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14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总,真不能再喝了。”夏晚秋推脱。
  “晚秋,张总也是一片好意,就再喝点吧。”苏少邦不动声色地劝酒。
  “对呀,这么大一笔单子,可不得把人张总陪高兴了?”苏少安也在一旁相劝。
  “这……”夏晚秋迟疑起来,“那张总,最后一杯了,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张大标笑着点点头,将夏晚秋的酒杯推到了她的面前。
  夏晚秋皱着眉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脑袋昏沉感觉愈发严重,身体也愈发燥热不堪,竟是一头再到在桌子上,脸颊红润异常,口鼻间发出若有若无的细碎娇喘。
  张大标邪邪一笑,就要招呼人把夏晚秋抬走。
  苏少邦连忙说道:“张总,人给你了,那合作的事儿?”
  张大标说道:“你们放心,我张胖子言而有信,只要今天****到了夏晚秋这个骚娘们儿,这事儿就算定了。”
  苏少邦和苏少安对视一眼——
  夏晚秋要是被这胖子玷污了身子,那这个一直压着他们兄弟的女人,可就算是完了。
  他们那个体弱多病的大哥戴了天大一顶绿帽子不说,没了夏晚秋,苏少商还拿什么跟他们斗?
  就在此时,包间门嘎吱一声开了。
  一个目光冰冷的年轻人站在门口。
  张大标顿时一惊。
  他认得这个年轻人,就是那天跟他斗酒一口气连干六瓶的那个。
  “哟,张总,怎么又把我夏姨灌翻了,我不是说过么,要喝酒,您可以找我嘛。”
  陆羽自来熟地坐到了夏晚秋旁边,目光幽冷,来回扫视。

  三人做贼心虚,脸色都有些难看,苏少邦和苏少安对视一眼,苏少邦脸色一冷。
  “陆羽,你是什么狗东西,这种场合是你有资格来的?太不懂礼数了,就你也配跟张总喝酒?还不给我滚出去!搅黄了跟权金矿业的生意,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
  “二叔,您这话我可不敢接。”陆羽冷冷一笑,“夏姨早就说过,我能代表她。今儿我夏姨明显喝多了,我凭什么不能坐到这里?”
  他看着夏晚秋,惊疑了一声:“喂,我夏姨脸怎么这么红?”
  摸了摸夏晚秋的额头,炸毛了。
  “我草你们祖宗,额头还这么烫,你们不会是给我夏姨下药了吧?妈拉个巴子,法治社会,还有没有王法。今儿谁都别想走,我报警了!”
  他说着就要掏电话。
  张大标吓住了,这种局面,丨警丨察要是来了,他就完蛋了。
  他眼珠一转,干笑一声:“小兄弟别误会,我是正经商人,怎么可能跟夏总下药,她真是喝多了,我正踅摸着送她回去呢。你是夏总的司机吧,要不就让你把夏总带走?”
  陆羽哦了一声,恍然道:“原来是喝多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张总您是坏蛋呐。我夏姨喝多了,我看张总您倒是清醒得很,肯定没尽兴,我夏姨吩咐过,张总您是我们苏氏集团的座上宾,张总您也说过,您张总做生意,全在一个酒字上面,那我必须得再跟您张总喝喝,要把您给喝高兴了。”
  张大标那里愿意,就要拒绝。
  陆羽又说道:“张总,你不会拒绝我吧。您要是拒绝我,那这事儿就有点咋呼了。”
  “不行,我看我夏姨这个样子,还是像被下药了,我必须得报警。张总您放心,清者自清浊者浊,张总,您要相信丨警丨察叔叔嘛,我党的政策不一直都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不股息一个坏人么。”

  “哪怕我夏姨真被下药了,这事儿也不可能是你干的。您别怕,我看您是碰着小人了,我帮您把这小人抓出来。”
  “这……”
  张大标脸色微白,连忙摇头道:“小兄弟,这玩笑可开不得,夏总真是喝多了,你要喝,那老哥哥我就陪你喝,你说喝多少,咱就喝多少。”
  “张总,这话我爱听。”
  陆羽不动声色地拍着夏晚秋的肩膀,看着是在给她醒酒,其实是在用自己体内微薄的“先天内劲”压住她体内的药性。
  这事儿他压根儿就没想过报警。
  这事儿有损夏晚秋的名节。
  再则毕竟还没真的发生,充其量算是猥琐,以张大标、苏少邦和苏少安等人的底蕴人脉,十有八九最后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

  说不定苏氏集团上下为了不彻底得罪张大标,还得逼迫着让夏晚秋吃下这个闷头亏。
  陆羽不是不相信这个国家的法律公正,他只是不相信实施法律的人。
  这事儿,他打算自己来。
  给这三个蝇营狗苟的狡诈小人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张总,早听说山西是酒乡,晋商都好爽,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名不虚传。张总您都这么说了,那咱必须得喝高兴了。”
  陆羽笑得极为温润,拿起显然下过药的酒瓶,给张大标满了一杯,又给苏少邦和苏少安都满上,接着拿起边上的开水壶,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张总,我肠胃最近有些不好,不能喝酒,用凉白开代替,介意么?”
  “这……”张大标擦了擦额头冷汗。
  这年轻人笑得不阴不阳,实在是渗人得紧。
  “再说了,那不是还有二叔和三叔陪着么,对吧,两位叔叔?”
  陆羽冷笑着看着苏少邦和苏少安。
  两人面面相觑,脸色都有些难看。
  下了药的酒,三人当然不敢喝。

  张大标心一狠,打算来硬的了,跟自己身后两个保镖递了递眼色。
  一个保镖绕到了他身后,一拳打出,陆羽却微微侧身,这一拳顿时打偏。
  “这位大兄弟,走路都不稳了。”陆羽淡然一笑,手搭在这名保镖腰侧,“还是先去躺着吧。”
  劲力喷吐,此人顿时惨叫,软绵绵地躺在了地上。
  另一个保镖见势不妙,掏出军刺就往陆羽身上招呼,陆羽没有起身,肩膀下移,单手扣住此人的手,用力一错,军刺顿时掉在了地上,此人也惨呼起来。

  “看来你也喝多了,一边躺着去。”
  陆羽使了式太极推手,此人顿时云里雾里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惨哼不止,挣扎一番也没有爬起。
  张大标脸色大变,肥脸不由哆嗦,这小白脸竟是这么能打?
  陆羽仍旧云淡风轻模样,“先干为敬。”
  端起凉白开一饮而尽,摆摆手,“张总,到您了。”
  张大标肥脸又开始哆嗦了,端起酒杯,不肯下肚,这酒,可全是动了手脚的。
  “张总,您一看就是慷慨雅达之人,言而有信那是必须的,不会晃点我吧?”
  陆羽眯起眼睛,温润的面容,终于染上了一抹冷色。

  正是这抹冷色,把张大标吓绥了。
  天地良心,他从未见过这么冷的眼神,比寒冬腊月里光着膀子在荒郊野外撒尿然后抖一抖哪种感觉还冷。
  他吓得一哆嗦,手指颤抖着,连忙把杯中的酒喝了。
  “二叔,三叔,到你们了,这张总都喝了,咱苏氏集团是东道主,能失了礼数?”陆羽眯着眼盯着苏少邦和苏少安。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些难言恐惧,颤抖着把酒给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