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50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老外被派到海外来工作的,就一定是全家一起来,如果孩子不愿意来,老外根本就不可能接受这项工作,因为家庭比工作更重要呀。老外在中国听说有的中国夫妻几十年都分在两个地方的,到了退休的时候才能生活在一起。对他们来说,这太残酷了,他们会质疑,难道你们中国人就不会为了家庭放弃工作吗?工作也还可以再找呀!
  每每听到此类的言论,尽管老外说的时候,心里也会对老外的说长道短有些排斥心理,但却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们的诸多言论的确是深深地触动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某根神经。
  该怎么跟这些老外解释呢?当然,可以说的太多了,比如告诉他中国几千年来就从来没有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所以大家都没安全感,都为了明天在使劲榨取今天,连见面都问“吃了吗”,所以现在搞得存款余额超过万亿,不是中国人守财,而是自己给自己在做保险,但他能理解这些吗?
  连我们原先的铁面总理也认为要设立什么黄金周来刺激消费,他一个祖上开始就生活在完善的福利体系下的老外,能懂得我们对未来的那种无助和恐惧吗?

  或许,也可以告诉他,中国人真的是穷怕了,哪怕他现在发了财,无论在国内还是海外,他还是会想着发更多的财,在中国人的心中,还是认为能给子孙传下更多的财产才是对子孙最大的爱,对家庭最大的负责任,只有在认为钱财已经足够多、或者钱财实在太少而必须给自己一定的安慰时,才会说应该给孩子留点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
  这个世界,只有钱固然是不行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他能理解这些吗?在欧洲那样的体系下,生病住院后,自己只要在进院和出院的时候签两回名字,一切都是社会福利体系包办了,他能理解中国人说的“六十岁以前挣的是六十岁以后的医药费”这句话背后的辛酸与无奈吗?
  在欧洲那样的体系下,即使你身无长物,一无是处,强大的福利体系也会把你托在security这张网之上,照样保证你过上体面的生活,无非比人家多拿一张低收入保障卡,他能理解我们的下岗给一个家庭所带来的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吗?
  一切的一切,说到底还是一个“钱”字作怪,当官的好处对很多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不仅能来钱,还能得到名,等到条件具备的时候,举家迁往福利好的澳洲国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当官有这么多的好处,比农民工可是强多了,这么多优势的一个职业,难道还不值得众多人去追捧吗?
  看看近些年,国内公务员报考的火爆场面吧,2013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最多的岗位是福山区国税局基层分局科员,共有459人报名;最热的岗位是莱阳国税局基层分局科员,职位录报比例已逼近234:1。
  止一个有识之士振臂急呼,年轻一代的工作理念存在严重的问题,代表着国家未来的年轻人,竟然个个首先寻求稳定,指望着端上铁饭碗,这个国家还能有发展的动力吗?
  可是,就算是真的当上了公务员真的就进了保险箱吗?仕途之路,何其凶险,若是你只想平淡的了此一生,倒也罢了,眼下的公务员体系,混日子还是可以的。若是一个人当真有想要当高官的野心,却没有练就一身“硬功夫”的话,只怕依旧是结果难料。
  言归正传,刘长虹从秦书凯的住处出门后不到两分钟,就领进了一个人,此人正是红河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秦岭振。秦书凯瞧着此人长的白净文弱,一副书生模样,从外表看起来倒也利索。

  刘长虹抢先一步进门后,把秦岭振推到自己身前,笑脸介绍说,秦县长,这位就是政府办的秦主任,刚刚从党校学习回来。
  见秦书凯微微点头后,又转脸冲秦主任交代说,秦主任,秦县长这边就由你负责了,我就回去了。
  刘长虹适时的退出后,秦岭振往领导身前走近些,笑眯眯的用一种抱歉的口气解释说,秦县长,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一阵子一直在外头学习,这不,学习还没结束,听说秦县长已经到任了,赶紧星夜赶回来,没想到,还是有些迟了,还请秦县长多担待。
  秦书凯见秦岭振站在自己面前说些场面话,心里并没有想要这么晚了,还跟这位办公室主任在这些礼节上多纠缠。他的心里有自己的打算,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可是非常重要的,县里的大事小情,全靠办公室上呈下达,可以说县长的一举一动,都很难逃得过办公室主任的眼睛,他要给从中你搞点猫腻,或者是阳奉阴违,实在太容易了。
  他现在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非常需要有自己的人马,秦岭振这个时候送上门来,秦书凯没道理拒绝的,再说,这个秦岭振看起来也还算是顺眼,可以观察观察再做决定。
  与其现在换一个不知根知底的人提防着,不如趁着秦岭振这个时候讨好自己的机会,大度的给他一次机会,只要秦岭振不糊涂,相信他总是会有所回报的。退一步讲,如果秦岭振实在不行,以后换他也不迟,但问题是要等到自己熟悉红河县的情况,要换也得换自己能用敢用的人上去。
  “坐吧!”秦书凯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秦岭振道:“我就站着,这段时间学习都是坐着听课,我就站着好了!”其实,谁都知道,这个是下属在领导前面不敢坐下的原因。
  “秦主任提前回来,有心了!”秦书凯提了个开头,然后就等秦岭振来说下文了。
  秦岭振这次提早回来,跟秦书凯见面为的是什么,不就为了能有个表现和效力的机会嘛,当下他道:“秦县长受上级组织部门委托,来到红河,人生地不熟。我这个做下属的,当然应该第一时间就过来为秦县长服务,二来呢,就是要把县里的情况向秦县长做个详细的汇报,以便协助秦县长尽管掌控县里的大局,尽快有效开展工作啊。。
  秦岭振他这段话讲得很漂亮,于公于私全都照顾到了。
  “秦县长,我们红河县从地域上分为两个部分,县东是平原,这是我们现在县的经济重地,每年财政的大头,都是县东的六个乡镇提供的,其中以大丰镇、小王乡经济最好,是远近闻名的制造业基地;而县西呢,则是靠近洪泽湖的,发展不太快,前些年搞养殖开发,但因为养殖环境等,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几个投资商后来也撤资了。”
  秦岭振没有着急深入,而是先讲着基本的书面材料,只是讲完这些,他突然话锋一转,道:“按道理来讲,我们县西的经济其实也不能算很差,只是因为管理和经营方面的原因,对县里的财政贡献不大…,而我们的邻县洪湖县,这个搞的很好,养殖和水产却是县里的重要财政收入…”
  秦书凯心道,秦岭振这个人很有点水平,听起来好像全是书面数字,但里面却带出了很多问题,就比如说这个水产,经济其实也不能算很差,就说明很好,可为什么对财政却没有贡献呢,这里面的问题就很值得追究了,很可能还连着县里的主管领导呢。

  日期:2017-02-17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