,也是有想要解救陆左的意思。
  杂毛小道说有心了。
  破烂掌柜说你说吧,应该怎么做?

  杂毛小道说我知道你当初是我大师兄麾下特勤一组的人,后来因伤离开,不过跟相关的一些成员还是挺熟悉的,希望你能够从这里下手,帮我捋清楚现如今他手下的具体情况。
  破烂掌柜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深吸一口气,说你确定真的要对付陈老大?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是对付我大师兄,而是需要知己知彼。
  破烂掌柜点头,说好,我尽量。
  双方谈妥之后,我们离开了这里,两人出门之后,又是一番周转,方才打的返回许老的住处。
  这个时候我忍不住问起刚才那人的来历,杂毛小道告诉我,说这位破烂掌柜名叫赵中华,曾经是早期特勤一组的成员,只不过后来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

  他后来在东官郊区开了一家收破烂的废品站,与当时在东官厮混的陆左、杂毛小道互相熟悉。
  他们算得上是朋友,很好的朋友,过命之交那种。
  这一次他也是赶到了京都来。
  我能够感觉得到,杂毛小道这一次是真的很认真,动用了手里一切可能的力量,所为的,就是给陆左沉冤昭雪,洗去污名。
  我们回到了许老住处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刚回到院子里,屈胖三便问我,说你怎么没带手机?
  我挠了挠头,说忘记了。
  屈胖三将我故意落在了床头的手机扔给了我,然后对我说道:“早上萧璐琪打了十来个电话过来,要不是我听得烦了,还真的不想理你。”
  我还没有说话,杂毛小道却有些诧异。
  萧璐琪是他的堂妹子,他自然关心,赶忙问道:“她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干嘛?”
  屈胖三说我接了一个,说是她男朋友林佑给人抓起来了。

  啊?
  林佑给人抓起来了,这是什么节奏啊?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谁没事去抓林佑啊?
  屈胖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还不是跟你有关?

  啊?
  杂毛小道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走上前来,说到底怎么回事?
  林佑是萧璐琪的男朋友,而萧璐琪又是杂毛小道的堂妹子,我看得出来,杂毛小道这个人很重感情,特别是对家人,更是如此,而现在居然有人对林佑下了手,这已经是有点儿超出了他的底线。
  屈胖三说萧璐琪慌里慌张的,也没有什么得太清楚,不过大概的意思,应该是被有关部门给抓起来了,罪名是危害公共信息安全,以及间谍罪……
  呃……
  听到这莫须有的罪名,我就知道屈胖三刚才说与我有关的意思了。
  是我让林佑组织黑客,帮我查询关于太皇黄曾天的消息。
  而李富贵的大儿子李晔便是太明玉完天剑主的这个消息,也正是林佑给我提供的,不过消息的来源,则是某份机密文件。

  之前的时候我并未有细想,但是现在回忆起了,却感到一阵莫名恐惧。
  是谁提供给林佑的机密文件?
  真的是林佑找的朋友给力,又或者是别人故意为之,一来是可以借刀杀人,瓦解三十四层剑主的实力,二来也可以掌握到林佑的把柄,随时将他拿下,从而借此来威胁我们?
  杂毛小道也想到这这一点,脸色有些阴霾。
  他看了我一眼,说先别多想,打电话给琪琪,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我点头,说对。
  我打开了手机,然后找到了通讯录,从未接电话里面回拨了去。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回打不通的,居然是萧璐琪。
  我打了好几遍,一直都没有接通——难道她是因为之前出事的时候找不到我,所以生气了?
  电话没有打通,我没有执着地一直打,而是转过了头来,对杂毛小道说道:“你觉得林佑会不会有危险?”
  杂毛小道说如果是别的人,或许很恐怖,但若是有关部门的话,是有一定的业务程序,并不是谁都能够一手遮天的,琪琪的父亲,也就是我大伯,在总局还有各地都是有着大量的人脉和关系,她母亲也有一定影响力,危险到不至于;那些人拿住他,估计也只是想通过林佑,给这些人施加压力而已。
  我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说真特么卑鄙。
  杂毛小道苦笑,说这就是一场棋局,双方各自施展手段,落子棋盘,看看谁能撑到最后而已。
  我说你觉得是不是你大师兄动的手?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是,如果是他,是不会做这种小动作的,更多的可能,估计是那个叫做什么王清华的家伙。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给林齐鸣打了电话,通报了此事。
  林佑不但是萧璐琪的男朋友,而且还是林齐鸣的族弟,是五服之内的亲戚。
  接到我电话的时候,林齐鸣在车上,我听到有一些杂声,便问是否方便,林齐鸣说你讲。
  我把林佑身上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出来。
  林齐鸣耐心地听我说完了整个过程,到了最后,方才问道:“林佑除了跟你提及那份文件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事情?”
  日期:2016-08-2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