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50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啊!”——前面的舞女立刻扯动长裙,摆动欣长的大腿翩翩起舞,舞姿完全进入了另一种更为淫靡的境界,身姿完全打开,不时大幅度叉开双腿,俯身献乳,似乎引诱男人进入自己的胯下;随着长发甩动,一双媚眼热辣地直视台下,挑逗着疯狂的男人们。
  慢慢地,舞女甩掉轻纱,褪掉长裙,浑身只有丨乳丨罩,银片点点的三角丨内丨裤。在乐曲的呻吟声中,舞女肉感的**前后起伏,好象在与胯下虚幻的一个男人,“啊啊啊”不断,表情极尽陶醉。
  “脱!!继续脱!!”男人们疯狂地高喊。
  随着音乐,董大苟下意识地撸着啤酒瓶,就象在玩着自己的家伙。
  舞女慢慢背向台下,跪了下去,仰面倒下,极其缓慢地脱下了仅有的一点遮羞布。
  后面的嫖客甚至站了起来观瞧。
  舞女慢慢起身,手指挑着自己的t字透明镶花丨内丨裤,进入了最后的疯狂挑逗淫舞。大腿不断踢向空中,劈胯、送臀、挺胸、飞吻、媚眼,晃动的香臀,展示给观众。
  on!ah!”——突然指尖飘动的丨内丨裤被舞女旋转着抛向了嫖客,台下一片骚动。
  “on!on!baby!”——在音乐的最后一刻,舞女裹上了透明的轻纱。灯光下,舞女被照得沟乳毕现,却毫无羞涩,静待自己的“新郎”,今晚的嫖客。同样是风尘女子,经过挑选包装后,就可以每天晚上只接待一个高价男人,阿毛不禁佩服这里老板的头脑。
  “各位来宾!今晚抽奖开始!中奖的先生请一会留步。让我们的佳佳小姐陪伴你度过一个美好的新婚之夜!”
  “第三号贵宾!哪位是第三号贵宾,请举手。”听到服务生的叫喊,董大苟急忙站了起来,满眼掩饰不住的狂喜。
  “恭喜这位先生!你荣幸成为今夜我们中心的幸运新郎,佳佳小姐就是今晚的新娘!恭喜两位新人入洞房!”
  周围的嫖客发出此起彼伏的口哨,笑声。董大苟直接奔向台上佳佳小姐,那个惹得台下的男人勃发的舞女。其他嫖客开始陆续到小姐休息区,挑选自己中意的性伙伴。
  秦书凯这两天跟牛大根书记聊天的收获很大,牛大根到底是在红河县和洪湖县都当过主要领导的,对两个县的具体情况都比较熟悉,尤其是对于如何提高县里的政府财政收入这一块,的确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秦书凯索性在洪湖县牛书记那儿暂时安置下来,跟牛书记每天聊聊一些事关两县相通的一些情况后,又在牛大根的亲自安排下,由洪湖县的曹成福县长的亲自领着,去洪湖县周遭考察。
  当天,曹成福先是领着秦书凯到了洪湖县的园区看了一圈,洪湖县的经济形势看起来,这两年有了长足的发展,处处高楼林立,园区里全都是大小规模不一的厂房,从园区热火朝天的外景看起来,也能感受到,园区发展的内功练的非常不错。
  从园区出来后,曹成福又领着秦书凯来到了红河县和洪湖县的交界处,指着一大片地盘说,秦县长,这就是咱们牛书记早就提议准备规划的两个县里共同建立“共管区”的地方。
  秦书凯顺着曹成福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大片的渔场把红河县和洪湖县的交界处风隔成一片片看起来颇为壮观的大小水圆圈,水里偶尔露出几根用于拦网用的高竹竿,看样子,这地方以前很可能是个面积很大的养殖场,现在竟然一副废弃状态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可惜。
  曹成福介绍说,秦县长,你看,这里原本是一个规模很大的养殖场,现在因为地位位置的特殊性,造成了管理难的问题,不管是红河县的渔民,还是洪湖县的渔民都不敢随便承包这块养殖场了,外地人更是无人敢问津,好端端的一个聚宝盆啊,天天就这么荒废在这里,当真是让人看了都感觉实在是太可惜了。
  秦书凯问道,曹县长,你说的管理难问题主要是什么问题?是两边的警力之间有不配合之处吗?
  曹县长摇头说,不仅仅是两边的警力配合不好的问题,还有渔霸的问题,不管是谁过来承包这片渔场,免不了的要隔界经营,咱们两个县里,有一个县的渔霸出来捣乱的话,承包这片渔场的人也就别想安稳做下去了,正因为如此,牛书记才一直会建议说,咱们红河县和洪湖县,天然的水土相连之处,极需要建立一个共同开发机制,建立一个共管区域才行,这样的机制一建立,对于两个县的经济发展都有好处,也算是惠及政府和百姓的大好事呢。

  秦书凯看着眼前荒废的渔场,听着曹县长一副语重心长的话,嘴里应承说,曹县长请放心,这件事近段时间内,我会考虑的。
  忙碌了一天下来,曹县长晚上并没有请秦书凯去什么特别豪华的大酒店,而是领着他去了洪湖县湖边的一家名叫水里香的饭店,说清秦书凯吃全鱼席。
  这家饭店的名字起的就颇为有特色,船主端上来的菜肴就更加有特色,整桌酒席名叫全鱼席,又叫“鱼打滚”。具体解释起意思就是一桌菜的原料都离不开鱼,这个鱼包括鱼类,还有虾、螃蟹、鳖等特有水产品。
  双方到船主船上的包间里就坐后,曹县长殷勤的介绍说,今晚这一桌“鱼打滚”若是放在以前,只有在渔家办喜宴寿宴的时候才能知道呢。
  秦书凯听了这话,不由奇怪的问道,怎么会这样呢?渔民们常年在船上生活,想要捞条鱼吃吃,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才对啊。
  曹县长介绍说,俗语说“卖盐的喝淡汤”,以前这洪湖上的渔民尽管每天打渔为生,往往卖鱼的那点钱,根本就连吃喝都不够,日子过的特别贫困,只有家中有特别高兴的喜事,如儿子娶媳妇才能请厨师来做这桌菜,平常哪里能吃得起呢。
  说起来,这渔家办事有渔家的规矩,在岸上的人家要是办喜宴,去酒店挑最贵的菜肴下单就是了,渔家办酒席,却有渔家的规矩,这“鱼打滚”应该说是有上百年的沿袭,追根溯源,有人说是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候而做的御宴,也有的人说是张姓祠堂几百年的家菜。
  反正不管是什么年代,谁流传下来的,现在的渔家要是遇上喜事,也还是会用一桌子的“鱼打滚”招待客人,才算是隆重。

  曹县长介绍的功夫,渔家饭店老板渔家把一桌子菜一一端上了桌面,秦书凯瞧着桌上慢慢的菜肴,心里才明白,原来这“鱼打滚”是系列菜肴,包括红烧类、热炒类、清蒸类、汤水类等等,从外表上看倒也是花红柳绿的,出出显出几分妖娆的菜相来,伸出筷子一尝,所有的原材料,不管是什么形状,什么味道,什么做法,原材料的确都是鱼类。
  吃了几口鲜爽可口的菜肴后,秦书凯忍不住啧啧称赞说,果然是很有特色“鱼打滚”,菜肴看起来好看,吃起来味道也很鲜美啊,这可是自己这么多年吃过最好的御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