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2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一震,忙追问:“在哪里?”
  沈连清低声回答:“在省里。”
  梁健皱眉,随口问到:“他去省里干嘛?”
  沈连清摇头,梁健却脸色变了变。他大概猜到了陈杰去省里干什么。但是,梁丹呢?梁健忙又问沈连清,沈连清却摇摇头,回答:“暂时还不知道梁丹是不是和陈杰在一起。”

  梁健听后,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后,吩咐沈连清:“你通知一下纪委的禾书记,把陈杰的位置告诉他。让他和明德配合下,争取快点找到梁丹。”
  沈连清点头,立即去打电话。梁健转身走到旁边的落地窗边,看着窗外,今天的雾霾又很重,灰蒙蒙的,一切都很朦胧。
  明德和禾常青动起来的时候,陈杰正坐在晋阳市的一处位置隐蔽的茶室包厢中。他对面的位置还空着,他要等的人还没来。
  忽然,手机响起。陈杰一看号码,立马就接了起来,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对面打断。听着对面的话,陈杰的神情黯了下来,一会儿后,忽然转为盛怒,甩手就将手里那个刚换没多久的水果牌给遭到了墙上。砰地一声怒响,手机屏幕碎成了蜘蛛网,然后掉到地上,又是啪地一声。
  “都是些忘恩负义的家伙!亏得老子当初还那么帮你们,现在只是让你们帮忙说句话,都不肯。”陈杰坐在那里,气得浑身发抖。
  怒火发泄过后,没多久,他就焉了下来,刚还坐得笔直的身体,也垮了下来,瘫在沙发里,显得沮丧极了。几分钟过去,他忽然双手捧住脸,竟然呜呜哭了起来。
  泪水穿过指缝,渗出来,滴在他身上咖色的西装裤上,这条裤子他已经穿了好几天了,连他自己都记不得具体几天了。
  这几天,他一直住在晋阳市城郊的一处民宿中,虽然那里风景不错,但奈何实在无心欣赏。他想了很多,想得多了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理解,之前那段时间里,他为何会对那个叫梁丹的小姑娘如此着迷。这种着迷,来得毫无来由。
  他像是潘然悔悟一般,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也不再着迷梁丹,他开始着急,开始想寻找新的出路。可他求错了人,如果他不失踪,老实地承认错误,积极面对,或许还能有一丝希望。而他如今找的这些,曾经冠之为朋友的人,却在这个时候避他犹如避虎。一再被打击的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终于,再难回头。
  没等禾常青和明德找到他,终于醒悟的陈杰,主动给梁健打了电话。梁健正坐在办公室中,考虑关于市委秘书长的人选问题接下去该怎么做的问题。看到这陌生的号码,梁健犹豫了一下才接了起来。听到电话那头有些熟悉的声音,梁健皱了皱眉,问:“陈杰?”
  “梁书记。”陈杰声音低沉嘶哑,还有掩不住的沉痛悔恨。梁健满腔的怒火,被这一声梁书记,给散尽了,只剩下失望。他深吸了一口气,问他:“你现在在哪?”
  “晋阳市。梁书记,我……”陈杰开了口,却又停下。有些话,他不是没有勇气说,是没有脸说。
  梁健叹了一声,道:“事已至此,你也不用多说了。我就问一句,梁丹在哪里?”
  “梁丹?”陈杰的疑惑,不像是装出来的。梁健皱眉,又问:“你不知道?”

  陈杰回答:“那天在总局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她。”
  “你确定之后你就没有见过他?”被瞒骗过一次的梁健,已经不太敢完全相信陈杰。陈杰似乎清楚自己已经在梁健心里失去了信任,声音中忽然多了些沮丧,道:“梁书记,我知道,这一次是我做得太错了,但是,我保证,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梁丹在哪里。”
  梁健想起那天他问他和梁丹的事情时,他也是这样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证,他和梁丹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的。
  对于这个,梁健只是在电话这头无声地讽笑了一下,这时,纠结这些已经没有意义。想着,便略过了这个话题,问他:“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能回来吗?”陈杰问。
  “怎么?做错了事,你难道就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永远都不回来了?”梁健忍不住又生气起来。
  陈杰沉默了片刻,答:“那我待会就回永州。”
  “回来了,先来见我。”梁健道:“对了,这个号码能联系到你吗?”

  “嗯。”陈杰回答。
  “别再失踪了。”梁健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
  禾常青他们遇上陈杰,是在那所民宿。陈杰回去的时候,禾常青他们在民宿楼下大厅等着他。陈杰在门外就看到了他们的车,也没躲起来,在门外站了站,深吸了几口气走了进去。许是考虑到同事一场,禾常青和明德二人连秘书都没带,最大程度地给陈杰留了面子。看到他们,陈杰低了头,脸上热得烫,烫得疼。
  “回去吧。”明德走上前,他和陈杰的关系要好一些。看着这个昔日里嘴巴虽然坏一点,但心肠却不错的同事兼好友,明德叹了一声。
  陈杰点点头,苦笑了一下,他抬头去看禾常青,禾常青正要开口问,已经猜到他要问什么的陈杰没等他问出口就抢先回答:“我真的不知道梁丹在哪里。那天在总局分开后,我就没有见过她。我本来是打算去找她的,可是没找到。”
  监控和酒店服务生说的话,明德没有告诉禾常青。此刻听到陈杰的话,他心里的那些疑惑,顿时就解了开来。本来他还想不通,为什么明明梁丹都已经出去和他汇合了,陈杰还要去酒店。可是如果梁丹没有和陈杰在一起,那梁丹去了哪里。
  明德相信了陈杰这句话,但禾常青却没相信。不过现在在民宿大厅,不方便。禾常青没说什么,只说先上车。
  陈杰见禾常青不想多说,也就闭了嘴。房间里也没啥收拾,退了房后,就跟着两人上了车,往太和市赶去。
  一路上,陈杰想说些什么,但和他同车的禾常青紧抿着嘴,面无表情的样子,满脸的不想说话。陈杰只好将那一肚子想要倾诉的话,生生地含在口里,吞不下也吐不出去。

  后半程的时候,好多天没睡过一个囫囵觉的陈杰,开始昏沉。昏沉着,就到了太和市,车子直接开回了纪委大院。陈杰还没回过神,就已坐到了一间专门为他准备的审讯室中。禾常青坐在对面,他的秘书拿着纸笔,满脸严肃。
  禾常青终于说话:“说吧。”
  陈杰这才回过神,看着禾常青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心生悲哀。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认了。便将很多他之前未曾坦白的事情,都一股脑说了出来。
  陈杰承认他和梁丹发生了关系,但那是一次意外。梁丹毕竟是个小姑娘,陈杰不想去说小姑娘得他,但他确实说不清楚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反正一醒来,他赤体地躺在宾馆床上,而梁丹就躺在他身边,同样是赤体,还有床单上的落红。
  不过,这是仅有的一次。陈杰也骂自己禽兽,但事情发生,已经没有办法。梁丹很懂事,确实让他生出了保护爱护的心思,于是两人就这样,不像恋人也不像亲人的处着,直到出事。
  日期:2016-04-13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