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4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吧,这才叫待客之道。”陆羽笑了笑,又给三人满上,“张总,您可真是又豪爽又爷们儿又好汉,来来来,再饮三杯。”
  三人哆嗦着继续喝。
  就这么着,一大壶酒,三人一滴不剩全喝了下去,脸色都变得极为古怪。
  “张总,尽兴了没?”陆羽眉梢微扬,“要不要我再给你叫几瓶?”
  “尽……尽兴了。”张大标结巴着。

  “那我可走了,二叔,三叔,可得继续把张总陪好。”陆羽笑意盈盈,抱着昏睡过去的夏晚秋,起身边走,留下三人,俱是见鬼表情。
  两个保镖挣扎着爬起来,有个家伙问道:“老板,您怎么样了?”
  张大标哆嗦着,脸色发白:“快……快送我们去医院洗胃……”
  酒壶里的药,女人喝了会发情,男人喝了会怎样?
  天知道。

  陆羽开着车,将夏晚秋放在副驾驶,皱着眉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送她去洗胃?
  看夏晚秋这样子,药效都吸收的差不多了,洗胃也没用,必须的想法办法让她把药效挥发出来才行。
  去哪里?
  回公司肯定不行。

  万一被加班的员工看到夏晚秋这个样子。又跟他在一起,那才是一裤裆的黄泥巴洗不干净。
  回苏家更不靠谱。
  尴尬不尴尬的倒是其次,问题是这药效苏少商这病痨鬼还真解不了。
  春-药这种东西,不是说是个男人就能解。
  那得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
  陆羽深谙医理,从气色上就看得出来,苏少商那方面早就不行了。
  说不定他跟夏晚秋的夫妻关系都是有名无实。
  要不夏晚秋房间里,怎么会有跳-蛋这种东东?
  送到苏倾城那里?

  更不靠谱。
  那里又没有男人,这玩意儿不靠男人怎么解得了?
  那该怎么办?
  夏晚秋似乎是愈发燥热了,下意识地解着自己的衣服,细碎娇喘弥漫在逼仄的空间里,勾人得紧,陆羽可不敢偷瞧,但他耳朵没门呀,顿时就有些想入非非了,这真不能怪他,本能反应而已。
  他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等等……男人、他不就是个男人么?
  难道这玩意儿,还需要他陆小爷杀人成仁、舍身取义,牺牲自己鲜活的肉体,帮夏晚秋给解了?
  若在几个月前,陆羽二话不说就干了。
  讲道理嘛,人与人之间就是应该互相帮助,中学生守则上面都是这么写的。
  可现在——
  夏晚秋可是他的丈母娘!!!
  “妖兽呀,这可怎么办才好。”
  陆羽完全抓瞎了。
  他深谙医理,知道春-药其实算是一种神经性毒素,要是不及时宣泄出来,轻则五脏俱损,重则烧坏脑子,成为白痴。
  所以——

  这人还是必须救得。
  “妈拉个巴子,还好小爷多才多艺,是个不世出的柔道选手,看来我这柔道选手今晚又要重出江湖了,虽然还是挺尴尬,但救人嘛,医者父母心,医者父母心……陆羽同志,你是个有信仰的好同志,我相信你不会想歪的,你老婆知书达理、秀外慧中,你绝对只爱她一个。虽然你肯定不会告诉她这事儿,但这绝对不是背叛,而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陆羽碎碎念着,也不算是给自己找借口,而是一种自我催眠。
  要不然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夏晚秋变白痴吧?
  两个小时后,香格里拉大酒店海景房的大床上。
  陆羽满头大汗,床上的夏晚秋更是香汗淋漓,衣衫不整。
  天地良心,真不是陆羽居心不良趁机揩油帮她脱得,而是她自己脱得,拉都拉不住。
  总之该露的不该露的地方都露出了一点,衣衫罅隙间的肌肤白里透红,在暖色灯光辉映下,格外光泽动人。
  陆羽从前读书,看到古人形容大美人,都喜欢用秀色可餐四个字。
  他其实一直不理解,这美人儿怎么就跟这四个字联系起来的,现在终于懂了。

  因为……真的很想咬一口呀。
  辛苦差不多一个小时,夏晚秋身上的药效才差不多挥发出来,面色也勉强恢复了正常,还带着诱人余韵就是。
  陆羽某处很符合逻辑地顶着帐篷,他暗骂了一口,没好气道:“妈拉个巴子,你激动个屁,这可是在做好人好事,这女人是你哥哥我的丈母娘,能碰?那不是点炮仗了么?”
  所幸还是救回来了。
  要不他还真没辙。
  讲道理,柔道选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他这柔道练得,胳膊都酸麻了,简直比一次性砍一匹山的竹子还累。
  他也所幸按捺住了来自于本能的、几乎难以忍受和抑制的冲动。
  中间夏晚秋其实清醒过一次,也不算真的清醒,半醉半醒,睁开眼睛直勾勾看着她,眼眸里充盈着媚态,好似能滴出水来,那是真勾人,看到他就吃吃的笑,还尼玛不讲道理的调戏他,说什么小羽来夏姨疼你,撅着娇艳欲滴的红唇就要亲他。
  陆羽自诩是个有信仰的人,清气如兰就是专门用来形容他的,能让这娘们儿得逞?
  死死将她按着,说夏姨,您这样不好,夏晚秋不依不饶,那挺翘的****就在他脸庞胸膛蹭呀蹭,没火花都能擦出火花来了,尤其是她还下意识地细碎娇喘,声音那是真好听,跟山林幽谷中、月夜下流淌的小溪流一般动人心魄。
  陆羽其实差点就忍不住了。
  但他还是用强横的意志力把自己给掰了回来,一掌切在夏晚秋脖颈,直接把她拍晕了。
  要不然怎么办?

  陈道藏这老妖怪果然没骗他。
  山下的女人都是母老虎,好凶哟,那样子简直是要吃人嘛。
  好不容易忙活完了,陆羽舒了口气,浑身都是大汗,难受得紧。
  衬衣都贴在身上了,反正夏晚秋没醒,他也不避嫌了,脱下衣服,去浴室那毛巾沾着清水擦了擦,然后回到卧室,在靠窗位置站着,拉开窗帘,看着夜色下这座静谧的城市,任由凉水一般的月光倾洒在他并不强壮却无比匀称的躯体上,哆嗦着点了一支烟。

  弥漫的烟雾中,陆羽苦笑:“妈拉个巴子,这算他妈怎么回事儿,老子以后可怎么见人?”
  幽寂的黑暗中,夏晚秋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个站在窗前,挺拔如山的背影,目光深沉难言、无比复杂。
  她中的是春-药,不是麻药。
  药理机制在于唤醒和无限放大人体本能的欲望,以至于让女人失去自控力,任由男人摆布。
  张大标用的药极为霸道,是再怎么三贞九烈的女人也承受不住的,所以夏晚秋也有一段时间彻底失去了理智,完全由本能驱动。
  失去了理智,不等于没有意识。

  陆羽到底怎么救她的,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她还是模模糊糊有些印象的。
  此刻她的想法跟陆羽一般无二。
  以后……可怎么见人?
  尤其是,怎么变得倾城这丫头,怎么再跟这个小家伙相处?
  夏晚秋不是那种一遇到点儿事情,就患得患失进退失据的小女人。

  她三十二岁的人生,经历过太多大风大雨大浪,一颗心早就修炼得玲珑剔透如钢似铁。
  但这种事情,还真不是靠一颗强大内心,就能囫囵过去的。
  纠结,尴尬,还有些莫名的羞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