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00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公道自在人心呐,只要肯为人民群众做事,还是能够得到普遍的支持的。
  但是,明白人都知道,事情往往存在着两面性,这也是张文定所熟悉道家学说中的理论,张文定虽然现在风光了,但也不见就得没有隐患。
  其实,民间的各种利益纠缠的是很深的,而且面也很广,张文定虽然之前意识到了阴阳相济,但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网就像是四通八达的地下河,你永远都摸不清他的走向和位置。
  燃翼县成立了担保公司,这件事本身就已经侵害到了某些人的利益,而如果说成立担保公司对于某些人来说还不至于想些办法改变现实,那么这次集中行动,把高利贷打击到永无翻身的时候,这一部分人就不得不动动脑筋了。
  任何人对于自己接近无法于生存的情况之下,都会做出一些过激的反应。
  特别是那些在社会上混习惯了的痞子们,更是满肚子的怨气和愤怒达到了一个即将爆发的临界值。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
  燃翼是武术之乡,历朝历代崇尚武道。
  武能强身健体,武能保家卫国。正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有些人的思想境界高,武道品行好,但这并不代表着燃翼所有习武的人思想境界都这么高。很多人练武,其实就是为了用暴力解决问题,这种因子在很多人身上根深蒂固。
  在有些人看来,拳头大就是道理——解决问题的办法,除了拳头,似乎什么都不起作用。

  张文定跟吴忠诚的斗智斗勇,让很多人意识到,用阴招来打击张文定不会有好结果。
  一个堂堂的县委一号他都能玩转,何况是平民百姓?
  在燃翼,张文定现在是立起了真正的威风,这并不代表着就没人敢于出来挑战张文定的权威。
  张文定的所作所为影响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利益,而这一部分人当中,自然有那么几个会不服气,甚至于开始动些歪脑筋来扭转乾坤。
  张文定在燃翼成立担保公司,又下大力气打击高利贷和暴力争夺土石方,两件事情都在市里挂了号,甚至省里也为此口头表扬了燃翼。虽然张文定对于这种荣誉不是很在乎,但这毕竟给他镀上了一层明晃晃的金,让这个上任不到一年的县长出尽了风头。

  这次强力整治治安的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张文定对这个工作,也就暂时放下了,打算去下边调研一番。
  张文定这个人还是比较善于接地气的,他喜欢实地到基层走一走。
  不说什么跟老百姓打成一片吧,但经常到基层走一走,还是能够了解一些最实际最真实的情况的。
  而这些情况,对于县里的发展规划,就是一种思路上的参考。

  同时,他下去调研,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根据调研的情况,以制定相适应的发展规划,按条件分门别类有目的地去招商引资。
  除非有必要,下乡镇调研,张文定是不喜欢多带人的,有时候只需一个秘书加一个司机便可。
  星期五,张文定打算去乡镇一趟,顺便看看武云。
  武云在这边支教,虽然身份还没完全公开,但县里也有些人知道,这个女孩子有着不简单的背景,只是还不知道她是武贤齐的女儿。
  在这种情况下,武云难免会受到一些骚扰——没人敢去招惹她,但有些领导干部却愿意关心一下她,纯粹好意的那种。
  还有一些干部,则是听到一些关于她和张文定之间的风言风语,进而去讨好她——没办法,她只要回县城,就是住在张文定的房子里的,有人心总是能够往歪处想,想不让人误会都不行。
  面对这种关心,武云也很无奈。
  所以,她已经萌生了换个地方支教的念头。
  张文定最近虽然一直在忙工作,但对于她的这种想法,也还是有所了解的。这一次,就是他想再去她支教的地方看一看。
  因为张文定是突发出来的想法,所以也没有通知相关部门,带着秘书和司机在乡镇呆了大半天,回城的时候有些晚,好在今天武云跟他随车回城,路途上倒也不寂寞。

  张文定和武云已经有日子没见面了,张文定今天去新奉镇,特意给武云打了个电话。
  中午镇政府安排吃饭,武云也在场,其实两个人的关系能隐藏到如此地步,也算是比较成功的。只是这个省里来的支教的美女大学生,能让县长钦点来一起吃饭,也在情理之中,镇上的领导也不会说什么。
  这个,反正表面上,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至于心里是不是觉得张文定和武云之间有点什么,那就只有那些人自己心里才清楚了。

  调研完了后,武云说她的福特猛禽皮卡车坏掉了,镇上修不了,而且县里的师傅她也怕技术不过关。想来想去,她那台进口的福特皮卡车,就算不去省城修,恐怕也要从市里找个修车的,于是,她便和张文定同行回县里,准备明天去市里。
  路上,张文定的车不急不缓的行驶着。由于有秘书和司机在场,二人也不好说什么要紧的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你那进口车,质量也太差了吧,怎么还能坏掉?”张文定问武云。
  武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你瞧瞧这路吧。再说了,我那车很长时间没保养了,这破路整天开来开去的,别说进口车,就算是从外星球来的车,也得坏。”

  张文定摇了摇头,笑了笑说道:“其实这条路县里已经列了计划了,只等资金到位,就修缮一下,现在嘛……坚持坚持吧。”
  刚说完,一阵颠簸,让张文定心里五味杂陈。
  这路太差,他这个一县之长,也是脸上无光啊!
  武云看着窗外,脸色凝重,张文定感觉气愤有点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便跟武云开了个玩笑,道:“我说丫头,不至于因为车坏了闷闷不乐吧?”
  其实这话完全就是玩笑话,凭着武云的心性,别说是车坏了,就算是车丢了她也不会当回事,无非就是再买一辆而已。

  况且,她又不缺这几个钱,这次车坏了去市里找修车师傅,到底是她想跟张文定多呆一会,还是真想修修车,或许只有武云自己知道了。
  不过,武云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用语言来挤兑张文定,而是扭过头看了一眼张文定,然后把目光定格在他的脸上,迟疑了十来秒。
  张继松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用手抹了一把脸,笑着问她:“怎么了?我脸上还有饭粒么?”
  武云还是没笑,表情有些凝重地说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会有事情发生。”
  武云的武道修为在张文定之上,虽然年龄小,但道行却已不是张文定所能揣摩透的。人都是有第六感的,而有功夫在身或者混江湖的老手,第六感往往比常人要强烈得多。
  这并不是说这世上存在命运预知一说,但有些事情用我们常人的思维也是没法解释清楚的。就像是六七十年代流行一股算命风一样,当然了,这种算命信则有,不信则无,但并不代表着这就是科学的。

  日期:2017-02-1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