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61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青华完全被张之超这个消息给弄懵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迟疑了好半天,才在电话里问张之超道:“张书记,魏董事长的被盗案破了,银戒指找回来了?”
  张之超笑得正爽,听到舒青华这句话,笑声立刻被噎了回去。这个老舒,真的是没眼色,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让你过来你就过来,问那么多干嘛吗!
  “没有!”张之超瞥了坐在沙发上和包飞扬低声交谈的魏思华,压低了声音,心虚的回答道。
  “既然没有,魏董事长怎么会改变主意,要草签投资协议?”舒青华在电话那端惊奇地追问道。
  “青华同志,你哪里来这么多问题啊?问那么多为什么干什么?我这里马上就要和魏董事长签约,你就说你来不来吧!”张之超板起脸。
  “去,去,我马上就去!”

  “这不就得了!”张之超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嘴里还冷哼一声,“毛病!”
  早上七点半,罗丰城的专车就驶入了市局大院,这让在值班室值班的两个辅警很是吃惊,嘀嘀咕咕地猜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案子,要不罗政委怎么会这么早就来市局呢?按照罗政委的习惯,如果不是上面领导到市局来视察工作,又或者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大案,一般都是要到八点半之后才会到局里来的啊!如果是上面领导到市局来视察,市局这边都会提前得到通知早早做好准备,门卫值班室这里照例也会提前被通知到,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既然不是上面领导下来视察,那么罗政委一番常态地这么早赶过来,那么很可能就是市里发生了什么惊天大案了。

  司机原立正刚把车停靠在罗丰城的政委专用车位上挺好,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秘书全盛文就快步从车里跳出来,一路小跑地从车屁股后面绕过去,殷勤地替罗丰城拉开了车门。
  和其他领导不同,罗丰城不管是自己单独一个人坐车,还是后座上有其他人,都喜欢坐在司机后面的那个位置。罗丰城原来倒是没有这个讲究,后排座位都是随意坐,通常来说还是坐在副驾驶后面那个位置居多。但是自从罗丰城两年前在汽车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说司机后面的座位是最安全,即使发生严重的交通事故,司机后面这个座位上的乘客生存率也是最高的。自此之后,罗丰城就养成了习惯,只要是在自己的专车里,那是一定要坐在司机后面的这个座位上。

  罗丰城这个新习惯也给他的秘书全盛文造成了很大麻烦。以往全盛文从副驾驶位置上下来后,最多迈上两步,就可以拉开右侧的车门请罗丰城下车。但是现在呢,全盛文从副驾驶的位置上下来之后,还要绕个大半圈,从车屁股后面兜过去,才能来到左侧车门前,替罗丰城打开车门。
  从这一点上来说。其实原立正从司机位置上下来替罗丰城打开车门更为方便。并且原立正也这么做过一两次。可是全盛文丝毫不领原立正的情,还私下里找原立正严肃的谈了两次话,义正词严地告诉原立正,这个为领导开车门的活儿是属于秘书的工作范畴内的。只有在全盛文不在场的情况下,原立正这个司机才能够替全盛文代劳,去为罗政委打开车门。否则的话,原立正是不能擅作主张,抢秘书的活计!

  虽然说司机和秘书都属于领导的心腹。但是相对来说,秘书的地位显然是更高一些,而且以后发展的空间也要比司机大。一般来说,领导的秘书离开领导之后也能当上领导;而领导的司机呢,在离开领导之后,虽然有人能够当上领导的,但是比例绝对不多,大多数司机即使再得领导的赏识和信任,也多半是被领导安排一个待遇不错收入丰厚的岗位去养老而已。所以原立正虽然眼下不怕全盛文,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全盛文闹僵。毕竟他不可能在罗丰城身边服务一辈子。将来离开罗丰城之后,没有了老领导的屁胡,全盛文又走上了领导的岗位,不是想怎么整治自己就整治自己吗?

  故此,每次停好车之后,原立正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司机的座位上,看着全盛文飞奔着从车屁股后兜一个大圈过来替罗丰城来开门。
  罗丰城神色威严,但是仔细看之下,隐隐有几分憔悴。下车之后,背着手就往前走。全盛文又探身钻进车内。把罗丰城的茶杯和公文包拿上,努了努嘴,肆意原立正关好车门,然后才一路小跑地追了上去。殷勤地跟在罗丰城身后。
  三楼的政委办公室门外,一个身影正在徘徊  。看到罗丰城从电梯间走了出来,那个身影立刻快步迎了上来:“政委,您可来了……”这个人正是丨警丨察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姜方昌,他声音之中细听之下,竟然带着两分惶急。
  “慌里慌张地成什么体统!”罗丰城瞪姜方昌一眼。:“有我在,天塌不下来!”
  “嘿嘿!”不知道为何,姜方昌被罗丰城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骂,心中反而踏实了下来,摸着后脑勺嘿嘿笑了起来。可是姜方昌却不知道,此时此刻,他视为主心骨的罗丰城心中比他还要慌张。
  昨天思华集团的魏董事长离开丨警丨察局说是要去市委找新局长包飞扬的时候,罗丰城就开始心神不宁,注意力再也集中不起来。最后他让秘书全盛文把所有事情都推掉,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利用自己在市委内部的关系,********地关注起市委大院那边的动静。
  不过呢,一开始的时候,罗丰城虽然有点心神不宁,但是并没有太多的担心。毕竟虽然说魏思华魏董事长和包飞扬有一些关系,但是明显的关系不是很深。因为魏思华自己也承认,并不是和包飞扬认识,只是知道包飞扬这个人而已。如果仅仅是这一点,罗丰城就不怕包飞扬在这一点上玩出什么花来。毕竟对魏思华来说,丢失的那枚银戒指对他来说太重要了,那是亡妻给他留下的唯一纪念品。即使他和包飞扬之间有点关系,恐怕也不足以抵消他对亡妻的纪念吧?所以魏思华到市委去找包飞扬,归根结底,恐怕还是要让包飞扬侦破那一起盗窃案,把那枚银戒指给找回来。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如果那个该死的小偷那么好抓到,那枚银戒指那么容易找回来,分管刑侦工作的戴元山还会窝在京城的大医院里装病吗?即使戴元山真的在京城的大医院里病得回不来,这个案子也轮不到新局长包飞扬来接手啊!哪怕他罗丰城不来争,刘进虎等几个副局长也会跳出来争抢啊!这可是政绩,这可是大功,谁破了这个案子,谁就能够在********张之超、市长舒青华之前露一大脸,傻了才不会去抢这个机会。

  正是因为这个案子很难破,找不到任何线索,根本无从下手。这不是一桩耀眼的政绩,反而是一口黑漆漆的大锅,所以戴元山才会在京城大医院里“病得”出不了院,刘进虎等几个副局长也才会各自为自己分管领域的工作“忙得”脱不了身。声称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和精力来临时分管刑侦工作。这才让罗丰城顺水推舟,把这口黑漆漆的大锅顺势扣在包飞扬这个外来户身上,给这位年轻的新局长一个下马威。

  日期:2017-02-17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