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00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武云的武道修行已经快要到了“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到了这种境界的人,往往都能够在危险到来之前就有所感觉。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她能算到即将会发生什么,而是她觉得,跟她的安危有关的事,她会有所预感。
  就像是她跟张文定说会有事发生,但具体什么事,她根本就不知道。
  或许是出车祸,或者是遇到山体滑坡,或者是遇到有人打架,各种可能都有。
  张文定对于武云这个话还是很重视的,毕竟武云的神色很郑重。
  他明白武云的道行比自己深,所以有时候武云的一些想法,张文定只是想不通,但也不会去忽视。

  张文定看了看武云,从气色上排除了身体不舒服的因素,便安慰她道:“这条路走了无数遍了,能有什么事啊?再过一会儿,就上了大公路了,别瞎想。”
  车子又走了五分钟,武云突然对司机道:“靠边停车,我来开。”
  县政府的车在管理上虽然有严格的规定,但这些纸上的东西并不代表着就能严格去落实,加之车上坐的是张文定,武云虽不是政府方面的人,但她跟张文定的关系已经到了她发号施令就等于张文定做出的指示一个效力。
  司机听了武云的话赶紧减速,身后的张文定插了一句,对武云道:“不至于吧?”

  武云没说什么话,而是看了张文定一眼,眼神里透露着不确定的神情。
  这种神情让张文定很紧张,他跟武云接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的紧张,而且表情严肃得有些吓人。
  张文定无奈,只能吩咐司机停车。
  武云坐到驾驶座,把座椅稍微一调整,又吩咐众人扎好安全带,这才缓缓的往前行驶。

  新奉镇通往燃翼县城的路,有一半是山路,而且是那种绕行的山路。九曲十八弯,虽不如传说中的318国道险,但一般人也不怎么会开。
  如果说山路弯道多,平整度好也就罢了,难走就难走在,这条路不但弯路多,而且路况差,十几年前修好的路,如今已经是坑坑洼洼,车能开到四十公里每小时,就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路的一侧是山体,另一侧则是一条小溪。
  说是小溪,其实水不深,而且溪水中布满了鹅卵石,一些大点的石头零星的矗立在河床中间,像是一尊尊的雕塑,成年累月的接受者流水的侵蚀。
  这样的风景如果是置身其中,会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但现在这个时候,武云缓缓的开着车,车里另外三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有心去欣赏风景,一股沉闷的气息布满整个车厢。
  张文定怕武云过度紧张,在驾驶座后面跟武云聊天,却因为武云的不搭话而告终。
  其实,在张文定看来,这地方山高路险,人烟稀少,加之又是乡镇,如果车速不快,出事都难。半天出现不了一辆车,而且路上每隔一段都会设计出一个避让的地方,为的就是怕两辆车会车的时候错不开,虽然路况差了点,但也不至于提心吊胆。
  武云走这条路也不是走了一趟两趟了,平日里把她那辆进口的皮卡车开到四十多公里,也是玩得团团转,如今自己这辆公家的帕萨特时速还不到三十码,能发生什么事?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可他愈发的感觉到武云的精神已经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遇到弯路,她会提前按喇叭示意,而且还不停的换挡,保持车速——这台车是手动档的。
  张文定不敢再打扰她,也不跟秘书和司机搭话,任凭武云默默的驾驶着车子。
  事情往往会在不经意间发生。
  就像是武云说的,她感觉有事,也许是巧合,也许武云真的修到了一定的境界,车子在经过一段连续弯路的时候,前边突然出现了一辆红色的斯太尔大货车。
  即便武云已经把喇叭按得连续响,但斯太尔还是没有减速的意思,在这条宽不过四米的山路上,一辆斯太尔和一辆帕萨特那是绝对不可能同时经过的,况且武云就算是立即刹车,斯太尔的速度也不可能马上停下来。
  张文定惊呆了,嘴巴里还没说出什么注意之类的话,斯太尔已经冲到了帕萨特跟前。
  路窄,车长,如果帕萨特不打方向,接着就会钻到斯太尔的车下面,那样后果就不仅是撞一下这么简单了,搞不好帕萨塔就会像是一个打足了气的气球,瞬间粉身碎骨。
  就在千钧一发之计,武云猛地往左一打方向盘,帕萨特直直地冲下了小溪。
  公路一般沿河而修,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开采出的石头能很方便的投入到河中,节约运输成本,不像是平原地带,修路需要土石方,山路却是解决掉土石方的。
  这条小溪原来是条河,日积月累上游冲刷下来的石头越来越多,加之修路的时候回填的乱石,导致河床逐渐升高。
  汛期的时候,河水一般会超过两米,但平时河水无非也就是一米左右,而且因为河水的冲刷,河两岸不断的增宽,非汛期的时候,也只有河床的中间部分有水流,其余的地方则是裸露出来的大片鹅卵石。
  河底距离路边有两米左右,帕萨特冲下小溪的时候是头朝下的。
  两米的落差,加上因为车速带来的惯性,车子在一瞬间便冲到了河中间,车头浸在水里,而车尾则歪在了鹅卵石上。
  张文定这个时候才反应到发生了什么,在一阵剧烈的撞击和震动以后,他睁开眼看了看车里。
  武云在解安全带,而秘书和司机脸上和胳膊上不同程度的在流血,张文定赶紧喊了一声:“快,快出去,车子会爆炸的。”
  司机和秘书虽然受了伤,但并不严重,而张文定也没发觉自己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
  说到底,不愧是练武之人,他跟武云其实都没有受伤,在这种强烈的撞击下,一般人就算是命大不骨折,也免不了皮外伤,挂点红,就像是他的秘书和司机。
  但张文定和武云,浑身上下却连点皮肉伤都没有。
  张文定喊完,秘书和手机这才反应过来,龇牙咧嘴地解开安全带,连滚带爬的从破碎的车窗户里钻了出来,跑出去十几步,倒在河床和马路的交接处。
  武云和张文定爬出车子后,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问对方:“没事吧?”
  接着两人又一起摇了摇头,相视一笑,径直朝司机和秘书走了过去。
  在确定了司机和秘书并无大碍后,武云的怒气这才冲了出来,张文定也把目光投向了那辆肇事的斯太尔。
  武云心里最清楚,这起车祸明显的就是人为。
  斯太尔如果再见到帕萨特时就减速,肯定不会发生相撞,但斯太尔没有一点减速的意思,目标和目的很明确,就是撞上这辆张文定的帕萨特。
  武云还没爬到路上,只见斯太尔上下来三个人,而且个个体型壮大,满脸横肉。
  有一个光着上身,一条巨大的黑色龙形纹身刺在胸前,不用多说,此人往你脸前一站,一股阴风就会扑面而来。
  而且这三位大汉下车以后二话不说,开始破口大骂:“你他妈的怎么开车的?害得老子吓出一身汗,赔,赔老子钱。”

  日期:2017-02-1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