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6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琅琊,不好意思。我这条命只会交给你叔叔,而不是你。你毕竟只是你叔叔的侄子,而不是儿子。”皇甫奇冷冷一笑,头也不回。
  武道修行,就是一个斩断七情六欲的过程。
  高手大抵都是心性强大、性情凉薄之辈。
  皇甫奇也不例外。

  为陈琅琊拼掉自己的性命?
  他还没这觉悟。
  他不是不念情分,而是他的情分,只针对那位国术无双的北地大枭陈青帝。
  而不是看起来跟他叔叔一个模子刻出来,其实骨子里完全不是那种味道的陈琅琊。
  “陈琅琊,人生的大起大落,就是这么刺激。现在占据绝对上风的人,似乎突然就变成我了。”陆羽淡笑着看着陈琅琊。

  后者表情呆滞。
  陆羽拔出百子切,冷笑着逼近。
  陈琅琊忽然就觉得很冷。
  冰天雪地里,自己赤身裸体、一块遮羞布也没能留下的那种冷。
  身心俱凉,冷彻心扉。
  心乱如麻。
  这……这是濒临死亡的感觉?
  看着陆羽那不含一丝一毫人味儿的幽澈眼瞳,他欲哭无泪。
  明明自己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怎么就输得这么莫名其妙、糊里糊涂?
  人生最苦闷的事儿大抵如此。

  他还有太多的棋子和资源没有用,就那么被这头长白山的野狼用一种蛮不讲理的方式掀翻,阴沟里翻船都不足以形容其万一。
  陆羽盯了他三秒钟,他也想了足足三秒钟。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他不想死。
  苏倾城这个越看越有味道的女人他可以不玩,陆羽这个让他从骨子里讨厌的家伙他可以不去踩,甚至于自己叔叔手里的滔天权柄和势力,他都可以不去继承。
  他只是觉得,自己得活下来。
  他才二十五岁。
  这个世界上有好酒,有漂亮娘们儿,他哪样都还没玩够。
  怎么能不明不白的死在荒郊野外?
  扑通。
  他怂了。
  直接跪倒在陆羽面前。

  “陆羽……你、你不要杀我,我叔叔是陈青帝,你杀了我他不会放过你的。”他结巴着道。
  “陈琅琊,你是不是傻,我放了你,大师兄也不会放过我。我杀了你,大师兄也不会现在来找我。他跟我师父有个赌约,这关乎到大师兄的心魔,你觉得大师兄会为了你破戒?而放弃这个可以破掉心魔、真正超凡入圣,到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境界的机会?”陆羽淡声笑道。
  “我……”陈琅琊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不稀罕,但我也没兴趣杀你。我早就跟你见过了,一头老鹰又怎么会在乎一只蚂蚁的死活?”

  陆羽冷冷一笑,转身就走。
  不是不能杀了陈琅琊,只是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就当是给没见过面的大师兄一个面子吧。
  虽然因为道不同、因为天机门一代只能有一个传人,他陆羽跟大师兄陈青帝在两年后必须得生死相见,但他其实一点都不讨厌大师兄。
  天下第一人。
  锋镝所向,四海咸服。
  霸蛮独-夫,国士无双。
  这是多少男人一辈子的野望?
  没见过大师兄,但陆羽心里其实极为崇拜这个男人。
  发自肺腑。
  陆羽就这么走了。
  留下无比错愕的陈琅琊。
  他喃声道:“难道……这、这就是他的道?仁义春秋之道?”
  不知怎的,他突然意识到,无论自己再怎么挣扎,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战胜这头长白山野狼的机会。
  他的道,是他永远不可能理解的。

  这是萤火与皓月、甚至骄阳一般的差距。
  “陈琅琊,实事求是的讲,你跟陆羽压根儿就没法比,他这样的男人,只要不在起步阶段被人碾死,早晚有一天会一飞冲天,是能够照耀一个时代的。而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罢了,褪掉一身光鲜的羽毛,其实你就是头山鸡。”
  叶青竹冷眼看着陈琅琊。
  “这……”陈琅琊嗫嚅。

  “我是个女人,不懂什么是春秋仁义,什么又是以德服人。你知道的,女人都是小气的。所以——”
  叶青竹抓着陈琅琊胳膊,突然暗劲勃发,陈琅琊顿觉万蚁蚀骨,疼得惨叫不止。
  他脸色惨白,豆粒大小的汗珠不停落下,大叫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废掉了你的武脉而已。你不是老讽刺陆羽武脉废了是个废物么?其实这句话我早就想还给你了。现在你的武脉也废掉了,你跟他,到底谁是废物?”叶青竹冷笑道。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
  她叶青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而是一条毒性凶猛的竹叶青。
  “啊!”

  陈琅琊惨叫,直接昏迷了过去。
  车上,陆羽叼着一根皱巴巴的香烟,看着刚刚废掉陈琅琊的叶青竹,哭笑不得。
  “叶青竹,你这又是何必。”
  “我乐意。”
  陆羽目瞪口呆。

  “觉得很诧异还是受宠若惊?”叶青竹问道。
  “都有点吧,叶青竹,我就觉得你最近古古怪怪的,虽然我觉得不大可能,但你最近做的一些事儿,总让我觉得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了呀。”陆羽吐了个烟圈,突然说道。
  叶青竹白了他一眼,说道:“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些,你可以理解成移情作用吧,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我总会想起你二师兄,我师父当年很苦的,受委屈了都是一个人扛,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帮他。现在你也是一样的。我既然看到了,帮你一些小忙也没什么。就当是帮你师兄照顾一下他的小师弟了。”
  “这辈分都乱套了,这么算起来,你是不是得叫我师叔?”陆羽笑道。
  “去你的。”叶青竹笑了笑,“陆羽,你这人也太能忍了些。有时候该狠的时候也要狠一些。要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得在你头上屙屎撒尿了。”
  陆羽笑道:“叶青竹,你说的道理其实我都懂。我不是个妇人之仁的人,但我师父跟我讲过,拿刀杀人简单,拿刀不杀人才最难得。我只是想坚守心里最基本的那丁点慈悲罢了。”
  “慈悲?”叶青竹不屑道,“用在陈琅琊这种小人身上?”
  陆羽解释道:“陈琅琊是挺小人挺阴险,但还不至于到触动我底线的程度。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这话曹操说得。意思其实很简单,说得是做人的道理。要有碣石一样的风骨,不卑不亢,顶天立地。要有沧海一样的胸怀,心怀天下,悲悯苍生。陈师叫我一边饮雪练刀,一边读《春秋》,其实也就是想让我明白这个道理。”
  “就你道理多。”叶青竹没好气道:“那什么才是你的底线?”
  “动我可以,别动我家人。”陆羽正色道。
  “你是指苏倾城?”叶青竹问。
  “当然。”陆羽点点头,又补充道:“不过叶姐姐你放心,我这人最记情分了。你对我好我都记在心里呐,以后谁欺负你,我就直接杀了他。”
  “这可是你说的。”叶青竹笑了笑,对于某人的大言不惭,罕见地没有反讽回去。
  陆羽靠边停车,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正色道:“不信呀。大不了拉钩!”
  他极为认真地伸出手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