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6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不可能的。你武脉都是废的。这样的刀法,怎么可能由你这样的废物用出来?”
  “垃圾,难怪你叔叔瞧不上你的。武脉是武脉,刀法是刀法,根本就是两回事,谁他妈规定了小爷的武脉废了,就不能用这种刀法?我砍了三座大山的竹子,我师父叫我一边砍竹子一边读《春秋》,学的是当年关二爷的路子。为了练这一式刀法,我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北方最冷的冬天,你他妈知道有多冷么?凌晨四点钟我就起床,摄氏零下三十多度。你他妈知道个屁,那时候你估计还在搂着娘们儿睡大觉。你觉得自己很勤奋很能吃苦?对不起,在老子面前提吃苦,那就是个笑话。”

  陆羽用百子切拍打着陈琅琊那张英俊的、扭曲的脸,“先在你给老子说说,老子凭什么就不能用出这么牛叉的刀法?”
  “这……”陈琅琊嗫嚅着,“这式刀法,叫什么名字?”
  “春秋。以仁安人,以义正我。讲得是王道。”
  陈琅琊咬着牙道:“那又怎么样,姓陆的,别以为你的刀法就是天下第一了。我叔叔也有一式刀法,叫‘独-夫’,一言而为天下法,匹夫而为百代师。在‘独-夫’面前,你的‘春秋’就是个狗屁。”
  “大师兄走的是霸道,能创出‘独-夫’这种刀法,并不奇怪,霸蛮独-夫是大师兄的道,仁义春秋则是我的道,哪有什么高下之分,倒是你——”
  陆羽盯着陈琅琊,“你这个可怜可悲的家伙,当了大师兄一辈子的跟屁虫,你有自己的道?你没有,且你这辈子都不会有。”
  “我……”
  陈琅琊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姓陆的,你杀了我吧。”他狠声道。
  “杀你?”陆羽眼神不屑,“陈琅琊,你在路边看到一只跟你耀武扬威炫耀自己爪牙的蚂蚁,你会要它的命么?老鹰飞在天上,追逐的是太阳,又怎么会在乎一只蚂蚁?而你——在我眼里,你就是那只蚂蚁。”
  陈琅琊突然剧烈咳嗽起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和扭曲,直接就吐出一口鲜血。
  “小朋友,这个世界很危险的。”

  陆羽拍了拍陈琅琊的脸颊,起身就走。
  陈琅琊却是挣扎着爬起来,咬着牙,阴涔涔说道:“姓陆的,今天你哪里都别想去。我要你死在这里。”
  陆羽回过头,眼神沉寂了下来。
  “陈琅琊,我已经很瞧不起你了,结果发现自己竟然还是高估了你。”
  黑暗中,走出一个独臂中年人,目光如电,死死盯着陆羽。
  “皇甫叔叔,帮我杀了他。”陈琅琊狠声道。
  独臂中年人点了点头,看着陆羽的眼神愈发冰冷,舔了舔嘴唇,如一头嗜血的猎豹。

  “请帮手哟,陈琅琊,这可不是茬架的规矩,看来一开始你就想问你我玩儿阴的吧?”陆羽淡声道。
  对于独臂中年人的阴冷目光视而不见。
  “那又怎么样,你这个贱民、废物,老子是京城陈家的少爷,我家族里面的高手可不止我叔叔一个。你今晚就会死在这里。”
  陈琅琊冷眼看着陆羽,“姓陆的,这才是你跟我之间的差距,你赢我一百次又怎么样,你只要输一次就会死。还跟我讲什么‘仁义春秋’,老子不吃你这套!”
  “小人。”陆羽不屑地吐出两个字,“陈琅琊,看在大师兄的面子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笑话。你知不知道皇甫叔叔是什么人物?那是能在我叔叔手底下走三招的化劲大宗师,你他妈知不知道什么叫化劲大宗师?”陈琅琊咬着牙道。
  “也就是没得谈了?”陆羽耸耸肩。
  “你说呢?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陈琅琊摆摆手。“皇甫叔叔,杀了他!”
  皇甫奇跨前一步,眼神完全沉寂下来,身上气势如大河涛涛,澎湃汹涌,淡声说道:“小子,算你运气不好,你是自己了结还是让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看起来很拽的样子。”陆羽按了按眉心,“大叔,我听说过你,你少掉的那只胳膊似乎是被一个女人斩下来的吧?”
  “你……”
  皇甫奇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少掉的右臂,确实是被一个女人斩下来的。
  那个女人,叫叶青竹。
  “小子,你是在找死。”皇甫奇目光一冷,倏地启动,十多米的距离,瞬息而至,一掌切向陆羽脑袋,走得同样是霸蛮的路子,但气势可比陈琅琊威猛许多。
  周围空气似乎都变得凝滞。
  化劲级别的武者,至诚之道,可以先知,已经领悟到了天人交感的道理,一拳一脚,都能跟周围环境契合起来,单是这份裹挟着天地威压的气势,就已经不是寻常武者所能抗衡。

  陆羽如堕冰窖。
  在皇甫奇气势笼罩之下,连动一根手指都变得无比困难。
  身与心,皆临冰雪之境,怎么看都已死定。
  但他脸上,仍是春风化雨一般的微笑。
  “保镖。”他淡声吐出两个字。
  身临绝境。
  在一个化劲宗师的气势笼罩下,陆羽没有丝毫慌张。
  为什么要慌张?
  不就是找外援么。

  好像他也有。
  “保镖!”
  随着他话音落下,一道玲珑倩影就闪电一般扑了出来,肩膀下沉,一弹一缩一炸,如一头优雅雪豹,撞在了皇甫奇身上。
  皇甫奇直接就被撞飞了出去。
  冲的有多威猛,飞的就有多狼狈。
  皇甫奇躺下去就没能再爬起来。
  他看着这突然冒出来、如雪豹一般优雅的女人,咳着血,眼里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嚣张,满溢的全是恐惧。
  同样是化劲级别的武者,也有高下之分。
  三年前,李凤年在跟陈青帝决一死战的时候,他皇甫奇作为陈青帝身边的一条狗,也来到了江海,对上的就是现在出现在他身前的这个女人——叶青竹。
  那时候的叶青竹,远没有现在这么强,但他还是被活生生斩断了一条手臂。
  心里早就留下了阴影。
  此刻又见到了这个女人,他心里恐惧愈甚。
  “皇甫奇,另一条胳膊是不是不想要了?”叶青竹冷声说道。
  “这……叶、叶青竹,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想要割掉他脑袋的这个家伙不是说了么,我是他的保镖。”叶青竹淡声道。
  “这……怎么可能,你……你怎么会做别人保镖?”皇甫奇脸色变得惨白无比。
  这次何止是撞到了铁板,简直是撞到了钛合金钢板。
  作为李凤年唯一的亲传弟子,这位江海的竹叶青已经有了李凤年当年的七成火候,放眼整个江湖,除了陈青帝、陆野狐这种传说级别的人物,谁敢说能稳胜这个才二十多岁的女人?
  他皇甫奇很厉害。
  但在叶青竹面前,他很不厉害。

  “或许是他长得比较帅吧。”叶青竹笑了笑,“我给你十秒钟,消失在我面前,要不你另一条手臂也会消失不见。”
  很是平淡的语气,没有丝毫情绪起伏。
  但也正是如此,皇甫奇心里愈发恐惧。
  他艰难地爬了起来,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皇甫叔叔,你……你不能丢下我啊。”陈琅琊大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