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6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不难,你可以向牛正国核实,当时是他亲自颁发的聘书和工作证。他当时郑重的嘱咐我,‘小楚,你一身正气,你坚持原则,你不畏强权。今天聘用你出任玉赤县纪委特别行风监督员,就是请你监督纪委工作作风,监督纪委不正之风,监督纪委有无野蛮执法,监督纪委是否执法犯法。大胆履行你的职责,勇敢揪出纪委队伍中的害群之马’。对了,牛正国不是退休了吗?你可以向秦俭书记核实,看看这个聘书是不是他签发的,证明我有没有这个权利。”

  楚天齐这一番说辞有真有假,聘书和工作证件卡是真的,也是秦俭签发的,还是牛正国亲自颁发的。只是所谓的“牛正国郑重嘱咐”,是被他稍微演绎了一下,演绎的更形象,指向性更明确,但意思并没错。
  楚天齐料定,不出意外的话,贺东辉未必敢向秦俭核实。贺东辉今天应该是接受了柯兴旺授意,是私自行动,秦俭未必知情。
  贺东辉脸上神色变的很难看,显然是没料到会有这么个东西。他渐渐恢复了常态,说道:“楚天齐,即使你有这个身份,也不能成为你暴力抗法的理由,你还必须跟我们走。”
  “哼,办案程序不合法,你却要强行带走当事人,对我的‘特别行风监督员身份’也视而不见,还频频给我扣大帽子,我看是你心里有鬼吧?”楚天齐冷笑一声,“我倒要问问秦俭书记,纪委就是这么办案的吗?”说着,他从裤子口袋拿出手机,按起了数字键。

  “等等。这样吧,我马上向领导请示一下。”贺东辉急忙阻止楚天齐。
  “好啊,请便。”楚天齐停止了手中动作。
  贺东辉冲那四人一使眼色,他自己走了出去。
  他四人马上集中到门口位置,眼睛紧紧盯着楚天齐。
  楚天齐坐到办公桌后椅子上,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他意识到,柯兴旺放出了大招,似乎要将自己置入死地。那自己该怎么办呢?
  楚天齐暗暗告诫自己:等等,再等等,等等贺东辉的汇报结果。
  县委书记办公室。
  屋子里烟雾升腾,烟灰缸里塞满了烟蒂,柯兴旺面色凝重的坐在椅子上。
  对于今天的行动,他筹划了很久,也犹豫了好久。从柯兴旺本意来说,他并不想把事做的太绝,只是身后有人逼着,他不得不做。
  柯兴旺到玉赤县才一年多时间,但在他的精心运作下,已经大权在握,有一定优势。但这优势,是相对于常委会上的力量分布,在几个团队中略微占优。

  玉赤县委常委会共十一人,其中柯兴旺有四票,郑义平有两票,冯志国有两票,其余三人是中间派。中间派只是一个统称,其实并没有派,也没有领头人,只是单个个体,柯兴旺称他们骑墙派。
  中间派三人在常委会上的立场不确定,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选择。有时赞同某一派,又时又会反对某一派,好多时候又选择弃权,当然这三人的选择大部分时候也不同步。
  针对常委会权利分布,柯兴旺现阶段的做法是大原则不让步,小细节可妥协。因此大家利益基本均沾,还算和谐,柯兴旺利用书记权威也做大了好多。
  但整个玉赤官场情况,却并非像常委会那样分布简单,这里面还有一些特殊情况。用柯兴旺的话说,就是“赵系流毒还在”。对于赵中直一系的人马,柯兴旺盯的特别紧。他知道赵中直是外来户,现在已经回到晋北省,在这里没有根基。必须对赵系人马进行收编,否则就会成为别人的人马。
  收编赵系人马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好多人立刻就投了过来,比如刘大智等人,也有人编入了冯系或是郑系,当然也有人没有编入任何派系。无论加入谁的团队,原赵系的人都低调了好多,毕竟现在是到了后娘手里,大部分人都不敢和柯兴旺拧着干的。

  但也有一个人特殊,那就是楚天齐。对于这个人,在柯兴旺来的时候,就得到了领导授意,要么收编,要么严厉打击。在两人初次见面中,柯兴旺恩威并举,楚天齐毅然回绝,两人矛盾基本公开化。从那以后,柯兴旺就把对方打入了另册。
  事情往往和预想有差距,去年九月底,李卫民到玉赤县视察,并对楚天齐好一番夸奖。柯兴旺投鼠忌器,不得不对楚天齐暂时采取怀柔政策,以期观察李卫民的反应。
  原开发区农民上丨访丨,柯兴旺把楚天齐推了上去,一是找到了合适的替罪羊,二是试探李卫民反应。不曾想,楚天齐解决了上丨访丨。柯兴旺也只得履行前言,把那小子推到了开发区主任位置。
  楚天齐在开发区的表现,让柯兴旺眼前一亮。柯兴旺这才发现,楚天齐是一个人才,他才相信了传言不虚,甚至想好好用一用这个小子。但领导却经常督促对楚天齐动手,柯兴旺便以“开发区建设正在关键时刻”为借口,进行拖延。眼看着开发区大局已定,尤其郑义平外出,领导又开始催促,柯兴旺才又开始收拾楚天齐。

  本来按照柯兴旺的想法,把楚天齐职务拿掉,再用审计局吓唬吓唬,只要对方低头,就把对方踢到一边空挂起来。但楚天齐好像并不认可,关键是后边领导也不同意,柯兴旺就准备再加一把火。结果这一加火,把楚天齐逼急了,直接来个夜闯办公室,还撞上了柯兴旺和任芳芳的丑事。
  到现在,柯兴旺还对楚天齐进入房间的事怀疑,怀疑对方是怎么进来的,怀疑是否有内奸,更怀疑楚天齐有什么依仗。楚天齐那天的表态,也让柯兴旺怀疑,怀疑那小子的想法没那么简单。
  任芳芳搅扰了楚天齐半个多月,也没有探听到一点有用讯息,这让柯兴旺更加不安,更觉得那小子有什么依仗。可是领导催的很紧,柯兴旺又不能向领导诉说自己的担忧,这才采取了这个极端办法。
  柯兴旺今天启动了这个行动,就是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先拿下楚天齐,并搜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再根据情况收拾那小子。如果楚天齐真有问题,那就活该他倒霉,如果要是清白的话,受一些苦也算教训。
  虽然自认计划的很周密,但柯兴旺也担心有个万一。万一的概率虽然很低,但也不是没有,楚天齐深夜能进入自己房间,这不就是万里有个“一”了吗?

  看了看时间,柯兴旺心中暗道:姓楚的,别怪我,我也是被逼的,也是万不得以。
  “笃笃”,敲门声响起。
  柯兴旺马上说了“进来”,眼睛盯着门口方向,他觉得该有消息了。
  屋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看到并不是自己猜测的人,柯兴旺身子往后一靠,问了句:“你来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