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0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想法一出现,华子建就一下打断了范部长的述说:“部长,萧博瀚不会有意外吧?”
  这个范部长邹了下眉头,华子建打断了他的述说看来让他有点不愉快,但这也仅仅是惊鸿一瞥的短暂时间,他没有回答华子建的问话,继续说。
  “现在的问题不是萧博瀚有没有意外,因为这次他们要完成的任务很重要,涉及到国家安全方面的一些重要问题,而萧博瀚是知道整个行动计划的,他现在突然的失踪,让我们很担心,所以总理推荐你,说你对萧博瀚很了解,我现在想多听听一点萧博瀚的性格和习惯。”
  华子建也一下皱起了眉头,他从范部长的话中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另一种感觉,好像范部长并不是担心萧博瀚的生死,而是在担忧着这个计划的泄密。

  萧博瀚和华子建那浓重的感情让华子建对范部长的话有点反感,他忘记了对方的地位,也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他冷冷的说:“我此刻只想知道萧博瀚是否有危险。”
  华子建冰冷的语言也就预示着他心中的不满,这一下就让总理和范部长感觉到了,作为他们,都是做了一辈子的人的思想工作,对别人的表情和语气具有绝对的敏感和理解。
  总理暗自要了摇头,说:“子建同志,你可能是有点误解了,实际上范部长也是很关心萧博瀚的,已经安排了好多人到巴尔的摩去寻找萧博瀚了。”
  范部长也皱起了眉头,对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用这样的口吻和自己说话,他心里是不愉快的,但显然的,总理在今天介绍这个人的时候,是很欣赏,也很信任,所以范部长不想受到太多的情绪的影响,淡淡的说:“年轻人,你这脾气不好,我们的人我当然也很关心,但相比于这个任务,我们个人的生死又算的了什么?或许你很难理解我的话,感觉我们缺乏人性,但这对我们安全部的每一个人来说,这是事实,换做我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华子建依然冷淡的说:“但是,你现在没有危险,萧博瀚应该有。”
  范部长就自嘲的一笑,说:“我现在是没有,但假如你看到我身上的弹孔和我这条假腿的时候,你就知道我曾经也和萧博瀚是一样的出过任务,也好几次都已经准备为了任务牺牲自己了。”
  华子建有点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范部长,这个干瘦的老头原来也在第一线拼杀过?这太不可思议。
  总理轻轻的对着华子建点点头说:“他说的是真的,有一次,我们已经准备为他开追悼会了。”
  华子建感到有点沉重,自己错怪了别人,是啊,当自己知道萧博瀚走进国安局的那一刻起,自己也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国安局处理和执行的任务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性质,但自己看过电影,看过电视,那些无名英雄们都在用他们的生命捍卫着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他们的任务在很多时候是超越了个人生命的。
  华子建嘘了一口气,带着歉意说:“对不起范部长,我可能对你们工作理解程度不够,刚才有点冲动了,我道歉。”
  范部长用毫无表情的眼神看着华子建,一时没有说话,总理却笑了,说:“也没那么严重,我能理解你对萧博瀚的关心,所以看来我今天没有找错人吗?对不对啊,范部长。”
  范部长这个时候才点点头,说:“算了,我们说正事,我想听听你对萧博瀚的认识,你觉得他会不会出现。。。。。。嗯,那种情况?”
  华子建当然知道范部长说的“那种情况”是什么含义,对这一点,华子建是不能草率的回答的,他闭上眼,沉思了好一会,才很坚定的说:“他不会,就是死,他也不会做叛徒,我可以保证。”
  “你拿什么保证?我的华子建同志啊,我们现在要你具体的分析和事实。”范部长不以为然的说。
  总理对范部长摆摆手,让他不要急躁,然后对华子建说:“你的这个结果是基于什么样的事实得出。”
  总理的问话一下把华子建带回到了柳林市那些过往的岁月中去了,华子建喃喃自语:“我了解他,很多年前我就了解他,他很坚强,当初如果没有他这份坚强,他早就在柳林市灰飞烟灭了,他还是一个有责任,有理想,重义气,重感情的人,这样的人在任何时候,我都对他信任。”
  总理办公室有那么一会他们三人谁都不说话了,好一会之后,范部长有点犹豫的说:“华子建同志啊,但我们不得不说,他还是一个商人。”
  摇摇头,华子建说:“当出他离开柳林市的时候,把拼死拼活得到的大半财产都一次捐给了政府,这不是一般的商人能做到的。我想,背叛的前提无外乎就是生命的威胁和金钱的诱惑,对这两点,我相信萧博瀚能够抵御,这就是我的结论。”
  总理和范部长又相互的看了一眼,似乎他们对华子建这个回答还是比较满意的,今天当范部长给总理汇报这个事情的时候,他说到了他的担心,因为这个行动所肩负的责任太大,一但对萧博瀚有了担忧,整个事情就必须有所改变,代价将是巨大的,大到连总理都无法轻易抉择的地步。
  所以总理首先要确定一下萧博瀚这个人到底怎么样,他很快的就想到了华子建,想到了这个曾经为了保护萧博瀚,甚至连政治生命和人身安危都准备付出的华子建,他想为自己做出最终的研判在多一点信息。
  现在华子建的话,多多少少对总理也是一种增加信心的鼓励,正如当初范部长给总理回报时候说的那样,他说萧博瀚是值得信任的一个人,事情也许还没有到无法挽救的地步。
  总理沉思这说:“谢谢你,华子建同志,你的判断对我们做出下一步的安排提供了一个很关键的参考,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希望你在北京过的愉快。。”

  说完,总理就站了起来,这是一个典型的送客动作,这个动作也让范部长有点惊讶,总理的这个动作实属少见,很少见他起身送别人离开,这不是说总理傲慢,关键是总理每天很忙,要考虑的事情太多,这样的客套在中南海是不实用的,但更让范部长感到震惊的是华子建却坐着不动,一点都没有领会到总理的意思。
  这算什么?他还是一个副部级的书记,连这基本的理解都没有吗?还非要让人赶你出去不成。
  总理也是稍微了愣了一下,看看华子建,说:“华子建同志,你这是。。。。。”
  华子建稳稳的坐着,说:“总理,既然叫我来了,我也就算参与到了这个行动中,所以我有权知道萧博瀚到底现在的境况是什么?他有多大的危险?我们有没有妥善的救援方案?”
  总理不可思议的看看华子建,说:“你并没有参与进来,你的话我们只是做一个参考。”
  连范部长也摇着头,感到这个人有毛病,说:“华子建同志啊,我理解你对萧博瀚的关心,但怎么处理以后的事情,我们恐怕只能说无可奉告了。”
  “无可奉告?是不信任我?还是不屑于让我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