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610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四米的高度,就以我现在的身手来说,基本上已经不需要拽着登山绳下去了。当下我把铁锤和凿子随手丢到一边,然后右手撑着盗洞旁边的地面,整个人直接纵身从盗洞里跳了下去,坠落的时候,强烈的失重感将我包裹,耳畔都隐隐有风声在呼啸,不过这一切都是短暂的,转瞬即过,很快我就落地了,冲击力不小,震得我双脚一麻,我也不敢用自己刚刚愈合的脚关节来承受这种冲击力,要不再来个二次崴伤,而且还是在这危机重重的先古墓里面,那我热闹可就大了去了,所以,在落地瞬间,我顺势向前一扑,然后就地一滚,化解了冲击了,这才站起!

  啪!
  我撑起了从云中子那里拿来的强光手电,一点明亮当时就照亮了墓室,待看清这里的情况后,我整个人懵逼了。
  倒不是说这里有什么危险,而是……这间墓室的装饰格局,倒像是一个办公室!
  不,准确的说,是一个作战指挥室!
  这间墓室很宽敞,大概有个三四百平米上下,在墓室的最西南,有一扇上了锁的石门,不知通往何方,奇怪的地方就是石门上上的锁了,那是一把状如游鱼的铁锁,生锈的已经特别厉害了,不过仍旧能看的出来,工艺不错!
  五千年前的墓里,竟然出现了铁器?而且还是一把结构精巧的锁?
  这难道不奇怪吗?
  五千年前,那是石器时代,也就是人类刚刚学会使用工具,正在使用石头打磨出来的工具的时代!
  在之后,是青铜器时代,一直延续到了汉代的时候,咱们国家的先民才终于使用上了铁器,可是汉代的时候所制造的锁,根本达不到那个石门上的锁的精巧程度!
  以我这双眼睛的眼力来看,那个锁,至少都是清代以后才出现的了!

  五千年前的先古墓里出现了清代以后才有的铁索,这难道不奇怪?
  更加奇怪的还在后面!
  这个墓室里竟然有一条长度十几米上下的长桌,两侧整齐的摆放着桌椅,明显是近代才使用的会议桌,会议桌正对的方向,就是一张巨大的华北地图。
  除此之外,还有沙盘、办公桌椅、床!
  更加离谱的是,竟然还有一个电台,在朝东的位置,还挂着一面巨大的日本国旗!!!
  这里的一切陈设都在告诉我,这间墓室,在七八十年前,是一间日本人的作战会议室!!!

  蜜蜡密封的墓室里,怎么会变成日本人的作战会议室?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小天哥!”
  我发呆的功夫,大炮就已经在上面大呼小叫了:“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丫该不会是嗝屁了吧?怎么的半天都不吱声?”
  我现在仍旧没有从震撼和疑惑中回过神来呢,也就没和大炮计较他嘴里没好话的事儿,站在原地沉凝了良久,才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有些艰难的说了两个字:“安!全!”

  上面登时发出了一系列悉悉索索的声音,不一会儿,剩下的人就全跳下来了。
  如我所料,他们下来以后表情也比我好不到哪,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一脸懵逼。
  “这,这这这……”
  云中子呢喃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发生了什么?”

  我没搭理他们,已经自顾自过去开始在电台附近翻找了起来,希望这里能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然后弄明白七八十年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说,最后我还真有了一些线索,在那台办公桌的抽屉里,我竟然找到了一个日记本,已经发黄了,好在这间墓室有蜜蜡密封,而且中条山地下水也不是很丰富,没有地下水倒灌进墓室里的现象,所以墓室比较干燥,这本日记本也保存的不错,只可惜上面全都是日文。
  我虽然通读各种古文字,真要是靠这个维生,那也绝对当得起专家两个字,但是对现代的语言却是云里雾里吃不透,英语都从来没及格过,更别说日语了,所以看到上面是日文,我也有些懵逼。
  我知道,这本日记里一定有很重要的内容,于是就扭头问其他人:“你们谁懂日语?过来帮我翻译翻译这个!”
  青衣和云中子肯定不行,大炮俩眼睛瞪得跟只王八似得,溜圆,我估计就算是日文认识他,他也不可能认识日文,还不如我,周敬更不用说,我唯一指望的是林青,没成想林青竟然摇了摇头,表示她不知道。
  眼瞅着众人都不认识,我都有点绝望了,正准备放弃,没成想这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闷油瓶竟然开口了:“我来试试吧!”

  “你懂!?”
  我有些不敢置信,在我印象里,闷油瓶的形象一直和青衣差不多,属于那种跟古人差不多的人,他能懂日语,真出乎我的预料!
  “我是一个杀手,职业要求我必须懂他国语言。”
  闷油瓶说了一句,劈手从我手里拿过了那本日记,打开看了一眼,当时就挑起了眉毛。
  “咋样?”
  大炮凑上去问:“能瞧明白不?”
  闷油瓶长长呼出一口气,就说了一句话:“帝国的盲肠炎。”

  说实话,听闷油瓶讲故事真是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情,这人是属于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的类型,听他讲故事真可谓是悬念十足,那叫一个痛苦,我是实在不认识日语,如果我认识日语的话,我现在保不准就立马冲上去劈手夺过那本日记自己好好研读一下了,就说了一句帝国的盲肠炎,然后就没下文了,鬼他妈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性子还好,还能按捺的住心里的好奇,但是大炮可就不行了,瞪着个牛眼说道:“大老爷们能不能来句爽快话?”
  “翻译需要时间。”
  闷油瓶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然后随便拉了一条椅子,缓缓道:“这本日记是一个名字叫做贺茂横一的阴阳师写下的,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在咱们国家战事不断扩大,死者甚众,常常有军营闹鬼的事件发生。虽然日本的官方从来不会公布这些事情,但是裕仁天皇却已经将这些放在了心里,于是请出了很多民间的阴阳师进入华夏、朝鲜半岛战场,处理这些事情,稳定军心。贺茂横一,就是在那个时候进入华夏的,看样子,他的身份似乎还不低,从这本日记里可以看得出,他在整个军中都处于一种非常超然的地步,先后和土肥原、冈村宁次、坂本征四郎、山本五十六等诸多日本在那个时期的‘名将’相处过,在军中的地位一点都不低于那些将军!”

  贺茂横一?
  贺茂姓氏?
  我听完闷油瓶说的心里一动,总觉得这个名字分外的耳熟,想了半天才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
  那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一些文字里提到的,我爷爷一生在我们这一行里面可以说是名动天下,葛中华三个字一摆出来,代表的是无敌!可是他本人却并非是一个擅长记录的人,一辈子没留下什么文字,不过但凡是他所提及到的,肯定是非常重要的!!

  其中,就有这个贺茂横一!
  不,准确的说,是贺茂家!
  这是日本的一个家族,一个从日本平安中期开始崛起的阴阳师家族,盛产出不少强悍的阴阳师。
  安培、草壁、开花、贺茂。
  这是日本最大的四个阴阳师家族,传承久远,最早可以追溯唐代了。盛唐时期,东瀛俯首称臣,学习汉族文明,曾经有一批信奉神鬼之说的人来到过中华大地,穿汉服,习汉文,学汉学,基本上已经融入了大唐的生活,甚至出去的时候会和别人说,我是唐人,而不是东瀛人,因为那个时代的唐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这一批来到华夏、信奉神鬼之说的人很快就融入了中国玄学修士圈子里,先后造访过天师道、湘西赶尸人,甚至足迹已经走到了苗疆,还接触过苗疆的巫蛊之术,最后糅合了这些门派的诸多精华,自成一派,号称阴阳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