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7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是柯兴旺知道了自己破釜沉舟的依仗?可能是吧。可他不应该有这种洞察人心的特异功能吧?莫非是他猜的?猜的东西还能吓的让他收了手?
  那会是什么?柯兴旺可是一只狼呀,一只不用疵出獠牙就能伤人的狼。他能怕什么?他怕的是猎丨枪丨。

  对,柯兴旺这只狼一定是见到猎丨枪丨,一定是嗅到了猎丨枪丨的味道,一定是看到了黑洞*洞的枪口。
  那么这只猎丨枪丨在哪?又是谁拿的猎丨枪丨?反正不是自己。
  那又会是谁呢?是谁伸出猎丨枪丨救了自己?
  “楚……主任,我错了,都是我的错。”贺东辉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

  楚天齐长长嘘了口气,收起已经挂断的手机,低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
  本来贺东辉就比楚天齐低了一头还多,此时更是恨不得把头低到对方的档里,把头低到地缝里。他弓着身子,却仰起脸,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就像一只狗,一只摇尾乞怜的狗。
  既然是狗,那就不能让他享受人的待遇,就要让他像畜生一样。想到此,楚天齐高高抬起右脚,硕大的脚掌在对方眼前晃来晃去。只晃的对方的脸绿中带紫,绿中带黑,绿的不能再绿。
  “哗哗”的一阵响动传来,贺东辉的裤脚流下了液体,骚臭的液体。恶心,真正的恶心。还有这样的人?还有这样的党的干部?
  恶心,脏,太脏了。我洁净的鞋子,怎能触碰那肮脏的东西,怎能去挨一张恶心的狗脸。楚天齐收回右脚,缓缓放在地上。

  “我没听见,你说的是什么?”楚天齐弯下腰,就像看着一只脆伏在脚边的狗,“外面能听清,去外面说。”说着,他抬起脚,做了个驱赶的动作。
  贺东辉佝偻着身子,退出门外。当他看到门外站立的丨警丨察,看到远处围观的人群,他想起了一件事,想起了主子的吩咐。马上嘶哑着声音道:“撤,全部都撤,楼上楼下,院里院外都撤。”
  被贺东辉带来的人迟疑一下,都低着头走了。走开的时候,还不忘看上一眼这个前后判若两人的人。早上来的时候,贺东辉可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派头,仿佛他这个纪委副书记不是县里的,也不是市里的,俨然最次也是省纪委的。可是现在,竟然成了那个熊样。不,那样是侮辱熊了,熊怎能尿裤子呢?
  围观的人可不听这一套,可不听这个摇尾乞怜的家伙,大家还想看热闹呢,想看着难得一见的热闹。
  脸上肌肉不停的抖动着,手脚也哆嗦起来,贺东辉又开始了刚才曾经说过的话:“楚主任,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你不满,是我公报私仇,是我纠集了这么多人来围攻你。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向你道歉,诚心道歉。”
  楚天齐一阵大笑:“哈哈哈,这是什么动静,这是什么东西在叫?啊,大家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没听见,再来一遍。”一个声音响起。
  不知道是谁喊的,但大家的表情给出了答案:还想再听一遍。
  楚天齐笑了,对着围观的人笑,也对着脚下笑。
  贺东辉扯着脖子喊了起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我一个人的错,都是我的错,我道歉,道歉。”
  “听到了吗?听到了吗?”楚天齐大声喊着。
  “听到了,是狗在叫。”人群后面有人喊了一嗓子。
  当人们回头看去,早不见了喊话的人,恐怕他本身就没在楼道里,恐怕他一直就躲在某个角落吧。

  “哈哈哈。”楚天齐再次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声音却变得嘶哑了。
  人们已经看到,看到那个大个子男孩眼角晶莹闪烁,看到那个黑瘦的响当当的男人流泪了。但人们不笑话他,没人笑话他。好多人不知道细情,但人们都知道大概情形,都知道这个男孩憋屈的太久了,知道男孩的笑声中充满悲怆,知道男孩的眼泪中带着喜悦。
  那个像狗一样的人下楼去了,一边佝偻着身子,一边喊着“我错了”,像中了魔症一样。
  楚天齐没有下楼,他怕跟着那个脏东西,让自己也脏了。但他还是不由得看向那个脏东西。
  向楼下移动的那个佝偻的身子,看起来很可怜。但是,楚天齐却不看他可怜,只觉得他可恨。
  可恨他为了打击自己,竟然使出如此狠毒手段,要不是中间耽搁时间,恐怕自己已经被黑洞*洞的枪口打弯了脊梁。可恨他为了私利,竟然不顾身份,竟然公器私用,竟然把人民赋予的权利用来欺负人民。可恨他堂堂县委领导,竟然不顾县委脸面,竟然不顾党的形象,而要千方百计算计于已。可恨他竟然用国家机器,冤枉自己这个清白的人,竟然让四只枪管对准了自己。
  可恨他,运用各种手段,折磨了自己一年之久。可恨他变本加利,残酷迫害自己这个小吏五百多天。可恨他不时拿出卑鄙手段,给了自己将近百天的炼狱生活。可恨他授意属下散布谣言,让自己这个一心为民的人名臭乡里,让自己在官场无地立锥。可恨,可恨,实实的可恨,恨不得吃尔肉,恨不得啖尔血。
  看着眼前可恨的背影,楚天齐已经分不清是姓柯还是姓贺。一会看到的是柯兴旺的豺狼面目,一会看到的又是贺东辉的狗奴面庞。不,他就是柯兴旺,就是柯兴旺的影子。这一切都是柯兴旺造成的,自己的恨都是源于柯兴旺,柯兴旺才是罪魁祸首。
  可怎么道歉的不是柯兴旺?谁到底是罪魁祸首呢?应该不是那个替罪羊吧?不能叫替罪羊,应该叫替罪狗。

  “自己的心怎么变的这么硬,怎么能把人看成狗呢?”一丝愧疚涌上楚天齐心头。
  旋即,楚天齐给出了答案:自己本是一只温顺的兔子,是真的被逼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但自己也并没有咬人,只是冷漠的看了一出闹剧而已,替罪狗大巡演闹剧。
  “结束了。”身边发出了一声叹息。
  “应该是吧,也该结束了。”楚天齐也叹了口气,长长叹了口气。
  来人拍了拍楚天齐肩膀:“回屋吧。”
  “好,回屋。老哥,走。”楚天齐扭头,看着身旁的要文武。
  要文武点点头,和楚天齐并肩走去。
  屋子里一片狼籍,抽屉、柜子全开着,桌上、地面都是被翻的乱糟糟的书籍,还有生活用品。

  地上淌着一片绿色的液体,空空如也的瓶子躺在一边。可怜了那瓶洗发液,那可是才买了一周时间,只用过两次。十多块钱浪费了,太可惜了,都是那个家伙干的好事。
  想到那个家伙,楚天齐把目光投到了那片湿的地面上,一股骚臭迅速冲进鼻管,他不由得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看到要文武也正看着那块湿处,楚天齐忙说道:“不是我弄的。”
  日期:2017-02-16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