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6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15 21:00:00
  ———————更新线———————
  那病夫从藤椅之后跳将出去,退开数丈远,盯着我道:“又来一个不速之客,咳咳,都来搅扰我修养,我这病,怕是好不了喽……”
  那病夫一咳嗽,陈汉杰又跟着咳嗽起来,且又有黑血呕出。
  我连忙上前,伸出左手,掌心抵着他的百会穴,注入了一丝真气,同时盯着那病夫,提防他突然出手。

  那病夫倒是没怎么动,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我。
  “弘道!”陈汉杰清醒过来,瞧见是我,惊喜道:“我日他八辈祖宗的,你这小兔崽子没死啊!”
  我没好气道:“小叔,别一见面就咒我!”
  陈汉杰道:“谁咒你了?你赶紧帮叔把这个只剩一口气喘的给弄死!他娘的折磨的我不轻!”
  我道:“你怎样?被他下毒了吗?”
  “不是毒,是幻术。”陈汉杰道:“其实没什么大碍,你弄死他,我就好了,要不然,没完没了!”
  我稍稍放心,把目光移向那病夫,那病夫看着我点了点头,道:“原来你就是陈弘道啊。”
  我道:“你是‘病’?”
  那病夫道:“八大幻领我为病,不过我的名字叫做万木春,正所谓病树前头万木春。这院子里有一棵病树,病树前头有我万木春。”
  日期:2017-02-15 21:02:00
  “春你姥姥的蛋!”陈汉杰骂道:“我侄子一来,你这病罐子还不等着去死!”
  万木春笑道:“病罐子最大的本事就是拖着一口气不咽,我还且得活着呢。陈弘道,你能来到这里,本事当真不低啊,生、老两处都见过了吗?”
  我道:“巩长治、白胡子已经死了,子婴废了,姹女瞎了。”
  万木春吃了一惊,道:“就你一个人?”

  我道:“就是我一个人,对付他们,似乎也绰绰有余,八大幻领,名头比本事可大得多。你要是继续负隅顽抗,下场跟他们一样!”
  万木春翻了翻眼睛,“嘻嘻”一笑,道:“你知道我这一生,最讨厌什么人吗?”
  我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也没有接话,只冷冷的盯着他。
  万木春自己继续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看着就体格健壮,不像是会生病的人……”
  陈汉杰骂道:“你才不正常,你变态!你他娘的有病!”
  万木春道:“我本来就有病啊,现在病还没有好呢。我可是从小就病怏怏的,三十多年来,就没断过吃药……”
  说着,万木春伸手在白衣里一撩,又伸出来,手中竟然托着一个大大的罐子!
  日期:2017-02-15 21:03:00

  我吃了一惊,那万木春的身子本来就很纤弱了,看上去弱不禁风,穿着一件白衣也显得宽松,但是我万万没有料到,他那衣服里面竟然还能容下这样一个大罐子!
  由此可见,万木春那包裹在衣服里的身子,要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纤弱!
  万木春道:“这是我从小就不离身的药罐子……”
  “大侄子小心!”陈汉杰提醒道:“他那药罐子里有古怪!”
  我喝道:“万木春,我知道你们魔宫妖人的把戏多,但是你不要在我面前耍弄!巩长治。白胡子、子婴、姹女就是栽在这上面的!”
  “这是药罐子,里面都是好东西,可不是什么古怪,我也没有耍什么把戏。”万木春伸手往药罐子里抓去,脸上洋溢着古怪的笑容,嘴里嘟囔道:“人要是得了病,就得吃药啊,要是得了病却没有药吃,那得多可怜啊。这人啊,就算没病,也得时常备着药,不然真到病了的时候,可就来不及了……”

  我凝神盯着万木春,正思量着他是不是脑子也有病,他忽然把手从药罐子里拔了出来,朝着我伸手一撒,空中五色斑斓、金金灿灿的,都如米粒般大小,却也煞是好看!
  日期:2017-02-15 21:12:00
  万木春撒出来一把之后,紧接着又伸手入药罐子,继续往外撒。
  陈汉杰叫道:“别碰!”

  纵然是不得陈汉杰的提醒,我也知道这种东西是不能沾上的,当即一挥手,太虚掌力发散开来,一股罡风吹着那些东西倒卷而去。
  万木春迎面站着,居然不闪不避,眼看着那些东西吹到了他自己跟前,竟然张开嘴来,上下咧得极大,将那些东西全都吞入口中,“簌簌”的嚼着,然后“咕隆”一声,吞咽了下去,舔了舔嘴唇,道:“都是好药,浪费就太可惜了……”
  我心中暗暗惊讶,魔宫中的人个个邪门,每每出人意料。
  “呃……”
  那万木春忽然打了个饱嗝,红彤彤的眼睛里,亮光猛然闪烁,整个人精神都振奋了,似乎脱胎换骨,容光焕发,他舔了舔嘴唇,嗓音也大了许多,道:“灵丹妙药,药到病除啊……你真的不要?”
  万木春又伸手在药罐子里抓了一把,朝我撒来,这一次,全是粉尘,像面一样。
  陈汉杰叫道:“千万别碰到,更别吸到肺里去,会害痨病!”
  日期:2017-02-15 21:13:00
  我听了这话,心头大震,陈汉杰刚才咳嗽呕血,怕就是中了这一招!
  我提着陈汉杰急忙后退,那面粉也似的东西,太轻飘,且数量太多,如果再用太虚掌力的罡风去吹,万一真有一两粒飘到跟前,落到身上,得个痨病,也咳嗽呕血,就坏事了。

  万木春见我躲了过去,赶着上前,且又伸手往药罐子里抓,这次抛洒出来的是红色的粉尘,被我躲过,又撒出来一把黑的,我恼恨他没完没了,手起一枚飞钉,“嗖”的一声,打在那药罐子上,登时粉碎,里面落下来一大堆五颜六色、稀奇古怪的东西。
  万木春连声惊叫:“可惜,可惜!我的药罐子啊……”忙俯下身子去搓,而且搓起来就往自己口中送,嘴也不停事的“嘎吱”、“嘎吱”乱嚼。
  我又用飞钉去打,万木春就地一个滚翻蹿起来,半空中张开嘴来“噗”的一声乱喷,空中“簌簌”的乱落沫子,像下雨一样。
  我只好提着陈汉杰又躲。
  陈汉杰道:“快用锁鼻功,不要吸气!他那些东西,闻到味儿都会染上病!”
  我心下震惊,但也立时屏住了呼吸。
  万木春脸上湿漉漉的,像是汗水,又像是油,但精神却异常亢奋,“嘻嘻”笑道:“陈弘道,你是不是怕我?把你麻衣陈家的本事,尽管朝我这病体上招呼啊,我一介病夫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听得他出言嘲讽,心中稍稍愠怒,暗道:“你这样的病夫,难挡我一拳,药罐子也已经毁了,还有什么可倚仗的东西,居然敢如此托大!”
  眼见万木春有恃无恐,我也提了一口气,放下陈汉杰,捏着拳诀,蓄势待发,眼看着万木春走得近了,我腰身一转,分脚为步,握拳前探,一记“风吹叶落”劈面打出,只听“噗”的一声,竟然正中万木春胸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