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幸的是,一个危险的游戏,被以这种和平方式结束了。想到这里,楚天齐伸出手去,捏了捏衬衣口袋里的录音笔。
  楚天齐已然想明白,柯兴旺这只豺狼是被猎丨枪丨盯住了脑门,而猎人就是李卫民。李卫民是接受了女儿请求才出的手,而宁俊琦是接到过要文武为自己的求救电话。虽然要文武没有明确承认给宁俊琦打过电话,但今天也选择了默认。
  在前几天和郝晓燕联系,打听宁俊琦消息的时候,郝晓燕说联系不到宁俊琦,楚天齐并不完全相信。同时,他也知道一个信息,要文武也想联系宁俊琦。这是郝晓燕无意中说的,她说“要主任跟我打听消息,我都没有电话号码可给他”。
  现在被解了围,解围的竟然是这个恶人,阻断自己和宁俊琦联系的人——李卫民。虽然宁俊琦一直没有告诉自己原因,但楚天齐坚信就是李卫民从中作梗。不用说,这次李卫民同意出手,肯定是得到了宁俊琦“不再联系”的承诺。
  自己被从危局中救出,竟然是用自己和宁俊琦的爱情做交易,楚天齐感到心痛,替自己也替宁俊琦。同时他也感到耻辱,为自己无力保护恋人,无力维护爱情而耻辱。对于李卫民的做法,他无权评论,因为李卫民肯定是为女儿好,要给女儿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当然,很可能李卫民也是为了红顶子考虑。他倒是理解李卫民的做法,但也恨对方,恨对方亲手毁了自己的爱情。

  这解围的代价也太大了。
  那么自己要怎么办?是认可了李卫民的安排,还是要继续抗争?他一时矛盾起来。从他的本意来说,只要能和宁俊琦在一起,即使李卫民再打击,他也不惧。可他又不得不考虑宁俊琦的感受,考虑宁俊琦两难的处境。
  难啊,实在是难,我该怎么办呢?楚天齐自问着。
  玉赤苑别墅区三号别墅。
  冯氏爷俩坐在客厅里,正在谈论今天的事情。

  “大伯,你是没见,那场景就跟拍大*片似的。检察院的车、警车停了一院,警灯都闪着,好多全副武装的丨警丨察端着枪,还不停的喊话,真刺激。”说着,冯俊飞卷起一个纸筒,学了起来,“楚天齐,你已经被包围了,要放弃抵抗,不要自取灭亡。投降吧,否则死路一条,死路一条。”
  “你呀,真是唯恐天下不乱,都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不懂的孩子?”冯志国看似责备,但语气中满是疼爱,“开发区也跟着出名了,不过并不是什么好名吧。”
  冯俊飞不以为然:“开发区出名怕什么,跟我没有一点关系,要说有的话,我也是受害者。开发区正常办公、生产活动被影响,我还得写报告,要精神补偿呢。”
  “别胡闹,那不是找死吗?”冯志国语气很是严厉。

  冯俊飞“嘿嘿”一笑:“我也就是说说,哪能那么办?柯兴旺丢这么大人,那就是天大的耻辱,我当然不会去触他的霉头。”
  “不,你看到的只是表面,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关键。”冯志国一副教训的口吻,“你就没想到,这件事一旦传播开来,那不光是整个玉赤县臭名远扬,就连市里也跟着沾包。所以市、县都不愿意消息扩散,都想捂盖子。”
  “哦。”冯俊飞似乎明白了,却又疑惑的问:“这么大动静,是想捂就能捂的?”
  冯志国摆摆手:“应该不难。这是一起突发事件,主要媒体并没有介入,只有一些小报去凑热闹,我听说宣传部已经去摆平了。今天不只是县里要求对此事禁声,就连市委也有领导打招呼,要求阻止扩散。”
  冯俊飞不解:“那这事就算了?市委书记系能放过这个机会?”
  冯志国笃定的说:“当然不会,但是好多事情都会在私下进行,相关人员也会受到惩处。恐怕交易已经开始,有人这次也可能要倒大霉了。”
  冯俊飞问:“你是说柯兴旺,还是贺东辉?”
  “那个笨蛋当然跑不掉,真正的指挥者恐怕也未必能逃,做了错事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冯志国说着,又嘱咐道,“出去千万不能乱说,一定要谨言慎行,最好就是保持沉默。”
  “我知道。”冯俊飞点点头,然后忽然神秘的说,“那他会不会下去?这可是是个天大的机会,你可不能错过了。”
  冯志国没有接茬,但眼神中分明写着“向往”二字。
  第二天,九点刚过的时候,楚天齐正在屋里抽烟,要文武送来了几张纸。办公室那里还有人等着,要文武只说了句“你看看”,就先走了。
  楚天齐拿过一看,纸张上部打印着“审计报告”几个大字。他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心情大好。

  从报告内容看,这次审计圆满过关,做为当时主任任期的楚天齐来说,没有一点责任或是过失。
  审计不会提出建议,只会指出审计的客观事实。在这份报告中,大框架罗列了审计内容、项目,指出了采用的一些审计方法,对于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做了标注。但这些问题都是技术层面的,而且还很小,不涉及一点原则上的事,只要以后简单整改、注意就行了。
  虽然已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毕竟这事折磨了楚天齐将近一个来月,现在能有这样的结论,他心里踏实了好多,心情大好。
  公家单位就是这样,只要想办的事,那效率是没的说,要是赖着不办,几个月没有结果也正常。二十多天都没消息,昨天来了那么一出,今天就出了报告,不得不让人感叹。

  看着这份报告,楚天齐忽然很感谢前一阶段效率低。否则,可能已经有一个非常不利的报告出台了,即使再想更正的话,可能也会留下一些痕迹,尤其一些舆论可能已经形成了。当然,柯兴旺当时并没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结果,肯定是在用审计折磨自己,同时也在斟酌着给自己下一个什么审计结论。
  审计报告已经出来,那其它的事会不会很快解决?自己的工作和职务什么时候能有着落呢?
  省城的一家茶馆。
  一间雅间里,坐着两个女孩,一个是宁俊琦,一个是田馨。
  许久没有说话,田馨找了一个话题:“俊琦,你瘦了,瘦的成了骨*感美人。”

  宁俊琦苦涩一笑:“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应该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人消的人憔悴’吧?”田馨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宁俊琦茫然看着前方:“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一个一心为公、胸怀百姓的有志青年,怎么会遭遇这么多不平事?想要为百姓做点事,怎么就这么难呀?真是难为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