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0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了家里,江可蕊少不得要问东问西,因为毕竟华子建是去见的总理,所以大家好奇一点也很正常的,但华子建当然是不能给他们说的那么清楚了,一个是本来这样的事情就是国家机密,在一个,华子建更不希望江可蕊和家人为自己担惊受怕,在北江市华子建也许算得上一个人物,但到了国外,在面对那些满身血腥,杀人不眨眼的特工的时候,华子建就会无足轻重。
  不过华子建天生的具有说谎的细胞,所以他那一阵高山流水的乱喷,喷的江可蕊是一愣一愣的,肯定也就信以为真了。
  但这也就是骗骗江可蕊而已,对乐世祥来说,华子建的话中就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不过当着江可蕊的面,乐世祥什么都没有多问,甚至在有的地方还帮着华子建打个掩护。
  但在其他人都不在跟前的时候,乐世祥忧心忡忡的问:“子建啊,为什么要说谎?”
  华子建帮乐世祥倒上了一杯水,想了想说:“因为事情重大,我不希望可蕊担心。”

  “奥,这样啊,有危险吗?”
  “有,但我还是必须要做。”
  乐世祥叹口气:“我明白了,作吧!”
  乐世祥在中南海的时候都已经有了一种预感了,作为曾经的一个地方大员,他给总理汇报过多次工作,早就熟悉了总理的工作习惯,华子建今天反常的行为,也就预示着华子建根本都没有给总理汇报北江市的工作,华子建越是强调这点,也就越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不过有一点乐世祥是相信的,那就是华子建和总理谈的事情肯定是重要,而且正当,华子建不想细谈,那是一定有他的道理的。
  第二天中午,乐世祥在家里宴请了中组部的萧副部长,华子建作陪,大家一起谈的甚是融洽,对华子建上次的任命,这个萧副部长也是出了很多的力气,华子建自然少不得要敬几杯酒表示一下自己的感谢,但萧副部长也是不敢托大,面对华子建这样一个后起之秀,他的前途和未来也是难以限量。

  到了当天的下午,华子建和江可蕊就要离开了,十一的假期过的很快,而华子建心里也装着许多事情,他回去还要早早的准备好另外一场工作,现在这个工作已经超越了其他所有的事情,成为华子建最大的思考对象了。
  离别的时候,江可蕊还是有点难以割舍,北京到北江本来并不遥远,飞机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但不管是江可蕊,还是乐世祥,江处长,他们却都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相聚,每个人的工作都安排的满满的,这就让一家子人天各一方,相互牵挂。
  华子建看着恋恋不舍的江可蕊,拥一下她的肩头说:“以后我们尽量的抽时间多来看看来看两位老人吧。”
  “谢谢你,子建,真希望有一天你调到北京来上班,那样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天天团聚了。”

  华子建爱怜的笑笑,说:“我会努力的,”
  “唉,其实我更希望你不要努力,有句诗不是说过吗,‘悔叫夫君觅封侯’,有时候啊,我真的向往那种平平淡淡的,普普通通的生活。”
  “是啊,我也希望,可惜我们不能。”
  华子建心中也是有许多感慨,假如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是不是会过的更快乐一点呢?
  飞机起飞了,从上蓝天,把那姨婆艳丽的晚霞留在了华子建他们的身后,华子建又开始思考起来了,下一步总理和范部长会怎么安排呢?自己该做点什么样的准备?到了美国是不是能顺利的找到萧博瀚?对了,还有那个关乎着中国安危和国防的资料能不能安全的带回来?这许许多多的问题让华子建费神而头大。
  到了北江市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秘书小张也早早的带着车在机场等候华子建他们了,而王稼祥夫妇也在酒店里定了一桌菜,等着华子建他们吃饭,对王稼祥这小子,华子建是一点都不客气的,从机场出来,就直接到了地方,两家人再加上秘书小刘,算是庆祝了一下已经过去的十一节。
  两人回到家里,一下感到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熟悉,北京是很好,乐部长家里的四合院也很精致,但比起这个一百多平米的小屋,华子建却更感到舒适,老爸和老妈在华子建他们离开省城的那天就回到了柳林市了,她们一样的也向往自己的老家,现在小雨也大了不少,不是那么太让人操心了,华子建就答应二老回去待上一段时间再回来,让他们缓解一下思念故土的乡情。
  所以在给小雨洗完澡,安顿小雨睡觉之后,房子里就变得很安静了,最近这段时间里,华子建越来越依赖江可蕊了,华子建就搂着江可蕊感受着彼此的温存,好一会没有说话。

  人的想法是很奇怪的,谁都有软弱的时候,在北江市政坛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强势,现在又遇上了萧博瀚的这档子事情,恍惚中,华子建感觉到了软弱,他希望能够得到抚慰,和江可蕊之间的那种浪漫爱情,早已经转化为亲情,家是华子建最为渴望的港湾,在家里,华子建什么都不用想。
  好一会,江可蕊才转过头来看着华子建说:“你这两天有心事,我已经感觉到了。”
  此刻的江可蕊穿着睡衣,头发蓬松,温香怡人。
  华子建笑了笑,说:“是啊,很多事情都要提前思考好。”
  “什么事情呢?”

  “工作啊,这次给总理汇报了北江市的情况,我自己都有点内疚啊,和全国相比,我们北江市还是明显的落后了许多,你说我能不愁吗?”华子建合情合理的给江可蕊编造了一个借口。
  江可蕊还是有点疑惑,就想继续的问几句,华子建也怕江可蕊问多了,自己最后说出了漏洞,不等江可蕊说话,他就低下了头,吻住了江可蕊刚刚微张的小口,两人的嘴唇粘在一起,好长时间没有分开。。。。。。。
  收假了,在华子建上班的第一天还是很忙的,很多业务局的一把手,不断的来给请安,汇报工作,华子建就很少说话,主要是听,这些领导也都可以恰如其分的掌握住时间,一般就20分钟的样子,捡紧要和重点的汇报,每当一个领导汇报完毕,华子建总是说上那么几句不痛不痒,千篇一律的鼓励。他到真的让这些下属们有点吃不透了,今天华子建的少言寡语,更让他显示出一种深不可测的意境,让一个个下属小心翼翼,充分的感受到了华子建的威严和冷漠。

  实际上,华子建是昨晚上累了,现在不想说话,到不是说他真的就那么高深莫测,只是下面领导把他猜错了。
  但另一件事情扰乱了华子建的思维,那就是省委的常委会在当天晚上召开了,华子建吃完晚饭从家里直接到了省委的小常委搂,常委们大部分都住在省委家属院,所以他们来的很早,现在算算,恐怕也只有秋紫云和华子建是住在外面的了。
  不过秋紫云也已经到会议室了,华子建估计秋紫云下午就没有回去,他和其他常委打了个招呼,走到了秋紫云的身边,说:“秋书记十一没到外面转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